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第二百四十章
作者:小道王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9-8
    恭贺新禧!!!

    ……………………

    石佛的戏法(中、下)

    “什么意思?”古力有些不太明白,看看老聂脸色半阴不阴,也不敢乱问,只好拿眼睛看孔杰和常昊,希望他们能给自己一个答案。但两个人见他看过来,一起摇了摇头:“这东西,说实话我们都看太明白。聂老师,您能不能给我们讲讲?”

    老聂微微舒一口气,摇头说:“这个棋啊,不怕你输,就怕你路子不对。所谓输棋不输路就是这个道理。这个棋下下来,就算是后来看着不好,研究出来有更好的下法,但至少在当时要让人觉得不差,也该是有作用的一手。怕什么?怕犹豫,一犹豫就容易下出来不着调的棋,那样的话等于白下一手。现在苏羽就是有些犹豫,他可能是因为看不出来李昌镐这几手棋的最后方向,所以不知道是应该先吃下边还是应该先打入,就出来这么一个没边没沿的东西。”

    “那么,您觉得,应该怎么下呢?”古力看到老聂越说越气有些激动,小心翼翼的不敢乱触霉头,只能低声下气的问这么一句。

    老聂还是一瞪眼:“我怎么知道。要是我知道那李昌镐还敢称天下第一人?再说要是什么都靠我,要你们何用!”

    有道理。古力撇着腿咧着嘴晃悠回自己的座位上愁眉苦脸:我要是能看得出来,那还坐在这地方干吗,早就进去替下来一位下这十番棋了。不过这句话倒也是,研究室之所以能在比赛进行当中很快地分析出来每一手棋的好与不好,一个就是仗着人多势众,大家一起做分析当然比里面一个人的思虑透彻,另外就是研究员可以在棋盘上摆一下变化具体的看,比里面的单凭脑子想自然也好很多。

    那么,就分析变化吧。可一帮人面对这么一个棋盘还真是没主意,半天想不出来李昌镐的目的,只能简单的分析一下苏羽这个疑问手的坏处和后面可能出现的形势发展。

    “想当初,苏羽这小子就是这样把我打崩溃的。”俞斌看着王文达和李世石崔哲翰往外走着掏烟,低声说,“应该说,李昌镐很善于学习。以前就曾用苏羽流击败过苏羽,现在又是第一个下出来让魔术师都看不透的戏法。这个人,很厉害。”

    基本上这就是废话。如果这句话是李世石说出来,古力一定要反唇相讥,但现在是俞斌在说,是一个在他老师车祸死后一直带着他的人,他连一句话都不敢乱说,反而点头称是。这让毛毛看着感到很有意思,捅了捅他低声说:“这可不像是传说中古大白乎蛋的样子,怎么不敢说话了?”

    古力斜着眼珠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如果有人说你哥哥什么什么不好,你会怎么做?”

    “抽丫挺的。”毛毛的回答很干脆。古力一笑:“为什么呢?”毛毛冷笑起来,说:“那是当然的。他是我哥哥,从小带着我长大,供我吃穿供我上大学,我当然向着他。”

    “这就对了。”古力轻轻的鼓掌,“一个意思。自从我老师去之后,我就一直呆在俞老师家里学习,所以他老人家说什么我都不会反对。”又看看她,笑一笑转过身之后继续看棋。

    “这小子倒是很孝顺。”毛毛笑着摇摇头低声和唐莉说。唐莉得意洋洋的点头说:“那当然,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委身下嫁,你以为这小子长得很帅么?还不就是看上他人品好。”

    “得了,别说你胖你就开始喘。”毛毛推了她一把笑着说,“现在,你来分析一下,这盘棋,是我哥哥好,还是我老公好?”

    “我可看不出来,这两位水平太高。”唐莉嘻嘻哈哈的勾着毛毛的脖子,“不过要是你下的棋,我就看得出来。”

    “话说的。”毛毛不知道被这句话勾起来了什么心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别扯淡了,看棋吧。”

    “李昌镐犹豫什么呢?”过了很久,老曹被长考的两个人弄得有些不明白,气闷的摇了摇头,拍了拍刚抽完烟回来的李世石,“他在想什么?”

