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棋手的感情
作者:小道王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9-8
    回到棋院的一干人等走进对局室,一个个都没事人一样谈笑自若的往四处一站就开始看棋,似乎刚才的事情就从来没发生过。

    苏羽和李昌镐两个人都抬头看看他们,心里面总觉得有些不妥,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只是感觉上似乎有些问题。

    不过这时候苏羽已经进入读秒正抓瞎呢,没心情理他们现在脸上是什么样子。

    本来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李昌镐在棋盘上正被苏羽逼得走投无路要跳河,更加不会理会外面的动静,一门心思的下棋。

    现在对局的形势已经渐渐明朗了,苏羽和张栩死杀了一次十番棋之后,不但没有因为对局数量减少而手生,反倒因为质量上涨带的比以前只强不弱,李昌镐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是再也控制不住苏羽了,也再也看不出苏羽的意图了。

    李昌镐的围棋和苏羽的路子在大方向上正好相反。苏羽讲究先发制人掌握住主动权用水银泻地的全面攻击把胜利拿在手中,而李昌镐却是以柔克刚,在对手进攻的不经意间慢慢扩充自己的势力,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两种下法并没优劣之分,有的也只是看谁的功力更高能压制住对方而已。所以当苏羽前两年一直被李昌镐死死的压在身后,而这时候却能够斗的旗鼓相当也仅仅是因为苏羽长棋的速度比李昌镐长的更快,而一次十番棋现在看来至少不比李昌镐刚拿的两个世界冠军的成色差。

    人就要锻炼,不然没法子进步。脸上表情不动的李昌镐满心窝火的看着越来越差的形势,眼角也是一阵阵的**,越下越是索然无味:已经让人家套进去了,还有什么说的?不如早点认输。但是这个时候放弃了又于心不甘,毕竟盘面上也只差了8目,等局面进入了官子自己并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砸么砸么嘴,李昌镐却有些笑意挂在了脸上,手指捻着棋子想着什么,越想越高兴。

    苏羽一直低头看棋盘没看见他的表情,却让一边的王文达等人感到一阵奇怪,纷纷的嘀咕:“李昌镐要输也别这个样子啊,别是受了什么刺激今天要发?”

    李昌镐笑着摇摇头,投子认输了,复了一会儿盘笑着就走了。

    这一手弄得苏羽一楞一楞的不明所以,看着背影发呆。

    王文达和常昊对看一眼,走到正慢慢收拾棋盘的苏羽身后拍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陈好出事情了。”

    苏羽一哆嗦,立刻跳起来转身问:“什么事情?大不大?现在人在哪?”

    常昊看看王文达,心里面却在想:跟兄弟们你都没这么积极……说:“现在在医院呢,没什么大事,现在估计也都好了……”

    苏羽扭头就往外冲,过了一会儿却又跑回来了,问他们:“在哪个医院?”

    而等一帮人到医院的时候,却看到陈好坐在特护病房的大床上津津有味的吃荔枝,跟毛毛有说有笑的指着身上的衣服比划,一点看不出来刚小产的样子。心急如焚的苏羽却没在意直直的跑进去,拉着陈好眼泪都快下来了:“怎么啦?怎么跟人打起来了?跟哥哥说,谁欺负你,我灭了孙子的。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

    陈好眼圈一红,眼泪就在脸上打滚—这实在是让同志们佩服,都觉得这姑娘不去当演员实在是屈了才,哽咽着嗓子说:“咱们的宝宝没了……”

    苏羽搂着陈好那叫一个心疼,看得周遭人等一阵阵的肉麻。苏羽柔声说:“没关系,宝贝,等咱们结了婚,再生一个,你要是觉得一个少,咱们去德国生去,那地方不管……”

    陈好翻翻眼睛:“你想什么呢,当我是什么,生多了孩子身材走样。不过那几个小流氓你可给我看好了,一个都不能跑。”一帮人有些受不了了,跑到外面去呼吸新鲜空气,留下小两口说悄悄话。

    苏羽也是生气,好不容易陈好怀上了,让那孙子一脚又硬生生踹下来了,心里面怒火烧天,却温柔的对陈好说:“你怀孕了,怎么也不告诉我呢?要是让我妈他们过来照顾一下今天也不会这样子了。”苏羽并不知道陈好完全是因为嘴欠才招来这么一脚,所以一腔怒火已经准备发泄到那帮不长眼的小混蛋身上了。

    这就是文化水平较差的坏处,王七段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下围棋并一定就一定有很好的教养,下得好的也不一定就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高中毕业的苏羽作为现在看来的棋院学历属于金字塔尖的一部分,现在却是满肚子怨气找地方发泄。而老聂一听说自己的宝贝徒弟的宝贝媳妇让小流氓踹流产了,更是暴跳如雷。

