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名人·天元
作者:小道王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9-8
    雨,一直笼罩着五月的北京城,淅淅沥沥的雾气把天地合成一体,让原本清晰的一切在雨中都变得模糊起来,映在眼帘中突然焕发出淡雅的美丽。

    沙尘暴看意思今年不来了,人家日本人都每年在内蒙古种树看来也是有效果的。王文达站在窗前看着蒙蒙的潺潺雨,摇摇头苦笑一下:中国人的事情,中国人自己却往往不能办好。

    他转过身走回到棋盘边看着和外面天气一样混沌的局面,突然长声低低的叹了口气。

    沉思中的古力被他惊醒过来,问他:“干什么呢?有什么烦心事情长吁短叹的。”

    王文达坐在棋盘对面的孔杰身边摇摇头说:“没什么,就是看着外面的天气有点感触。”

    “小小年纪的就这么感慨良多,以后如何得了。”马晓春看着他摇头,“有时间多看看棋,别总看那些风花雪月的小说,没什么好处。”

    王文达低低的笑了一下,拈出棋子落在棋盘上摆个变化,没有再说话。

    和他一样看着帘外雨潺潺心中感慨莫名的还有正坐在棋盘前的苏羽:自从来了北京以后,就很少能看到这么漂亮的雨景了,以前在江苏老家那边的时候,每年夏天都要这么下雨的。

    不过现在他没有什么时间能感伤情怀对雨当歌,现在可是天元决赛五番棋的第一场,苏羽名人挑战常昊天元。

    这种围棋盛事在日本是要好好宣传一番万人空巷千人共睹的,但是中国没这个条件,大厅里面能有600人观看实战在电视实况转播上能有千分之一的收视率就算不错了。

    日本有棋魂能吸引数百万青少年学围棋,中国有什么呢?

    和王菲刘德华一起拍了广告的苏羽算是一个招牌,但是也仅限于知道围棋的少数受众里面。现在的人们,有时间的话不如去吃顿川鲁粤菜唱唱k歌之王,要不然就去体育场骂骂球员卷卷裁判。反正可发泄的东西多得很,要消磨时间也用不上古典到了基本上没人看得懂的围棋。

    相比之下中国象棋就有地位多了,别管下得臭还是怎么样,至少路灯下便道边有的是人挑灯夜战。而且往往是两个人下棋十几个人支嘴,有的时候为了跳马还是出車两边能打起来。

    那是什么气氛?围棋又是什么气氛?有些事情让老陈没办法。围棋讲究的就是古庙青灯木槛屋前听着窗外的风声雨声铃铛声慢慢的手谈。

    说来了就是这东西太雅,不适合全民普及。

    如果一个东西和古典两个字沾上,那么不管本来是多下里巴人,也要被捧成阳春白雪。

    音乐是,围棋是,文学也是。本来音乐在维也纳随便找个人就能哼哼两句拉德斯基,但是到了中国就要在人民大会堂才能办一次新年音乐会,而且票价高的吓死人,普通百姓看一眼那四位数就算是享受了莫扎特贝多芬的恩泽了。

    不过至少还有一个流行音乐给大家找乐子,不会像围棋一样也只能放在高高的圣殿上受人景仰。

    现在苏羽出门已经到了必须戴墨镜的地步了,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认出来就要被陷进重重包围不能脱身。

    可是那些人并不是拿他当围棋巨星来看待的,只是因为他名声显赫而且像贝克汉姆一样属于球场不亮商场亮的主,所以人们才都认识他。再加上很少有人会下围棋,所以苏羽身上更有了一层神秘色彩,明星效应也就更加厉害。

    这可不是苏羽想要的。他一开始和古力王文达孔杰他们拍广告就是为了推广围棋,但是现在好了,推广效应还没看到多少--至少今年棋院的儿童班少年班也没多收多少人,他们四个人倒成了大明星了,无数的广告单子纷纷而来,明月的点击直线上升,快赶上雅虎中国了。

    再加上各种融资到位,再加上韩国那边套汇之后打过来的千万人民币--李世石和李昌镐等了小半个月,直到毛毛打电话过来问她哥哥怎么回事之后苏羽才想起来原来还有这档子,于是让王文达去处理了,结果王文达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转了一圈套回来几十万。等到这个时候苏羽突然发现,自己也是一个小富翁了。

    不过这富翁的身份对自己的棋力可没什么帮助。至少现在面对着常昊,苏羽的头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只好不断的喝水转移一下注意力。

    “苏羽现在好像很麻烦了。”赵杰依旧是不冷不热却总让人觉得是在冷嘲热讽的语气,“常昊把他逼得有点手忙脚乱的了。”

    周鹤洋耸耸肩说:“这是常昊为了应付苏羽流特别想出来的下法,要是没效果才不对了。”

    为了跑公司事务一个多月没来过棋院的王文达和孔杰听到这话转过头看着周鹤洋:“此话怎讲?”