    “天知道。”李世石苦笑了起来,不过他倒是有一个比较让人新奇的观点,“也许,李昌镐被苏羽的这个疑问手弄糊涂了。”

    这是真的。李昌镐的原计划里面并没有考虑过在这个时间在这个地方出现这样一种局面,一时间被噎住了,只好重新考虑后面的变化。这也让他更加深刻的体会了一下所谓苏羽流的庞大计算量,接下来的一连串出乎意料的变化立刻让他的头嗡嗡作响。

    不过这还难不倒已经计划了一上午的石佛:既然已经这个样子了,那么就这样吧,只要掌握了优势,到最后的官子苏羽是很难在逆转局面的。

    但这一手看上去是很缓,但处理起来也麻烦。李昌镐想了一会儿,决定等等再说,到下午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莫不会李昌镐真的被这个问题手难住了?”吃饭的时候李世石大发感慨,“现在是突**线把下边白子拉回家的最好时机,只要反扳上去吃死了拦路的两枚黑棋棋筋苏羽就是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再翻盘。”

    韩国棋手那边都是微微的点头,中国人也少有人说得出反对的话。

    “不过,这两枚子,就那么好吃么?”回到研究室之后,常昊看着棋盘沉思起来,“先不说苏羽在左上点打入兼引征的好手,就算是单纯的杀,也是下边和中央的对杀。在李昌镐处理好下边之前,我觉得他不会动手。不过要是从上边连围大空带杀棋,就算是下边全灭他李昌镐也值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刘昌赫一上午没看到人影,中午吃饭才回来,打着饱嗝进来之后就听到了常昊的话,还没坐下就表达不同意见,“如果真的对杀起来,苏羽的优势比较明显,毕竟那边距离白棋的大模样很远,显得鞭长莫及,不好办。”

    “不过,这手棋可够凶悍的。”崔哲翰看着比赛开始之后李昌镐白子所落的地方,轻轻笑了一下,在面前摆上这手,“这算是今天比较凶的一手了,从开始到现在也就是刚才的扭断比较有味道,其他的都显得比较软绵绵,谁也不敢乱动一点意思都没有。”

    但出乎意料的是,下一手苏羽也是碰,而且是直接碰到了左上的黑角,让研究室一片大哗:“这小子莫非打算破罐破摔了?”

    老聂连连摇头拿这个当反面教材教育孩子:“朱钧,以后这样的棋可不能下。这个说好听了叫劣势之下的强硬反击,说不好听就是狗急了跳墙!前面的犹豫导致了现在的结果,千万记住了行棋之前一定要深思熟虑,要立场坚定!”

    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党团教育呢。不光是古力孔杰俞斌常昊的眼睛往这边瞟,一直生活在南北分裂从小没受过什么正面教育的李世石他们也往这边看。马晓春拍拍老聂一乐:“看来这句话全世界都通用。”

    别人怎么看自己老聂是一概不管的,这东西都虚,不如好好教育下一代:“一定要想清楚,别跟你老师似的,下了臭棋只能从别的地方找补,所以一定不能下臭棋!”

    呵呵?一帮人全乐了:你个前五十手天下无敌后半盘随手不断的人,也说这种话。

    但这句话没人敢说出来,只能在一边看着朱钧唯唯诺诺的样子偷笑。

    不过这里面有一件事情是正确的,就是苏羽现在的确有些狗急跳墙。眼看着面前摆着这么一个大疑问手,任谁心里面都不好受。而更往伤口上撒盐的是,李昌镐那一碰等于把他前半盘苦心经营的下边绞杀之势几乎一手脱开,不由得他不急。

