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baby(上)
作者:小道王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9-8
    “李昌镐,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到了李世石的房间,两个人忙不迭的拉开棋盘进行研究。摆了一会儿,李世石低声说:“他是要活出整个下边的这一大片。”

    “不可能。”古力微微摇摇头说,“苏羽这里扑点之后整个中央白棋连一个眼都没有,而下边被黑棋先手跨夹也只有一个地方能做眼,他李昌镐打算怎么做活?”

    李世石点了点头,指着那个靠说:“就是这个靠,是李昌镐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又点了点苏羽的那个封盘手,低声说,“苏羽看到了李昌镐立下拐劫入角的做活的方向,所以才顶上去分割,宁可弃掉角上15目也不让他联络。这样是对的,虽然李昌镐下拐之后能活出角上的一点地方,但中腹却依旧造不出眼来,所以还是苏羽围杀中间下边的局面。”

    “苏羽这手顶之后,角地里的李昌镐联络不上下边,无论如何也难以做活。”李世石又看了很久,叹了口气低声说,“如果苏羽没有想到他劫角的手段而直接扑杀的话,那么李昌镐就可以弃掉上面的两枚子而全力经营下边,这样的机会会大很多。不过这样子的话,我觉得李昌镐还是有机会。”

    “有什么机会?”古力沉吟了一下问。他一样看到了一些东西,但心里面并不是十分的确定。

    李世石一笑:“这就需要慢慢的思考了,我想今天晚上李昌镐需要好好的考虑这个事情了。”

    但实际上,李昌镐却并不需要对苏羽的封盘手进行很长时间的考虑。这个比赛的规则是这样子,中午的时候不进行封盘,所下出的最后一手即保留到下午,而在晚上六点的时候进行第一次封盘,封盘手写入棋谱密封,第二天早上八点棋盘重开的时候再由裁判长放置封盘手。所以这天晚上李昌镐并不会知道苏羽的落子究竟在哪里,但是他和苏羽拼杀了两年多,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的小算盘在苏羽眼里算不得什么,所以在他的脑子里面,现在就可以很清楚的勾勒出那枚黑子所在的地方。

    “顶。”李昌镐摇了摇头看着杯中的红酒,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小资了起来,开始注重红酒的年份,出产的地方。以前他看到红酒因为嫌酸连尝都不尝,但现在却品的有滋有味,“这个顶,很恶毒。”

    给苏羽下了定语之后的李昌镐并不打算再继续想下去,反正明天的时间多得很,到时候再考虑也来得及,不如趁这个人都不在的时候好好想想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小资起来了。

    “那应该,是在见到毛毛之后吧。”李昌镐回忆了很久,才算找到了因头。“不过,当时毛毛也没跟我说什么啊,怎么我自己就变过去了?”他慢慢的晃着面前的红酒杯,享受着宜人的香气,眉毛微微皱了一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潜移默化吧。”毛毛是个注重外表的人,跟着陈好这名门闺秀混了好几年自然能打扮也会打扮,浓妆淡抹加上从象牙塔里面培养出来的那种文化气质,再有就是她哥哥给她带来的那种荣耀感,自然就让人看着觉得高贵一些,所以那丫头在吃穿住行上一向是讲究得很,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自从李昌镐对当时正彷徨落寞的毛毛一见钟情之后,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土老冒而配不上人家,自然也要好好的装裹一下。好在韩国棋手里面也不缺乏像睦镇硕赵汉乘能操持会打扮的人,他努力的学习一段时间之后看上去比过去的石佛可帅气的多。

    后来又有了千百朵玫瑰的求婚大场面,李昌镐也算是玩了一把经典的浪漫,后来毛毛给他时不时地讲解一些从陈好那现趸现卖的小资生活方式,所谓居移气养移体,李昌镐自然而然的也就向着先进的生活方式靠拢。虽然最喜欢吃的还是他弟弟弄的杂烩饭,但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也算是都吃过见过,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想通了之后,李昌镐苦笑的摇摇头,虽然他对于毛毛的这种源自陈好的生活方式一阵阵的也觉得不满,但更多的却是一种甜蜜。尤其是想到今天早上毛毛在衣柜前面千挑万选的给他找衣服的那种情形,他就觉得娶个老婆当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咱,也算是有人疼了。而且毛毛还没有陈好身上的那些贵族毛病,温柔体贴勤俭持家,是个典型的新世纪五好老婆。

    想到陈好,李昌镐就想到了他那很快就要降生的外甥:“不知道是个丫头还是个儿子。要是真生个丫头,我估计苏羽得疯了。”

    这话不仅他说,常昊和周鹤洋两个人也在说。唯一的区别在于,李昌镐是自斟自饮自己跟自己说,而常昊和周鹤洋是一边喝酒一边和苏羽说,两个人都是苦口婆心,常昊动之以情:“你何必一定要儿子呢?闺女不是一样么?再说陈好现在就胖的快要不得了,要是再生一个岂不……”

    周鹤洋则晓之以理:“国家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虽说是14亿,但那些个虚瞒假报的,你也知道,起码15亿。这么多的人口,你要是真生个闺女,难不成要违反国家政策多生一个是怎么着?”

