|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疲惫
作者:小道王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9-8
    但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休息了一周多回来的苏羽比赛开始之后却满不是那么回事;而谁也想不到,李昌镐会这么凶狠,从开局就开始了连绵不断的攻击,而在进行右下角定式的时候,下出了让苏羽措手不及的新手,一手外扳之后却没有按照原先的定式内打,而是冲了出去。

    “这是新手段。”古力在研究盘上琢磨了一会儿,低声说,“李昌镐的目的是要在右边,似乎是想在右边做一个既能捞实地又能向外发展的大模样。虽然很好,但我觉得苏羽如果弃掉这两个子,然后托出去会比传统的切穿要好些。”

    “那也只是暂时的让李昌镐先退一下守角地的大棋,等他腾出手来还是一样要冲出的。”赵星看了很久,笑了笑,“苏羽被李昌镐晃了一下,结果判断上出了个小错误,于是一块原本通天的势力被窝在角里出不来。李昌镐的黑棋彻底封死了右下苏羽的势力,作战很成功。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苏羽为什么会在这么简单的地方出现这种判断错误?他不是一向号称大局观天下第一么?这他会看不出来?”

    “是啊。”孔杰低着头看棋盘,越看越奇怪,“往常别说什么新手,就是从古谱里面挖出来一个谁都没见过的旧定式他只要看一会儿也能回出来。即便不是最好的手段应对,但至少也能维持住局面,不会说被李昌镐这么简单的一变化就给套进去……他是不是病了?”

    王七段叹了口气,摆摆手闷哼一声说:“这小子没病。我看他是在桂林没玩够,所以心不在焉。”

    这个理由倒是说得过去。但古力却连连摇头:“不是,要我看,就是他还没歇够。他现在这个状态,还处在疲惫期刚过去正向上缓,却没缓好的阶段。要是再多放他半个月假,让他在桂林多玩两天,表现肯定比现在好。”

    王七段无奈已极:“这还是给他放了小半个月的假了,要是让他留在北京天天让他那俩孩子闹,现在估计也没精神跟李昌镐下棋了。现在李昌镐一招先招招先,领着苏羽满大街的乱跑,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但他累啊。”古力无奈的耸耸肩,“当初您对他没把李世石铲出春兰杯还十分的不满,但现在看看,还不如让他在和河野临的比赛里面就输掉然后出去休假了。”他顿了顿,笑了起来,“听说因为苏羽不堪俩孩子天天晚上的折腾而去桂林游山玩水,陈好还和他吵了一架。”

    “的确吵了。”苏羽的老邻居孔杰点头,“那天苏羽回来收拾东西,小两口在阳台上一通吵,打得昏天黑地。陈好骂苏羽竟然如此刻薄寡恩,连亲生的孩子都能舍下一个人跑出去游山玩水。苏羽说我不是舍不得,但为了后面的比赛,必要的休息也是需要的。结果陈好一怒之下……”突然一顿,让听得津津有味的李世石着急:“接下来如何?”

    “接下来,苏羽就去了桂林,而现在陈好还呆在北京。”孔杰打了个哈欠,“我没这么大兴致去听人家窗户根,我伺候小朴还来不及,怎么会去管那小子的家务事。”

    “行了。人家自己的事情,你们就别操心了。”老聂哼了一声让他们安静下来,“苏羽要败。”

    什么?一帮人立刻停止了关于苏羽家庭内部矛盾的讨论,把注意力重新转回到棋盘上。崔明勋有些不相信的看看电视画面上的棋盘,苏羽的头亘在上面的遮着小半个棋盘,挡着右边的一块棋。

    “他把最重要的东西挡住了。”老曹轻轻笑了笑,看看电视,又看看电脑上的棋盘,“下边,苏羽的战斗再一次失败,两子棋筋被吃之后,这小半盘棋都被李昌镐的黑棋势力笼罩。后面翻盘的机会,很小。”

    “不会吧?”李世石愣住了,“这才小半个小时,形势就成这个样子了?”

    不仅他们不相信,李昌镐也不相信自己如此轻松的就得到了如此优势的局面,扭过头看看时间看到表针才刚刚指到11点,心里面更加奇怪,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棋盘,又实在是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时间呆在棋盘边上看着局面发愣。

    “简直就是溃败。”老聂无奈的长叹口气,看着局面连连摇头,“右下角被压得死死的,好不容易转出来这么一块棋,却又被逼得两眼苦活,现在下边李昌镐的模样何止笼罩了那小半盘棋,应该说从上边的四线以上就全是他的控制区了。苏羽这小子,完了!”

