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小心翼翼
作者:小道王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9-8
    圣诞节的早上,经过了一整天飞絮大雪清洁的北京城的天空扫去了往日总有些灰暗的神色,天空变得真正的蔚蓝色,太阳虽然没有给在路上匆匆而行不断裹紧外套大衣脸色漠然的人们带来一丝能够开怀的暖意,却也总算是露出了笑脸把淡雅的光芒洒在铺满皑皑白雪的大地上照得一片晃晃,略略的已经让走路的骑车的人们觉得有些刺眼。

    但是和外面的寒气逼人相比,这时候的中国棋院三楼主会议室已经热得让人不得不脱掉早上出来才费力穿上的厚重的外套。

    因为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项世界大赛,冠军奖金15万美元的春兰杯三番棋决赛苏羽对李昌镐的第一场。

    中国棋手团以老聂为首马晓春领队俞斌为代表,还有常昊周鹤洋孔杰古力王文达赵星赵杰陈好唐莉华学明等等,占据了偌大的会议室的半壁江山。韩国人那边显然就寒酸了多,虽然有老曹刘昌赫徐奉洙压阵,但是李世石赵汉乘元晟臻睦镇硕崔哲翰崔明勋的阵容虽然人数也不少可跟孔杰王文达两个世界冠军一比显然就寒酸了一点--尽管在实力上未必有这么大的差距。

    日本棋手就很可怜了,只有区区王立诚和张栩两个人,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中国人也会说汉语,干脆坐到了老聂的身边安安静静的听讲。

    但是最热闹的不是这些围棋士们,而是回来棋院过年开会没什么事情做的其他棋院朋友们。比如国象的诸宸谢军叶江川,再比如象棋的吕钦许银川,反正下午才要开会继续总结,上午不如来这边看看有什么好玩的,都是为中国人争光,也不分什么你是象棋我是围棋之类的,大家坐在一起热闹一下也好。

    这就让古力这个人来疯发挥了,手里拿着一张纸四处挥舞着大叫:“还有谁要买?苏羽现在支持人数11个,李昌镐7个,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买定离手,烤鸭美酒等着你!”

    诸宸兴趣盎然地看着古力跑到吕钦面前记录着什么笑着小声对已经有些看傻了眼的胡司令低声说:“不知道围棋部这边有这个规矩,好像刚才古力刚把纸拿出来就有人上去报名了说我看好谁谁,很热闹啊。”

    听到诸宸的话,唐莉转过头捂着嘴笑着同样把声音放得低低的说:“这可不是什么规矩,顶多说他们是没事情干找事做,要不然比赛之前干什么?”

    诸宸搂着唐莉的脖子把嘴贴在她的耳朵上说:“你们老陈和王七段不管么?这么明目张胆的聚众赌博。”

    唐莉笑起来:“老陈?现在德国那边还在找他呢,哪有心思管这个。至于王七段,他自己在等比赛开始之后都要进来插一脚。你看见古力那张纸上上边有个空么?就是给他留的。怎么样?你不来一下?反正就当是聚会了,咱们几个部门的人都凑在一起不容易,一起吃个饭喝点酒乐一下嘛。”

    诸宸看看胡司令和章钟已经在纸上签名了,就招招手让古力过来也娱乐一下。

    坐在对局室里还是上次战胜王立诚那个座位的苏羽低声和刚刚坐下的李昌镐说:“你猜猜,研究室正在干什么?”

    李昌镐伸手拿过一个棋盒检查一下棋子想了想说:“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苏羽“啪”的一声打开扇子逍遥自在的扇动两下:“在赌咱俩谁输谁赢。”

    李昌镐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棋盘低声笑了一下。

    苏羽转过头看看周围空空荡荡的清白地板砖,有些叹气的说:“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前几天的时候这里还是满满当当的。”

    李昌镐悄悄指一下身后的十几个荷枪实弹手握重炮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摄影记者用韩国话说:“你看见他们,还会觉得寂寞么?”

    苏羽笑起来看着王七段走进来坐在裁判席后面说:“他们?他们和我没有关系。”

    李昌镐笑了一下样子很可爱的说:“但是早晚你会觉得寂寞的。”

    苏羽愣了一下:“什么?”

    王七段抬起手腕看看表轻轻嗓子说:“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第二节春兰杯决赛三番棋第一场现在开始,请双方棋手猜先。”

    李昌镐没有回答,伸手打开棋盒盖子抓出一把棋子放在棋盘上用手挡住。苏羽则拿起一枚子放在他的手边。

    猜错了。苏羽松一下肩膀摇摇头,静静的等着李昌镐的第一手。

    接着就听到了嚓嚓的闪光灯和刺啦刺啦过胶卷的声音。

    古力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大叫一声:“好啦,全体安静,比赛开始了!”不过他看着李昌镐下着星小目的开局,有些怀疑的说,“怎么?苏羽又猜错了?”