    “不违反国家政策。”苏羽口才也算是过得去,开始一条条的反驳,“陈好有德国护照,去那边生就是了。再说,她这个人天生就不会很胖,现在是怀孕了所以看着有些变形,但生完之后很快就能再瘦下来……况且胖也没关系,我又不会因为胖瘦而有什么事情。不过一定要生个儿子,儿子才能传宗接代。”

    “儿子未必就好。”常昊连连摇头,“我就是生了个闺女,觉得很好啊。闺女多听话,又孝顺。生个儿子没好处,又吵又闹又能折腾。我见过有生儿子的,刚长到七八岁,就快把房梁挑了。”

    “没关系,儿子把房梁挑了我再给他补上,这没事。”苏羽毫不在乎,摆明了铁心要儿子,“只要是儿子,什么都好办。”

    周鹤洋差点把酒杯扔地上:“奇怪了,你也算是80一代,怎么思想就这么守旧呢?现在男孩女孩不都一样么?”

    “不一样。”苏羽用力地摇头,看着杯中酒低声说,“儿子是顶门立户的,闺女到最后还是要给别人。我们老家那边都这样,如果没有儿子看祖坟,让人刨了绝户坟都活该。”

    两个人互看一眼,无奈的摇头。常昊叹一口气说:“那么,要是陈好给你生个闺女,你打算扔到水缸里淹死是怎么着?”

    “那不能。”苏羽笑了起来,“再怎么样我也不能把我亲闺女淹死啊,当然要养活。这是喜事,还要好好的请客摆席办喜三办满月。”

    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的情况可就未必有这么美好了。常昊和周鹤洋又是对看一眼,心里面都在想:如果苏羽后面真的没生下来儿子,会不会把小姑娘当男孩养呢?这样的话,对这孩子的未来可真没什么好处。

    “闺女就闺女吧。”常昊苦笑的把杯里的酒喝掉,“反正他的闺女,我就别操心了。”说完站起身要走。

    “慢着。”苏羽一笑拉着他,“咱俩订个娃娃亲怎么样?”

    常昊从小在大城市长大,读的书也不多,一时间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反正下个月陈好就要生了。”苏羽笑嘻嘻的样子不知怎么让常昊觉得他和古力果然是师出同门,“如果生个男孩,就把你闺女许配给我儿子。要是生个闺女,就让她们拜干姐们,以后在北京在上海也好有个照应。”

    这倒也有道理。常昊琢磨琢磨,觉得也对,这样给他闺女找个伴儿,以后也不怕因为有比赛而让他闺女一个人在家寂寞-当然,这至少也是十几年之后的事情了,但多个从小起来的发小也是好事,毕竟女孩的心思他这个当爸爸的可难理解了。

    不过话要分两面说。要是苏羽生个女孩也就罢了,要真是男孩,就真的把他闺女终身就给订出去了?常昊想了一会儿,觉得十几年之后的事情现在操心也必要,要是两个小孩真是互有好感那嫁了也就嫁了,要是说不上来那到时候再不允也来得及。于是点点头:“那就这么着了,回来我把事情跟璇说说,看她什么意思。”

    “成。”苏羽松开手看着他走,又看看周鹤洋,“你要是抓紧时间结婚生小孩,咱们也订一个?”

    “拉倒。”周鹤洋连连摇头,“我可来不及。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上哪上小孩去。”

    苏羽呵呵一笑拍拍他肩膀:“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可听王文达说,他在学校的时候,你可常带人回你们家去。”

    “没有!”周鹤洋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别听他扯淡,我一向是积极参与公司事务,天天晚上有时间就到明月上下棋,什么时候带人回家过?”