    完了。苏羽的心里面现在只剩下了这两个字,看着棋盘发呆:就算把上边和左边黑棋模样也许够不到的地方全都拿下来,也只有寥寥60多目,和一个大中空上百目相比,完全就补不足。除非他苏羽能在那长城脚下斩杀他一条20子以上的大龙,不然就干脆认输。

    这个任务比较难……苏羽看了看上边空空荡荡的一片,算计了半天却怎么也不能找到一个方法能让李昌镐不参进来让自己舒舒服服收大空,如果在上边分投的话,那黑棋必然要肩冲或挂角,虽然要逃一下孤,但中间这么空,而且下边如此雄浑,苏羽自己都不认为能拦得住他外逃。

    而当李昌镐逃孤的时候,虽然苏羽也能把势力探入中腹,但左右不能两全,如果他要活右边,那中间李昌镐三跳两跳就把中腹的口子扎死,顺势一探就进入了左边,到时候借着下边大模样的威力,苏羽连碰都不敢碰一下,更何况要进去作战。

    那该怎么办呢?苏羽捧着脑袋头疼,上下左右四面基本上都不能动手,除非他在绞杀李昌镐破空子力的时候,能下一个一子解双征之类的东西才能保证中间和右边两块皆不失,然后再进入左上或者左边再活出一块,那样才能保证能一争,还不是说能稳赢。他轻轻的摸着棋子,感到一阵疲劳。

    “这种棋,不看也罢。”老聂站起来叹着气感慨,“早知道这样,何必让苏羽去参加春兰杯呢?王文达,你是怎么办事情的?”

    王文达连连摇头:“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我当初也是极力反对要把比赛安排的这么密集,但赞助商不同意。因为连春兰杯带春节,第七盘第八盘之间等于相隔了一个多月,为了保障他们的广告效应,自然要求要把比赛安排的密一些。”

    “所以我才说,你小子是怎么办事情的。”老聂歪着头看着他,“人家说什么你就答应什么,你就不能跟他们说,要是把比赛安排的这么密集,就罢赛不行么?”

    “当然不行。”王文达苦笑的摇头,“实际上,已经把苏羽休息一周的时间算进去了。您数数,上个礼拜二春兰杯三番棋决赛结束,现在是星期六,整整一个多礼拜呢。当初谁知道苏羽的身体竟然累到了这个地步,会出现这问题。”

    老聂实际上也知道现在苏羽的疲劳并不是一周两周能休息过来的,过去的整整一年里面苏羽东奔西跑的已经不仅仅是身体疲乏,更是心累了。“如果现在有这么一个月的假期,能让苏羽好好的休息,那该多好。至少不会像这样子,在上面纯粹是受累啊。”轻轻的叹了口气,老聂背着手慢慢的踱出去,一边走向用餐室,一边想着什么。

    “也就这样了。”马晓春俞斌等人纷纷站了起来,简单的收拾一下棋盘,便熙熙的涌了出去。

    等他们休息之后下午再回到研究室,比赛已经重新开始了。电视画面上,苏羽就和上午一样还是呆呆的坐着,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今天看意思不会有结果了。”李世石看着苏羽木木怔怔的表情,轻轻叹了一口气,“苏羽不会认输,后面可能会冒死一搏。而李昌镐不会为了一点小利头就放弃在手里的大好局面,应该会在一定程度上有所退让。这样的话,后面苏羽会以此拼下来几块大棋来拖延时间寻找机会。”

    他笑了起来拍拍古力的肩膀:“要不然,咱们出去玩一圈回来再看棋吧?我估计,到明天的早上,这盘棋也不会有太出人意料的东西。”

    古力无不可,于是又叫上了崔哲翰和赵汉乘等人,准备出去转转。在要走的时候,李世石还看了一眼:“苏羽强托?他是想要完全的拿到上边大空么?实际上,这样的强行杀破眼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李昌镐粘住跳出之后,两边的大空场就等于是二者必得其一。不好。”

    这句不好是这一个下午整个研究室里面最后的一句话。在那之后,所有人都被棋盘上发生的事情所惊呆,没有人探讨,没有人议论,没有人能说出话,全都为对局中所表现出来那种围棋的艺术所折服。

    “这,才叫围棋。”走出研究室之后,马晓春怅怅然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摇着头,“现在我才终于明白了,围棋是什么样子的。”

    而王文达和孔杰则是一脸的不相信,一边走还在一边窃窃的讨论着刚才棋盘上所发生的一切。随着讨论的深入,王文达的脸色越来越红,而孔杰的眉头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这盘棋,有意思了。”回到酒店之后,当元晟臻看到李世石古力他们正坐在茶座里面喝茶聊天,就跑了过去,“你们错过了一些东西。”

    “什么意思?”李世石一干人等刚到酒店坐下来休息,又因为电视台的时间冲突在4点之前停止了直播,让他们没机会看到比赛,还正在想找人问的时候,正好他们就回来了。听到这话,古力也跳了起来:“什么意思?具体的讲讲。”