    而棋院上上下下不知道这件事情内幕的,也都是上窜下跳的要让人看看实力。再加上陈好和象棋国象那边也都是个个交好,这一趟跳出来拔闯的人还真不少。

    那帮小混蛋不知道怎么着就倒了霉,一帮公子晚上让苏羽一顿酒灌的晕七八素拍着胸脯说你羽哥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我们这就回去打招呼去,只要这帮人关在里面还没放出来,就让他们一辈子都别想出来。就算放出来,也把他们再弄进来,全扔青海去。当场酒也不喝了,拉着苏羽就往分局跑,挨家挨户的问。

    那帮人自然还没被放出来,派出所一看出了“人命”案子了,自然不敢怠慢,等王七段他们一走立刻上报分局,当天晚上就来了车直接押到分局看守所了。

    而还没等那帮人来得及埋怨那个鲁莽的,就被打散开关进了几个号子。而既然上边有人专门跑来问这帮人,还有所表示了,自然一个个都心知肚明,回头关照一下号子里面的人就是了。

    回到家的苏羽收拾一下东西,就又去了医院陪陈好。陈好一个人晚上怕黑,再说他也舍不得让她一个人呆在病房里,所以既然这两天都没有比赛,他就去医院陪孤单的好儿。

    “看见什么叫感情了么?”孔杰喝一口酒,眯着眼睛看着舞台上扭动的身躯低声对王文达说,“这就叫感情。真把一个人放在心上,她难受你也难受,她高兴你也高兴,这就叫感情。”一个人说到后面声音大了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说给谁听。

    古力拍拍他肩膀说:“得了,别老****不忘毛毛了,你不总说什么她幸福我就祝福之类的废话么,今天怎么换词了?再说现在李昌镐跟毛毛好得很,你还总****不忘的以后你吃亏。”

    孔杰苦笑叹气:“我也知道啊,但是人不都说初恋最难忘么,我他妈还就真忘不了了。算了,不说这个,越说越郁闷,喝酒。”说完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能眼看着兄弟在那喝闷酒么?不能。于是几个人围着孔杰轮番的劝。古力说了:“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一个毛毛算什么?无非就是长得漂亮点,个高点,学问大点,其只好点,但除此之外也没别的了。现在你跟朴志恩不就很好么?朴志恩虽说矮了点,还是单眼皮,却也算是美女了,又知疼知热的不给你捣乱。你看看毛毛,今天闹出来多大的事情?”除了那句知疼知热还算是好话,其他的人们怎么琢磨怎么不对。

    常昊瞪他一眼,语重心长的劝孔杰:“人家两口子结婚都一年了,要不是毛毛还没上完学,现在估计孩子都满地跑了,你还跟人家操什么心?而且小朴那姑娘不错,对你可是忠心耿耿,你隔三差五的跑出来泡酒吧,你看人家管过你么?还不都是跟着来,今天这是有比赛,人家不来了,你总不能一松了套就胡思乱想吧?再看看苏羽,现在除非上头有什么活动,看他让陈好管的还敢出门么?所以说,你知足吧。”

    孔杰万分苦恼,捧着脑袋说:“可是我就是放不下忘不了啊,如果有这么一个人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也就是苏妙。”众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孔杰对于这么个无聊的初恋竟然这么刻骨铭心。仔细看看脸,孔杰一脸的爱如潮水痴心绝对,就知道这小子没说瞎话,一口酒把实话逼出来了。

    周鹤洋三声长笑,和蔼可亲的坐在王文达面前说:“孔杰啊,你现在二十几了?”

    孔杰还不知道自己前后左右全是人已经被包围了,老老实实地说:“23,怎么了?”

    “你看看,都23了。”周鹤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拍手,活脱脱一个老政工,“常昊22就结婚了,现在孩子都能来棋院看下棋了,要不然,你抓点紧,等朴志恩过了18岁,赶紧结婚得了,也让我们看看中国版的新娘十八岁。你们老家那边好像风俗什么的还挺重的,到时候我们这帮人可要开开眼。”

    越说越不像话,孔杰看他一眼没说话:原来你们是等着开眼的,我说怎么这么积极呢。

    看见孔杰小脸往下掉,周鹤洋就变词了:“你也是,总想着个有夫之妇干什么?总能不成真的老天爷开眼了,打个雷劈死了李昌镐,让你捡便宜柴火?所以啊,别想这么多了,哥哥这话也就说到这了,怎么办你自己考虑吧。”

    冷不清的苏羽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说了一句:“想当年我可拿你当妹夫看了,结果你小子不争气你还怨谁?”

    “你怎么来了?”王文达半天没说话,光顾着看表演了,让苏羽身子一挤十分惊讶。

    苏羽倒杯酒一口喝掉笑嘻嘻地说:“在医院里面没事干,陈好睡着了,我就出来转转,想想三里屯这边好久没来了,没想到一下撞上你们。”把头转过去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孔杰说,“当年的老账咱就不算了,明明是你把我妹妹甩了,现在在这寻死觅活的又想吃回头草是怎么着?现在你手上拿着一个了还不知足,你还想怎么样?”