    “真没有?”苏羽撇着眉毛看着他,却也无所谓,“算了,现在心里面总惦记着陈好,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现在都九个月了,这盘棋结束之后,我估计她就该生了。”说着搓搓手,“心里面特紧张,也特激动。”

    周鹤洋从来没生过小孩,自然也不知道苏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也只能安慰他:“现在你妈妈正在北京照顾她呢,而且华学明他们也都看顾着呢。你就别着急了。”

    “我倒是不着急,现在的医疗手段这么发达,怎么也不会出问题。”苏羽并不担心这方面,只是担心陈好到底会生儿子还是闺女,“要是真生个闺女,我怎么见列祖列宗啊。”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当苏羽刚刚走进对局室的时候,常昊就接到了北京的电话。

    “苏羽呢?”那边是华学明,因为比赛中手机必须关闭的原因,她只能通过别人来找苏羽。

    “进去了。”常昊站在走廊里一边盘算着是要去研究室看意见还是要去对局室看现场一边回答,“现在比赛刚刚开始,估计老陈正在打开档案袋摆封盘手。”

    “比赛还没开始?那就好,赶紧把他叫出来!”华学明那边似乎遇到了什么急事,声音很躁。

    “那不成。”常昊看看对局室里面老陈已经落下了棋子李昌镐脸上一种果不其然的表情,笑着说,“我那个亲家现在已经进入比赛时间了,现在谁都不能进去打扰。”

    “亲家?”华学明一愣,“什么意思?”

    “昨天晚上,苏羽跟我订了娃娃亲,只要陈好生个男孩,我们俩就是亲家,要是生了女孩,就拜把姐妹。”常昊昨天晚上跟张璇说了这件事情之后未遭反对,立刻就开始以亲家公称呼苏羽,“怎么着?你是不是觉得苏羽他那个还在肚子里的儿子配不上我闺女?”

    “我没时间跟你开玩笑。”华学明的声音很快,“你要是不把苏羽叫来,你可就当不成这个亲家公了。”

    常昊吓了一跳:“怎么个意思?”

    苏羽看着棋盘上李昌镐的扳两子头,并不感到意外:这是求活的很好手段,虽然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手棋比较歪门邪道,但实际上的效果却远在他们的意料之外,至少苏羽就需要在右边进行一个转换才能继续冲断,免得被擒杀之后下边无地自活。

    突然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接着苏羽就看到常昊走到坐在李昌镐身后的老聂和马晓春的身边伏下身低声说了一些什么,接着就看到老聂和马晓春匆匆的起身向外走,心里面虽然感到有些奇怪,却也不以为意,继续计算着他的次序。

    但李昌镐却听到了常昊说的话,虽然很快,但还是被他听得很清楚:“陈好那边有些事情,您两位最好来一下。”

    陈好怎么又出事情了?李昌镐抬头看看苏羽并无异状,知道他没听见,于是也不说什么,虽然心里面感到有些好奇,却也只是低下头继续看棋。

    “到底怎么回事?”老聂跟着常昊向外走,皱着眉头低声问,“别告诉我陈好又被谁踹了一脚就行。”

    常昊站在走廊里确定里面不会听到之后,小心地说:“那倒没有,不过现在确实有些不妙。今天早上陈好突然出现反应,已经送到医院去了,华大姐给我打电话,让我通知苏羽。”

    “什么反应?”老聂心里面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但还是问了一句,“她人现在怎么样了?”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但看华大姐的意思,是让苏羽立刻回北京去。”常昊站在楼上透过大玻璃窗远远的看看正穿过酒店正门急匆匆拦出租车的毛毛和唐莉等人,摇头说,“反正事情现在不是很好。”

    “不是说,预产期在下个月么?怎么提前了这么多?”马晓春皱着眉毛说,“现在咱们怎么办?这属于是忠孝不能两全的事情,要是告诉了苏羽那小子肯定下不下去。但要是不告诉他,真出了事情咱们谁都落不到好。”

    两个人的目光定在了老聂身上,等着他拿主意。过了一会儿,老聂才咬着牙说:“先别跟他说,有什么事我担着。你们俩现在就走,回北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意思,要是真的麻烦大了,我就让老陈打挂封盘。去吧。”

    说完挥挥手让他们两个人先走,自己则走进了对局室,依旧坐在李昌镐的身后,若无其事的看着对局。

    两个人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进入到了对局中,各自在心中都计算着各自的想法,对于外面的事情充耳不闻。老聂看看对面似乎根本不知道他进来又坐下的苏羽还在低着头看棋,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

    “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王文达把研究工作完全交给了古力之后就带着一帮女眷们往机场赶,路上给华学明打电话,“陈好到底是要怎么样?您了倒是给个准信啊。”

    “我怎么知道!”华学明那边的心情也不咋地,被王文达一催更是急躁,“我们现在还都在外面等消息呢。听说是因为以前有过流产经历所以在快到日子的时候出了一些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王文达看着不远处的机场心里面也是着急,“您了说话别总说一半行么?”