    “孔杰的手里带着谱。”元晟臻似乎对他们的这种表情并不惊讶,指了指正等电梯的几个人,“他们现在就是要去进行研究,你们不如跟他们上去看看。”

    李世石立刻跳了起来,后面跟着崔哲翰一干人等,急急得追了过去。

    “首先,就是这里的托。”老曹在房间里面急急的拉开棋盘,开始研究,“这里的这一手托,虽然看上去是有些过分,但在后面看来实际上是算路极为深远的一手。因为不管怎么样,李昌镐扳下之后为了防止被扭断就必须粘,而后白棋退出都是必然的手段。而在这里,不知道李昌镐是怎么想的,这里明明应该左拐放苏羽回角,之后或跳或夹带着苏羽的孤子一起外逃是最好的方法。但既然右拐也无不可,只要顺势掏角就可以,这样即便苏羽能把上边的大块活出来,角地的损失也够他喝一壶。不过,李昌镐下面可能是为了防止苏羽在这里飞做活的手段,所以只是在右边投入,这是非常严重的一手棋。但是,”他轻轻的叹了口气,“虽然是优势下的缓手,但也并不足以致命。如果后面他能够早一点意识到苏羽的反扑手段的话,实际上还是可以解决的。”

    “那么,他是什么地方出的问题?”李世石有些着急的探过头去看着孔杰手中的棋谱,“哪一手?”

    “不是哪一手的事情。”孔杰摇了摇头把棋谱递给他,“这里,已经不是一手两手可以说清楚的。你慢慢看吧,苏羽后面的构思和布局,还有那深远的算路和巧妙至极手段。你知道今天马老爷子说了句什么么?”李世石理所当然的摇头:“我怎么会知道。”

    “他说:我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做围棋。”孔杰摇了摇头,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这是什么意思?”李世石和古力都有些发楞,看着棋盘有些不明所以。

    后面的几手棋属于是必然的,苏羽立下挡角之后飞出右边阻住黑棋入右边的路,而李昌镐则在再跳一手之后跨夹上边白三子。王文达轻轻推了推一边沉思的古力:“你觉得现在的形势来讲,怎么样?”

    “李昌镐大优。”古力又看了一会儿,低声说,“很明显,李昌镐包夹之后苏羽并没有很好的做活手段,强靠的话也太勉强,被黑棋一扳还是要外逃,而且当黑棋向角内飞进之后,苏羽要同时照顾三块棋的死活,无论如何也是心有余力不足。而如果只是简单的外逃的话,那么李昌镐下边大模样的威力立刻体现出来,三赶两赶就能把他赶进死胡同。”

    “对。”王文达点了点头,笑笑说,“你分析的一点都没错,但苏羽却不认为三块棋对于他来讲是个累赘,所以,他就强靠了过去,看着黑棋飞进角之后,却来了一手夹。”

    古力看着棋盘有些迷惑:“夹?他在这里夹,有什么用?被黑棋一长就是两面被攻,要想保这个大块的话,那么夹过去的那枚子就必定被杀。”

    “你看。”孔杰指着老曹手中落下的棋子谈了口气说,“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对这手棋感到不解。但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下面的扳挡和立下虎住都是正常的手段,你也看得到。最重要的是这一手,李昌镐没有跳出右上的这里而是在这里拔花!”

    这就有些不对了。右上那里李昌镐的一串东西还在被攻击,无论如何也是急所,怎么能先照顾并不是生死存亡非补不可的上边呢?古力和赵汉乘的目光停在那一手上,感到超级奇怪。刘昌赫叹了口气:“别说你们觉得这一手奇怪,我们当时也都感到奇怪。但是后来算一下,才发现了苏羽有这手棋。”说着,他把一枚白子拍落在棋盘左边,“这里,因为刚才的夹,让苏羽有一手尖顶的手段,,李昌镐如果立下的话,这里再一顶就等于有了一个眼位,而且这里被扳住的白子一长之后,李昌镐一块棋就被断成两截,飞进角里的那枚子无疾而终,局面就变成了白三大块杀黑两块的局面,不论如何李昌镐不能忍受,才有了这个拔花。”他长吸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奇怪,“苏羽,实际上等的就是李昌镐拔花的这个手段。接下来,就是苏羽在这里的挖断,因为右上的飞出的白子而不用惧怕征子,所以是好手。李昌镐只能在这边打免得被直接断掉。接着苏羽这里卡断,李昌镐提,苏羽再断,黑棋长出之后白棋上边这里跳起继续攻击,再接着这里肩冲之后形势就从白棋大块被夹攻一下子变成了黑棋上边一串被缠绕攻击。”