    周鹤洋咳嗽一声说:“这个要从苏羽流的基本层面上分析,首先说为什么苏羽流很厉害呢?或者说苏羽流的作用在哪里……大家都知道了,那我就不说了。我就这么说吧,苏羽流首先是苏羽根据大局的判断不断的找出对手棋形上的弱点进行攻击并加以利用,那么如果不断的打乱苏羽的思路,不让他按着自己的路数走,那么会怎么样呢?”

    王文达看了一眼在一边沉思的古力低声说:“这个谁都知道,但是说得容易做着难。无非就是要不死守要不乱战,不过除了李昌镐能做到之外好像也没谁能表现出来。”

    周鹤洋搓搓手拿起棋子看着电视上的实战落在棋盘上,继续说:“但是要是出乎苏羽的意料之外呢?苏羽要想彻底想通了布置可需要很漫长的时间,虽然手段极为严厉逼得你不能不按着他的方法走,但是要是你就不要了那一块实地或者外势而是在他意想不到的地方反击,他就要重头想起,那么这短短的三个小时可不够他花的。明白了么?只要打乱了他的思路不让他随心所欲,他就算厉害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威震三国。”

    王文达孔杰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不过还是有疑问,马晓春沉吟着说:“但是要是选点什么的,也需要很多的时间和很大的精力,不然被反利用就更不好办了。这个怎么解决?”

    周鹤洋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能看随机应变了。”

    可就这一个随机应变就够苏羽难受的了,眼看着棋盘上和外面的小雨蒙蒙有一比的情势,再看看已经没剩下多少时间的计时钟,苏羽也真是没有办法。

    他想到的,常昊也能想到,所以虽然趁着常昊出来搅浑水的功夫也捞到了不少东西,但是没有调子没有节奏,这棋下得让苏羽别扭。

    而且常昊在外面也隐隐然有了不少味道,以后都是麻烦啊。

    苏羽用扇子敲敲自己的大腿,咬着后槽牙站起来去厕所。刚才水喝的有点多,不过正好借这个时间换换脑子,不然一会儿苏羽就跟王文达那个笔记本一样早晚系统崩溃。

    别的还好说,就算没有特殊手段苏羽也有信心能把这盘棋赢下来,毕竟现在实地领先呢,他苏羽再傻也不会把这优势拱手送出去。

    主要就是时间。

    站在小便池前面苏羽突然觉得自己上当了,在听到哗啦的一声响的时候突然明白了常昊的意图:就是搅和得你苏羽三番两次的长考,虽说损的厉害但是没了时间这30秒一步那时肯定要出错误,到时候抓住了机会一举翻盘并不是说不可能的。

    险恶啊。苏羽回到座位上看着自己还剩下一个小时而常昊手里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就知道事情要糟。

    中午吃饭的时候苏羽想了很多,基本上把整盘棋的路数都算了一遍,但就是找不出一个能克敌制胜的法子:这个时候苏羽流肯定派不上用场了,因为局面复杂实在来不及计算。

    再说就算算清楚了次序,常昊也舍得一点东西让他下不下去。

    似喜实忧,这棋不好下了。

    苏羽郁闷。

    不过让他想不到的是,读秒声中只能简单防守定型的他还没来得及犯错,常昊倒是出了问题,本来应该在右边先手先立后点的简明次序定型之后再出头,却显得有些着急的跳了出来进攻中间苏羽的孤棋。

    王文达一句话让正在幸福中的张璇如被冷水浇头:“苏羽弃了那一块进右边常昊的实地就彻底不够了,中间再被捣鼓捣鼓这盘棋就可以结束了。”

    但实际上苏羽也没看到常昊身后的毛病,还在中间补了一下。

    “如果现在常昊回身还来得及。”王文达继续点评,“让苏羽活出去只是细棋,官子上常昊时间充裕要有利得多。”

    可常昊没看见,于是棋局就这么结束了,苏羽在满脸的汗水中拿到了五番棋的先手。

    不过既然知道了常昊的撒手锏,苏羽也明白要是再这么下去下一盘棋自己不输都难。这次常昊犯错误了估计回去要和张璇好好探讨一下,下一次就未必有这机会了。

    怎么办呢?苏羽躺在床上揉揉因为喝酒有些发晕的脑袋费心劳力的想着,苏羽流的优缺点自己是心知肚明,要是别人都研究透了也就没法子下棋了。

    就要向李昌镐学习了,让别人眼睁睁看着觉得自己形势不错也没什么问题但就是赢不了。

    但是李昌镐是怎么下的呢?