    “女人的问题!说了你小子也不懂!”华学明叹了口气,“大家都很着急,不过……嗯?”

    这一句“嗯”差点把王文达的心脏病吓出来,连忙叫:“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半天没声音。过了良久,华学明的笑声才传了过来:“行了,都平安了。”

    “平安了?”王文达有些发愣。

    “虽然是早产,但是至少都平安了。”喜气洋洋的华学明抓紧时间,“过一会儿我们要去看看小宝宝了,先挂了。”

    王文达的一句男孩女孩就在嘴边上,却听着一串断线声无可奈何。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他扭过头看看后面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等消息的姑娘们,笑了起来:“毛毛,你当姑姑了。”

    酒店里,古力接到王文达的电话之后仰天长笑,惊得本来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看到一帮人呼噜呼噜往外涌而不断猜度的韩国人们更是肉跳。崔哲翰小心翼翼的凑过来问:“古先生?请问,有什么事情让您感到如此的……喜悦?”

    古力哈哈大笑:“我他妈的当爹了。”

    眼球经济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指你能让多少只眼珠子掉在地板上。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李世石一口上好的碧螺春恶狠狠的吐在地上拾起眼珠叫了起来:“什么意思?莫非你在外面包二奶然后舍弃了唐莉?!”

    “滚!”古力虽然在骂人,但明显心情很好,“不是这个意思,我当干爹了。”

    “噢?”老曹一向喜欢小孩子,立刻站起来,“谁生孩子了?”

    “现在,”古力跳到椅子上意气风发大声宣布,“咱们,多了一个小魔术师。”他立刻制止住韩国人和自己这边孔杰他们的异动低声说,“不要吵!咱们要给苏羽来一个惊喜。”

    而在对局室里面,李昌镐也给苏羽来了一个“惊喜”,那就是他一手反挖之后,苏羽不得不面临右边四子被施以强大压力的局面。

    要崩溃啊。闷着头的苏羽还是没有看到古力急匆匆冲进来又把老聂拉出去的情景,心中正在经受着煎熬:现在已经到了决胜负的时刻,现在是绝对不能让白棋飞入右边大空一子联回,不然他就要面对被一切两断吞杀右下的形势。而在断之前,他却还要把右边零散的四子拉出来,或者向上或者向下,生拼的话只能让李昌镐平白多出两个借用。

    怎么吃呢?苏羽拍拍脸颊难受。无奈之下只好强行转换,但在他进行转换的时候却又被李昌镐出其不意的捅了一刀,硬是对苏羽做大劫的手段置之不理而强行内托,逼着黑棋只好弯免得被利用。之后李昌镐一刺一虎就把他的劫手段消弭于无形,最后黑棋转了一圈什么都没得到,还被迫挖破眼把先手丢了。

    失算呐。苏羽摇摇头无奈的重新计算形势:这手棋可真是下的臭了,不知道现在研究室里面怎么在骂自己呢。

    但是实际上现在研究室里面已经没有多少研究的气氛了,所有人都沉浸在一个新生命降临的喜悦当中,古力更是对对局的进行抛诸脑后,自顾自的在解说栏里打字宣布这个喜讯。而作为局外人的李世石激动得不知所以,一个劲地鼓动李英镐和崔哲翰去看看小baby。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又不是你生孩子。”老曹对于中国文化相当的了解,毕竟韩国也算是汉文化圈,很多东西都是一样的,“反正过几天苏羽肯定要办一桌大的来庆祝,到时候咱们反正路过北京,一起去看看就是了。现在你激动什么?!”

    被强行压制下来的李世石只好坐在古力的身边,看着已经离开他们研究范围16手的对局。

    ……………………

    嗯嗯,更新了……久等了……围棋的故事么,快结束了……另一本新书,已经上传了,也是写围棋的,不过苏羽变成了配角……嗯嗯……不过不在这里,在另外一个地方上传……一个不能说、不能给传送门的地方……嗯嗯,有空去看看吧,这个围棋的世界……

    顺便说一句,我不会下围棋……在联众的战绩是2胜190负……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围棋棋盘素材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 围棋 冯忠跃[PDF]
  • MultiGo(猫踢狗)v4.4.4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30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9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8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7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6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5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4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3集)[exe]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大赛棋谱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练习棋谱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