    而这一手在左上的碰,也可以说是苏羽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费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勉强想出来的应对手段,虽然并不能完全化解那犹豫所带来的后果,但至少能把局面向后拖,只要李昌镐手软就能把局面拖细,那样还有机会看情况能不能翻盘-别拿半目不当胜利,苍蝇虽小那也是块肉,只要能赢让李昌镐降格,现在就是让苏羽再吐个血也没关系。至少他是这么想的,但现在的局面就是他想吐也没地方吐,只能勉强的捣捣乱,等机会。

    等机会可不是名人的风格。苏羽郁闷的看着面前难以收拾的局面,开始盘算左边的变化。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李昌镐应该会内扳守住上边实地并把黑子向厚实的左下边那个方向上赶,然后从左下拆三之后搜根,再把蔓延出来的黑棋大块引入中央,最后再活出来下边的白棋筋屠龙。苏羽默默然的摇摇头:这样做,应该是最好的手段了吧。当然只要他能找个机会脱先打一手破掉下边的眼位,形势就还漫长,至少能换一个白棋的投鼠忌器,对杀的时候心里面也不慌。

    做好了等死准备的苏羽闭上眼睛休息一下,打算等李昌镐落子之后再考虑这些问题:反正已经这样子了,随它去吧。

    但等他听到棋子拍落的声音睁开眼看棋盘的时候,却小小的吃了一惊:外扳?

    “臭棋对臭棋。”俞斌和老曹同时摇头,“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不是把大角平白送给苏羽么?莫非他担心杀不掉所以宁可送角也要保左边上边大空的安全?”

    这倒有可能。“李昌镐现在是优势的局面,有这种想法很正常。”常昊点了一下目数若有所思,“但是,这样子下显得很保守,虽然苏羽为了活棋要让李昌镐把左边下厚,但是实地上就拉近了不少,再加上没活的下边被苏羽换出先手之后的点杀,后面棋我觉得会比较细。”

    “各占半壁江山,就看右上那里谁能占到一些便宜,带着优势或者先手入官子了。”王文达笑了起来,“不过我觉得,苏羽不会这么老老实实的听安排。他下这一手的目的不是掏角,而是左边。”

    苏羽却有些为难了,双手套进了西装袖子里靠在沙发上,开始长考。

    “他不好下。”毛毛摇摇头低声说,“两个人都不好下,我哥不敢乱断,免得断出毛病来连个翻身的机会都没有。而老李更是小心翼翼的捧着那点优势,生怕一个不留神刚才的便宜就付之东流。但是这手外扳把这里变成了雷区。我哥哥现在想的,应该是怎么把棋,还原成李昌镐内扳的形势吧。”

    “还原成内扳?那他就是宁可被追杀也不要那个大角了?”唐莉有些想不通,歪着头用长头发指指那个角,“天底下还有这种人?眼看着大角不要却宁可被追杀?”

    “李昌镐实际上就是不想跟苏羽玩绞杀战才弃掉大角。”古力摆出来如果李昌镐内扳会出现的变化,“他并没有信心能在下边不活的情况下杀掉蔓延出来的大龙,而一旦杀不掉,那结果就是白茫茫的一片大空被洗黑,那样完全属于得不偿失,不如弃掉这大角让苏羽有个后顾之忧,脱先之后还可以在这里立下,先手收到官子之后还能定型左边,何乐而不为呢?是不是?”

    他迅速的摆出来这个这个变化的结果低声说:“这样下来即便苏羽从上边收一下,李昌镐还是有10目以上的优势,而且到了后面如果再在右上折腾折腾扩大一些战果,那么胜利就变成了必然。这样下很对,在象棋里面这叫弃卒保车,弃车保帅,只要能稳住大空这点损失就不算什么。”

    李昌镐就是这个想法,并且认为苏羽现在并没有很好的手段能继续打入左边才敢下这样的一手棋,而且他不愿意屠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对前面的几盘棋实在是印象深刻,现在既然还有办法那何必要冒险呢。