    这事情一时半会想不出来,苏羽虽然有心气改进苏羽流也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但是第二盘棋是无论如何也赢不了了。看着盘面上仅仅领先了3目,苏羽很干脆的低头认输了:已经这地步了再争下去也就是丢人现眼。不如回家好好修练之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于是苏羽在郁闷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在依旧的蒙蒙细雨中站在一个IC卡电话亭里打了个越洋电话:“小李子?我是苏羽。”

    李昌镐显然想不到苏羽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那边明显愣了一下说:“怎么了?那180万美元没到账?”

    苏羽哈哈大笑,不过听那边没什么动静也就安静下来:“到了,我就是想问你个小问题。”

    李昌镐声音有些惶恐:“我和毛毛现在都很好,每天我都给她打电话,不过一般见不到,所以什么问题都没有。”

    苏羽转转头:“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说你觉得苏羽流这东西如何?”

    李昌镐那边半天没动静,让苏羽看着卡上一跳一跳往下蹦数心里面开始难受,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断线了。

    过了很久--至少在苏羽看来是,李昌镐清清嗓子说:“苏羽流很好啊,很厉害,很有……”

    “别说这没用的,说老实话。”苏羽打断他,开始为人民币心疼。

    李昌镐沉默了一会儿,说:“说实话,苏羽流是双刃剑,很厉害,但是太消耗身体太消耗时间,如果顺利的话就无坚不摧,但要是不顺的话被对手找到方法反击就等着收尸了。”

    虽说自己知道,但是听见这么露骨的**裸的说法还是让苏羽一阵不爽:“那你有什么建议能改进的?”

    李昌镐一愣:“你问我?问我干什么,我也就是凭印象说说看法。”

    苏羽把话筒从一边拿到另一边:“我就想知道。”

    李昌镐又沉默,直到苏羽看着小绿屏幕的两位数变成一位数才慢悠悠的开口:“其实想改进很简单啊,你想的速度快一点就可以了,这样子时间充裕了想赢棋还不简单么。”

    苏羽差点骂出声来:“我用你说?我也知道只要速度快一点万事都好办,但是不是不能快么?!”

    李昌镐晃晃悠悠的声音传过来:“还一个法子就是顺竿爬。你苏羽流就是要拖着对手向着自己的方向上走,但是一旦说对手下棋出乎你的意料的话就要重新构思。那你还不如干脆顺着对手的路子走,时不时地打乱他的想法我觉得更有利一些。”

    苏羽愣了一会儿:“跟着人家走?那样的话是要输棋的。”他从小受到的南斗的教育就是一定要把局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绝不能跟着对手的思路走。

    李昌镐显然在摇头,声音有些忽大忽小:“不对不对,你跟着对手的思路走才能更好的发现对手的缺点,然后打击一下捞到便宜转身就跑我不信谁能说像你一样能有这么完美的大局观和掌控能力。”

    苏羽歪着头半天没说话开始思考。以前下棋时候的苏羽流完全是为了通过打击对手来获得对局面的掌握,但是现在李昌镐说的却是跟着对手走让对手掌握局面然后进行游击战。

    不过实施起来难度并不大,毕竟苏羽流本来就是找对手的茬然后通过进攻获取利益的,苏羽对这一套熟知熟捻。

    那么试试吧。反正既然常昊已经找到了应付的法子,那么换个思路没准倒会有奇效。抱定注意的苏羽坐在棋盘边看着对面静静的常昊,缓缓地落下手中的黑子。

    “苏羽的下法变了。”俞斌看了十几手之后立刻看出来里面的问题。

    古力一直忙着在电脑上回答网友问题,转过头看看棋盘说:“怎么个变法?”