    马晓春拍他一下:“闭嘴,谁让你光顾着数人名,也不注意比赛。”

    古力很委屈的拿过记录纸和两色笔低下身体伏在桌子上开始抄过程,眼睛偶尔瞟一下拿着笔记本电脑一下一下轻敲按键优哉游哉的王文达忍不住和吕钦诉苦:“吕大哥,你看他们虐待我,王文达就可以用电脑,我却要用手一笔一笔的记棋谱,我好辛苦啊。”

    吕钦虽然看着不是很明白围棋,但是也是看的津津有味,转过身安慰古力:“好啦,毕竟这里你最小,这个活当然让你来。”

    古力指着一边摆棋的王檄说:“那他呢?比我可小多了。”

    这种事情本来就没理可讲,吕钦也表示只能爱莫能助。

    王文达不管一边的古力眼巴巴看着他,低声对赵星说:“比赛进行到现在,两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越雷池半步。左下角李昌镐的黑棋明明可以看做完定式之后,苏羽脱先在右上挂角的时候不理直接打到左上的白棋小目上,让苏羽拿到右上也可以把整个的左边吞下来。但是他却小模小样的跟着应对挂角的白棋。苏羽也是,看到李昌镐不动左边就也不说看一眼,就是要在右上把那个子做活。我说,他们也算是老对手了,怎么却这样子呢?”

    赵星想了想:“正是因为他们之间都很熟悉了,所以才要小心翼翼的,不能一脚踏进对方的陷阱。你也知道,这两个人玩坑蒙拐骗都是行家里手,一不注意就莫名其妙的损一块。”

    他的手在棋盘上摆了几个子看着沉吟着继续说:“李昌镐应该是不想下出破绽来。你看看这里明明应该扳过去然后二路挂,但是那样做会让这边作出味道来,所以明显是争先手的好棋,李昌镐却一直保留着不动,应该就是担心苏羽流的问题。”

    赵杰凑过来低声说:“虽然李昌镐还没有正式的和苏羽流面对面地捧过,但是从棋谱上也看到了苏羽的实力,所以小心一点很正常。我有问题的就是为什么苏羽也这么苟且行事?刚才下边趁着两个黑子还很薄弱的时候可以借着左下的外势打进去的,苏羽却去在右上挂,眼看着李昌镐二间高夹把下边的麻烦消掉。我有些想不明白。”说着摇摇头感到不可思议,“这不是他的风格。”

    李世石领着翻译凑过来问:“什么风格?”

    唐莉看看李世石笑着说:“找麻烦的风格,别忘了你就是这么输的。”

    李世石看着唐莉有些发呆。古力心里面略略的有些不愉快的情绪,尽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说:“如果按照前面的几盘棋来看,当苏羽看到这种棋形上的毛病的时候一定会动手过去打击一下,就算不让你伤筋动骨也要头疼一会儿。今天却没有什么动静,的确有些奇怪。难道说,他有心理阴影了?”他转过头去看着4天前刚在三、四名决赛上输给王立诚的常昊正和张璇两个人亲亲密密的低声聊着看着电视画面,心里面那种不太愉快的情绪有一些冲动,咳嗽一声说,“要不然,就是有什么阴谋。”

    李世石听着翻译的话,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子。苏羽前辈可是一个了不起的棋盘阴谋家,上一次和他的比赛中我可是受尽了苦。而李昌镐君应该也是在安排着什么,所以才……”

    可实际上李昌镐什么安排都没有,他的小心翼翼可以说是让苏羽给逼的。也许在局外的人们看不到或者没有体会,可以说苏羽现在仅仅是在进行常规的布局,但是他知道,苏羽现在在做的,就是古力所说的也被三国承认的苏羽流。

    左边李昌镐并不是说不想打出来借着进攻左上的机会整个的把那一大片空收归己有,但苏羽却让他根本腾不出手来。

    而下边他苦心安排的一个似是而非的漏洞苏羽却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挂在右上角。那里是李昌镐本打算作为占据右边的大本营,现在只能二间高夹保持和左边白棋外势的平衡。

    看着就坐在棋盘对面这个人,李昌镐突然觉得有一些不认识了:这个依旧攥着扇子低头沉思的家伙,和上一次对局的时候不一样了!

    他突然想起了第一次和苏羽对局的时候,那个兴奋而不成熟的小家伙。而后来那惨烈的四次对局,应该是他最痛苦的成长阶段。现在他终于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不再跟在别人的后面走了么?

    想到夏天的时候,自己还特地去苏羽他的家,劝慰他激励他,帮助他的成长,那么现在就应该是他采摘果实的时候了么?