    孔杰让苏羽骂得没话说,低着头一个劲喝酒。王文达开腔了:“行了,今天的清算大会到此为止,孔杰也就是说说,也不是一定怎么样。他心里想谁,谁都管不了不是?算了。”

    算了?今天大家还没过瘾呢,哪能就这么算了。一帮人立刻调转枪口炮轰王文达。古力继续当先锋官:“你小子都二十五六了,也没个对象,是不是想让人说,咱们下围棋的都娶不上媳妇是怎么着?”

    第二个就是倒打一耙的孔杰:“常昊孩子都满地跑了,济公现在在外面听说也有一个,我们这帮人就不用说了。我就想问一句,天津人是不好找对象么?”

    一般情况下,天津人都是极好面子的,你骂他自己可以,关系好的打两下都没关系,回头一样吃肉喝酒。但是有一条,就是别说天津人什么地方不行。比如你要是说天津人酒桌上不行,那他绝对当场死灌,就算胃出血也跟你拼到底。

    反正不能当着天津人面前说天津人没本事,不然看看现在王文达跳起来跟斗鸡似的圆睁双眼怒发冲冠的样子就知道了。

    “谁说的!我当年玉树临风……”王文达话没说完,苏羽就接过去了:“当年是玉树临风,现在就是半个残花败柳。26了,竟然还没个对象。天津人看来真是……”

    “真是什么?”王文达脸都红得发肿了,看着苏羽仿佛看死人。苏羽一笑:“没什么。”

    “说明白了!不然我去医院拔了陈好的氧气管。”

    “陈好用不着那东西。”

    “那就拔输液管,反正看见什么拔什么。赶紧说完,老子好揍你。”

    “没囊没气,26的人了,竟然还找不找对象。”苏羽抿口酒说,“上次去你们家,你奶奶拉着我的手说……”

    “说什么?”

    “我们家文达啊,挺好一孩子,就是太老实了。(周鹤洋一口酒喷出来笑:这小子老实?他要老实了天底下没坏人了)别打岔,忆苦思甜呢。……老太太说,就是太老实了,以前也给他处过几个对象,人家一听说是个下围棋的还挺高兴,说现在下围棋的也都有钱,也都文质彬彬的。可处了几天人家说事的来了,说人家不愿意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家文达脸嫩,上街连人家手都不敢拉,后来人家姑娘主动拉他手还抖,忙不留的松开生怕人看见。人姑娘受不了了,回家就跟爹妈生气说怎么找这么个不开窍的。”苏羽故意停顿一下,看看脑袋快进裤裆的王文达。

    一帮人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说:“想不到你王文达天天猫在公司里面看黄片,还这么单纯。”“我说怎么回事呢,咱们王文达长的也算是风流倜傥了,怎么就没个对象呢?原来还说是眼光高,现在才明白是……不说了,苏羽快说,王老太太什么意思?”

    “还有什么意思?赶紧找个孙子媳妇让老人家能四世同堂是真的。”苏羽拍拍王文达肩膀一笑,“百善孝为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老太太今年都奔九十了,也不容易啊。”

    王文达是真没话说,低着头看着地上一团漆黑。

    “没种哦,说了半天连个话都没有。”“也算是个男人,也算是个爷们!”……等等此类的话语一直往他耳朵里面钻。

    最要命的是,唐莉那小姑娘软绵绵的飘过来一句话:“原来天津的爷们都是忪蛋。”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文达腾地站起来咬牙切齿,倒吓了众人一跳。只见他举目环顾一周,指着一个看着背影还不错的坐在吧台边喝酒的长发女性说:“今天我就去追她,不追到手我不回中国棋院。”说完大步走去。

    “好像有点……会不会出问题?那女的别是个小姐什么的,传出去可就不好办了。”苏羽有些发愣,看着王文达在昏暗的灯光下颤抖的背影有些不放心起来。

    “管他是什么。王文达现在算是迈出了第一步了。泡妞这种事情,主要就是看脸皮厚,不锻炼怎么行。”周鹤洋自斟自饮起来,看着王文达坐在那姑娘身边笑。

    “行了,甭看了,一会儿只要不泼他酒这事情就算成了。”孔杰叹一口气,把手放在头后面枕在沙发上想着心事。

    一时间,一群人都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就看见苏羽皱着眉毛从口袋里面掏手机,一边嘀咕着:“干什么啊?这么晚了,谁还给我打电话。”但看看电话号码,立刻脸色大变,一声告辞就跳着跑了出去。

    “估计是陈好半夜爬起来看不见人,大发雷霆呢。”又过了一会儿,古力说,“咱们都回去歇着吧,大后天还有联赛了,明天还要赶飞机。”说完,起身拉着唐莉的手走了出去。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围棋棋盘素材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 围棋 冯忠跃[PDF]
  • MultiGo(猫踢狗)v4.4.4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30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9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8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7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6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5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4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3集)[exe]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大赛棋谱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练习棋谱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