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棋魔前传 >> 正文
第八章 赛后解疑
作者:不语楼主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10-6


    拉着蹦蹦跳跳跳的小孙子,老王头兴冲冲地走进了退休活动站。

    “老王,怎么刚才下完了棋就找不到影了?

    “哟,怎么多了个小朋友?这是谁家的小孩子呀?以前怎么没见过?”

    大部分的棋局都已经结束,老头们有的聚在一起聊着刚才比赛的情况,有的围在几个精力过于旺盛的老头旁边看他们下第四盘比赛棋,看见老王头带着个小男孩重新回到了退休活动站,纷纷向他打起了招呼。

    “呵,什么谁家的小孩子,这是我的小孙子,飞飞,快叫人,这是张爷爷,这是李爷爷。”老王头笑着向大家介绍自已的孙子。

    “张爷爷,李爷爷”,突然见到这么多陌生人,小男孩儿有些怕生,左手紧紧捏住老王头的右手怯生生地一一叫道。

    “呵呵,真乖,才两年多点不见,都长这么高了。”

    “呵呵,小飞飞,还记不记得你李爷爷?当年你一岁多的时候还在我腿上尿了一大泡尿呢!”

    “呵,虎头虎脑的,一看就是个机灵鬼,老王,儿子回来了,这下子以后就有的是事儿做了,没空陪我们下棋了吧?”

    老头们一边笑着一边夸奖道。

    两年多前的事情一个小孩子哪里还记得住,小男孩忽闪着眼睛看看这个老头,再看看那个老头,搞不明白这些老头为什么会这样热情。

    “呵呵,放心吧,国立明天就给小飞飞办入园手续,以后除了一早一晚的接送,其他一切都照常。”老王头满脸笑容地回答着老朋友们的问题。

    “哈,那么着急把孩子送进幼儿园干嘛,年纪轻轻的又不是看不了,你还是先把小飞飞留下来好好玩几天?”老王头的年纪是不小了,不过在这个老头成堆的地方却只能算个小老弟。

    “呵,我当然是这么想了,可是国立怕累着了我们,非要早早把入园手续办下来,儿子大了,有他们自已的想法,当老人的总不能事事都管吧,对了,怎么活动站里才这么点人?才这个点他们不会都回家了吧?”老王头奇怪地问道:下午时间有空到活动站来玩的人大多象老王头一样,都是一些退了休、闲着无事可做的老头子,差不多不到饭点就不回家,现在仅仅四点刚过,没理由院子里只有这么一点点人。

    “呵,说起来你回来的还正是时候,你和老彭那盘棋走出的变化很多人都感兴趣,想知道正确的走法应该是怎么样,所以,在大家的请求之下,小穆老师就在大教室里公开讲解那盘棋,你来了正好去听一听。”老人们下棋大都是图个热闹、痛快,对于太过复杂的变化和定式看看别人下还可以,但要是让自已费脑子去学就两说了,所以虽然教室里有人在讲课,还是有一些老头留在外边聊天儿看比赛。

    “哦,真的吗?那我倒真的要去听听。飞飞,跟爷爷走。”听到这个消息老王头立刻来了兴趣,虽然时间过去了近半个小时,但一经旁提醒,他马上就想起了刚才输得稀里糊涂的一局。

    “张爷爷,李爷爷,再见。”摇摆着胖乎乎的小手,小男孩乖巧地向着几个老头小声说道。

    “呵呵,真懂礼貌,好,一会见。”老头们一见小男孩儿如此乖巧,一个个是笑得前仰后合。

    可以容纳四十多人的围棋教室靠前的座位上坐着十多个好学的老头,而穆建平则站在讲台上一米见方的教学大棋盘旁边码摆着棋子。

    “飞飞,爷爷要进去听讲解,听完了咱们马上就走行不行?”担心小孩子老老实实地在凳子上坐不了太长时间,老王头在教室门口小声地做着思想工作。

    “嗯。”小男孩点了点头。

    “呵,飞飞真乖,好好听话,一会爷爷给你买糖吃。”见孙子很照顾自已的情绪,老王头高兴地许着愿。

    “我要吃巧克力。”没有几个小孩子不喜欢吃甜东西,一听爷爷要给自已买糖,小男孩立刻就提出了要求。

    “呵,没问题。记住,进去之后不要大声说话,不要影响老师讲课。”老王头再三叮嘱之后,轻轻推开半掩的房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在后排的空椅上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单就这里的局部棋形而言,当白棋在三路飞紧紧逼住的时候,如果怕后面的手数太多记不清楚,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抢先他投。比如左下挂角,或者是直接分投,而右下角让白棋先走也没什么太严厉的手段:飞角就顶完后二路扳做活,白棋若是不挡而长,则黑棋一扳一虎,由于存在四路的冲断,白棋难以动劲;若是三路顶住,则黑棋三三并,虽然单看这里白棋封住外围似乎不错,但大家不要忘记之前黑棋抢到了其他大场,所以

    就全局而言黑棋完全可以满意。”在挂盘上摆完一个变化,穆建平向大家讲解道。

    “不过我觉得这样走白棋也还可以,感觉这里的白棋很厚,以后要是形成战斗的话,黑棋得随时留意这里厚势的威力,没办法全力以赴。”彭得禄在下面说着自已的看法。

    “呵,这种地方是见仁见智,不同棋力,棋风的棋手很可能有截然相反的看法。您能注意到白棋这里的厚味将对全局产生影响这非常好,但若是把这里厚味的威力看得太过强大就有失偏颇了。打个比方,黑棋之前脱先的一手是在左边星位下一路分投,白棋右下顶住定型后左下超大飞逼住,黑棋拆二兼大飞挂角,白棋尖护角,黑棋中间单关跳起补强,这之后白棋该怎么下?跳起?在左下角还空着的情况下,这一招有落空的可能,而上边的大场被黑棋抢到后将形成以无忧角为中心两翼张开的理想阵势,白棋只有下边一块很虚的大模样并不足惧;而要是大飞守左上角,则黑棋三三打入严厉,白棋很难应付。并不能说白棋这么下就一定不行,只不过象这样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一方大空上的棋是很难掌握的,高手大多愿意过早把自已逼到只有一条路可走的地步。

    当然,如果真是觉得被白棋顶住太难受,实战中直接在右下角出动也是一法”,把先前的参考棋子拿掉,穆建平摆出了黑棋三路顶、夹的变化。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第八百九十八章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没有相关下载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围棋谱库  练习题库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