    李昌镐摇摇头:尽管我知道早晚有一天他会翱翔在属于他的天空中,把耀目的光芒撒向四方让所有的人都只能畏弱的站在他的影子里不敢抬头看,但是这一天,想不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早。

    棋子落在棋盘上那清脆的声音把李昌镐拉回到现实,不由得惊警一下:我还在比赛啊,怎么走神了?

    他把有些涣散的目光重新聚拢注意在棋盘上:他想干什么?反夹?

    李昌镐习惯的摸一摸鼻子,看着苏羽有些莫名其妙的二间反夹,陷入了沉思。

    “明白了?那里不是什么缺陷,是个小陷阱。苏羽这个挂角实际上是看到了右边右下角这里黑棋的一个真正的毛病所采取的措施。”老聂收拾一下棋盘对认真听讲的古力赵星赵杰王檄李世石赵汉乘崔哲翰他们说,用扇子点了点一处,“如果常规的在左上守一下,那李昌镐就可以在右上同样的飞守角,这个毛病就被弥补住了。明白?”

    古力一挑大拇指:“高,实在是高!不愧是前五十手天下无敌的聂老师,看得透彻,讲得明白。要是我有您这一半的水平,就去替王元跟徐莹姐姐在前台讲棋了。”

    老聂的扇子拍在他头上:“你小子损我呢夸我呢?”

    崔哲翰眼睛盯着棋盘上的黑白分明苦苦的想着什么,赵汉乘则问:“那么,聂老师,现在这个毛病为什么还没有显露出来呢?或者说李昌镐前辈为什么还没有补呢?”

    老聂不假思索:“现在是48手,不过15手,李昌镐下边必出问题。李昌镐应该还没有看到这个毛病,不然不会二间高夹。要想补住,应该是在右边星上阻挡,而不是让苏羽争到了那里。”

    “15手?”正在跟唐莉小声说话的李世石转回过头有些不相信地说,“怎么可能?”

    老聂笑起来:“这里李昌镐要大损,他再怎么小心翼翼也不行了,机会已经错过去了。而且我觉得,李昌镐这一损,就不仅是下边这一片,整个的连边带角全都要被苏羽卷进去。”

    李世石看到沉思的赵汉乘和崔哲翰缓缓的点头,坐在椅子上发愣。古力嗅嗅鼻子,拍拍李世石的肩膀说:“这里是我的座位。”

    李世石愣了一下,看看身边的唐莉正低下头摆棋,只好笑着站起来走回到曹薰铉的身边,坐下静静的听着讨论。

    曹薰铉和刘昌赫同样惊讶于苏羽的这几手漂亮的布局,对于老聂说的李昌镐会大损也很认同,但是对损失的程度,老曹显然还有所保留:“下边虽然会肯定被苏羽打掉大半,但是右下角这里李昌镐还是有一手立下,可以阻挡住苏羽进角的脚步。”

    刘昌赫也只能摇头:不过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就算李昌镐可以保住角,也不能阻止成了气候的白棋的席卷之势,顶多说保留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灭掉的希望的火苗。但是这番话又不愿意说出来,只能打个哈哈:“不过凭借李昌镐的谨慎小心,我相信还是有机会的,上一次形势不是还要恶劣么?李昌镐不也是半目逆转了苏羽么?”

    李世石打起精神说:“那么就让我们看一看李昌镐君怎么应对吧。”

    古力冷笑:“如果这一次李昌镐盘面落后了20目还能翻盘,我把这棋盘吃下去。”

    唐莉眨么着大眼睛看着他说:“你真吃?”

    古力语塞,挠了挠头,嘻皮笑脸的不说话。

    李昌镐的长考已经将近2个小时了,也就是说3小时的时间他已经用掉了大半,但是低下的头一直放在棋盘上没有抬起来过,摆出一副他还要再长考2了小时的架势。

    这个苏羽并不在意,反正时间是李昌镐的,他还乐得利用对手的时间进行更新的考虑。

    但是对这种长考最没有耐心的可能就是负责记谱的小棋手了,因为没有事情做,离得远又看得不是很清楚棋盘,再加上肚子又有些饿,只能忍着没有打出哈欠。

    这时候救星来了,王七段推门走进了对局室,宣布中午休息时间到,5分钟内比赛棋手请离场。

    话音未落。李昌镐闪电般的拿出棋子拍在棋盘上。

    苏羽看着那个轻灵的落在左下白棋外势上却没有办法借势进攻的黑子,毫不引人注意的皱了一下眉毛,站起来走出了对局室。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围棋棋盘素材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 围棋 冯忠跃[PDF]
  • MultiGo(猫踢狗)v4.4.4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30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9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8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7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6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5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4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3集)[exe]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大赛棋谱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练习棋谱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