    就这么简单?赵汉乘李世石古力崔哲翰几个人都快看傻了。苏羽这一连串的进攻连消带打都是用很简单并不困难的手段就把困顿的局面缓和了下来,还绕住了李昌镐的一条大龙开始围攻。但谁都知道苏羽并不想杀掉这条龙,毕竟下边就是黑棋的大本营,这样的缠绕实际上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的目的在于尽力的抵消下边给全盘带来的巨大影响,这样后面在争夺左右两条边的时候,能让李昌镐腾不出手。而再后面瓜分中腹的官子战里面,也好办一些。

    官子?李世石突然觉得这个**头有些奇怪:不对啊,如果是要争官子的话,那么苏羽绝不应该在这里强行分断,而是应该在外面继续缠绕让那一片黑棋继续下逃才对。而且这样是先手,比在这里送吃强啊。他还没有张嘴,崔哲翰就已经抢先说了这句话:“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强断?这说轻了是送吃,说重一些,对于后面的官子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李世石听到这句话心中又是一凛:为什么,中午休息时候还是李昌镐大优的局面,而到现在就变成要计算官子了?

    “不知道。到这里就封盘了。李昌镐的应对,要到明天早上才知道。”老聂看了看棋谱上的最后一手,黯然的叹了口气,带着同样有些发愣的马晓春俞斌等人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等人们走的差不多了,李世石有些迷惑的看看老曹:“现在苏羽把局面扳了上来,为什么他们要叹气呢?难道说,这种局面还不够庆幸的么?”

    “不是。他们并不担心对局。”老曹慢慢的收拾着棋盘,“你现在知道为什么马晓春会说那句他现在才看到真正的围棋这句话了么?这一下午看上去只有这么寥寥的几十手棋,但我们坐在研究室里面,一句话也不说,眼睁睁的看着电视画面手底下丝毫不停的摆着无数的变化,但在最后还是没有看出来苏羽这一串可以被记在教科书里面的经典翻盘攻击,心中的那种感觉真的用语言无法描述。每当苏羽落下棋子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已经看到了他的后续手段,但当他的下一手真的出来的时候,却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而仔细的看下去,却又不得不佩服还是他苏羽的技高一筹。他所看到的棋盘,和我们的是不一样的。当我们想着如何逃孤的时候,他就在想如何用这串孤子进行反击。当我们用孤子反击的时候,他却已经用那孤子打穿了全盘。这就是境界,你还有希望达到,而我这一辈子却永远也触摸不到的境界。”

    这件事情,李世石早已经有了足够的觉悟,从来没想过这辈子还能够从苏羽的手底下翻盘,低下头想了一会儿还是问那个问题:“既然现在的对局已经进入了双方不利的局面,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叹气呢?”

    老曹看了他一会儿:“因为,苏羽累了。这样的对局,他苏羽也不是想下就能下出来的。我觉得,今天下午的这次攻击,可能就是苏羽最后的反扑了。他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体力和精力,被李昌镐的软刀子完全磨干了。你如果好好的看一看,再去细心的研究一下下午的这39手棋,就能看出来,虽然表面上李昌镐吃了一个大亏,但局面依旧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就像是中国人常打的那个太极拳,看上去是落在下风,而且显得慢悠悠的,但一切,却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应该说,苏羽的这个反击,至少有一半,是李昌镐故意造成的。”

    “什么,意思?”苏羽的反击已经把赵汉乘他们打击的晕晕乎乎,听见这句话更是觉得不可思议,“李昌镐,造成的这次反击?”

    “话不能这么说。”老曹摇摇头,“最开始的那个扳的确是李昌镐的误算,但当苏羽夹之后,我觉得,他就已经看到了苏羽的用心。”他慢慢的把棋盘还原回去,“如果他这里刺的话,那么后面苏羽的攻击至少要增加一个交换。但他没有刺,而是常规的扳挡。后面这里,他也可以连扳之后进行联络,但也没有做,而是这里的觑进攻上边的白棋切断苏羽做活的路。你们可以看一下,在这种时候,他还是要逼着已经不想过分要出去做活的苏羽跟着跑继续杀。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苏羽计算,欲罢不能的计算,让他去消耗本就不多的体力。”

    刘昌赫轻轻的叹气:“这种手段,只有他敢下,也只有他下得出来。现在我能确定的,就是被逼到退无可退只有反击的苏羽的体力已经严重的透支,明天将很难挡住养精蓄锐的李昌镐的进攻。”

    ………………

    继续广告啊,继续广告~~围棋的世界,小道王新作……只不过换了主角,而且是苏羽时代之后的事情。算是三部曲么?也许就是两部曲,不过也算得上是第二部了,情节在继续发展着……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围棋棋盘素材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 围棋 冯忠跃[PDF]
  • MultiGo(猫踢狗)v4.4.4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30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9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8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7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6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5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4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3集)[exe]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大赛棋谱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练习棋谱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