    俞斌手指点着棋盘低声说:“苏羽流还是苏羽流,但是想法变了。原来是苏羽通过进攻掌握主动,现在是似有似无的勾着常昊让他进攻然后不断的把棋下在常昊最难受的地方。”

    古力皱起眉毛想了想:“有什么区别么?本来苏羽流就是要每一手都下在对手最难受的地方好得利啊。”

    俞斌摇头:“原来是他主动的进攻找别人麻烦,但是现在是别人进攻之后自己找自己的麻烦。就是说他不动,而是让常昊自己把弱点暴露出来,然后一下一下也不像原来那样全力打击就这么钓着局面保持平衡。”

    古力摇摇头,这东西说起来有些深奥了,不如回来好好的复盘看看来得清楚。

    对局室里的常昊却很明白原来和现在的小小变化:现在当苏羽看到常昊不管一边的问题反击出来之后并不像前几场那样重新思考路线,而是跟着他的路子仿佛缠根的青藤一样死死缠住大树只等着有问题出现就咬一口占点便宜然后跑路。

    这让常昊进不是退不得。要是进,苏羽就缠上来;要是退,苏羽就继续进攻刚才被打断的地方捞便宜然后回去补强。

    最可恨的是,这让常昊眼睁睁看着自己和苏羽实地上的差距越来越大却无能为力只能等着看看苏羽会不会犯错误弥补回来。

    可惜的是,时间充裕的多的苏羽可以比较细致的想问题,就算有些疑问的东西也会很快补住。

    那就完了。常昊不能阻挡就不如认输。

    而2:1之后的局面,就不是常昊或者其他人能控制的了。反正既然已经抵抗过了而又没有什么效果,常昊在第四盘上就痛痛快快地投降了。

    于是苏羽,也就成为了第二天报纸上称呼的苏羽名人·天元。

    在庆祝晚宴上,刚刚从广州打完羊城晚报杯风尘仆仆回来的陈好对他说:“现在既然已经是两冠王了,何不一鼓作气拿下国手完成大满贯呢?”

    苏羽端着酒杯和赵杰碰了一下喝光杯里的果汁之后摇摇头说:“哪那么简单,现在循环圈还没开始呢,要是来个几连败的话到时候丢人都来不及,更何况说在位的孔杰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陈好看着坐在一边不断敬酒不断和棋手们套磁的记者,眼珠转了一下突然觉得这是一个打广告的好机会:苏羽要想以后在其他事业上有更好的发展,名气是必不可缺的。不过她也知道苏羽这人一辈子小心谨慎脸皮薄,让他说什么能振奋士气的话他也说不出来。

    这就需要别的手段来让他放开怀抱了。

    于是她笑吟吟的拿过一瓶酒给有些受宠若惊的苏羽倒上之后说:“你现在得了天元了,既然是庆功宴,那么喝一点也就无所谓了,而且一直拿着果汁和人家碰杯也不合适,你去敬一圈好了,不过注意点别多喝就是了。”

    苏羽眼睛里面放出光说:果真如此?

    陈好点点头:果然如此。

    奉了圣旨的苏羽大喜若狂,拿着酒瓶子端着酒杯满世界的找人去喝酒。

    悠然自得的陈好慢悠悠的修着指甲,和边上的记者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等苏羽再回来坐在她身边的时候,脸色已经红扑扑的可爱了。

    陈好看了一眼在一边支楞着耳朵的记者们趁机逗他的话:“苏羽,我觉得你特别厉害,竟然在拿了名人之后还能拿到天元,我现在特佩服你。”

    苏羽浑然不觉身周的异状,笑了笑说:“那还要谢谢你啊,平时陪我下棋练习。再说了,你本来不就佩服我么。”说着笑嘻嘻的搂着陈好的胳膊。

    陈好继续说:“那么后面还有这么多比赛了,你还能拿几个冠军?”

    苏羽抬头看天皱着眉毛说:“我怎么知道,而且对手都是很厉害的,后面的三星杯啊,富士通杯啊什么的,国外还有很多厉害棋手了。”

    陈好笑了笑:“那么国内呢?国手战的循环圈你有把握突破么?和孔杰下棋你能赢么?”

    苏羽摇摇头刚想说有难度,但是看到陈好的目光之后突然觉得那样子岂不太让人失望了,再加上酒壮忪人胆,脱口而出:“没问题,到时候我一定赢他给你看看,我要一统中国围棋江山!”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围棋棋盘素材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 围棋 冯忠跃[PDF]
  • MultiGo(猫踢狗)v4.4.4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30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9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8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7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6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5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4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3集)[exe]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大赛棋谱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练习棋谱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