    但这手棋对于苏羽来讲,却相当于有了一个机会,一个很有意思的机会。他摸着光光的下巴龇着牙,似在不经意间微微的笑了出来。

    “有意思。”苏羽的声音很低,并不担心围在身边看棋的人们或者李昌镐听见,说完又笑了笑,跨夹了过去。

    “这手棋,是要干什么?”李世石看不大明白,在棋盘上摆着变化低声的自言自语,“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开始还原么?”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李昌镐下面必须接着夹或立下,以免苏羽借着角上的力量打一手后入左边,那样在二路连爬之后等于苏羽白得了二十目的官子,对于后面的计划可没好处。

    李昌镐挠挠头,看了一会儿之后才落子立下。

    “现在没有什么好办法。”老曹伸个懒腰深吸口气,“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能挡多少就算多少,至少苏羽现在做的事情也仅相当于收单官,只不过他收到的都是李昌镐的单官而已。”他想了想低声说,“而且,苏羽在收角之前,这一块还没活干净呢。”

    “但是,想要活角,就不能继续往外走,想要往外走,就不能收角求活。”马晓春摇了摇头,“我估计苏羽应该会放弃角地的那点利益,而会跳出来洗左边。角地上那一点东西太小,虽然争左的危险性比较高,但他也只能搏一下。”

    那就试试吧。苏羽心里面却不认为现在他就没办法翻盘了,他正在做一个计划,做一个大清洗的计划。

    但他所不知道的是,李昌镐也有一个计划,而且被刚才他的那个疑问手破坏掉了。但现在他这样要还原回去的想法,却正中了李昌镐的下怀。

    “有意思。”李昌镐的这句话声音略大了一些,虽然围观的人们没听到,但被正趴在棋盘边研究能在上边做些什么的苏羽听个满耳。

    他有些疑惑,却没有抬头,有些喃喃的低声说:“难道说,他也想要干些什么么?”

    245 石佛的戏法:下

    “他们两个人,到底想干什么?”半个小时之后,老聂实在是看不懂苏羽和李昌镐这几手棋的用意,推开面前的棋盘十分气闷,“苏羽明知道打入右边会被追杀,为什么还要放弃活角的机会从那里弯弯曲曲的爬出来?他一定要挨几刀心里才舒坦么?李昌镐也是,刚才还是立下挡住,结果一转身又把苏羽放进了左边,虽然抱吃了一子破掉眼位,但左下也被挤得薄了很多,上边被苏羽一断立刻变成两截,更是薄得可怜。他这么薄位行棋,就不怕遭报应么?”

    李世石摇了摇头:“虽然薄了一些,但是也没留下太大的空隙,这样苏羽想打进来也比较困难,所以暂时不太需要考虑上边的事情,毕竟如此大的一片空地想要做活是很简单的事情。主要需要看一下左下和从中间连到下边的那一块棋。一开始大家都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左下虽然白棋很长,却没有眼位,让苏羽顺过来之后,虽然先点死了黑大块的眼位,但自己却也没活。而苏羽刚才那个疑问手却有了一个意外的小作用,就是让李昌镐的左下和下边连不到一起。虽然百般不是,但有这么一个作用,也算是没白下这个子。”

    但一杀二,无论如何也是一件有难度的事情,尤其是在外逃的时候,如果还能在逃出大龙的同时杀掉对方大龙的话,那苏羽就不是魔术师,而是上帝了。现在他很深刻的体会到了自顾不暇的味道,眼睁睁看着李昌镐的棋上边危机四伏右下的一只脚站在悬崖边上,却无能为力,眼看着李昌镐在上边连补两手之后基本定型,心中不由得有一种无奈的感觉。

    即便是在决定从角上出来清洗左边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李昌镐会借着缠绕攻击顺势整形,但当他亲眼看到白棋一手小飞就围定一片空白的时候,还是感到有些不舒服。

    不过,至少还有个先手。苏羽觉得自己有些阿Q,总还能安慰自己一下:至少还有个先手能去治下边,这样到最后收气的时候对紧自己不至于吃亏。

    当然,前提条件是不能下错走错,不然连最后争官子的机会都没有。苏羽摸着鼻子上的黑头一边捻一边转着**头,过了一会儿,算清了次序之后,落子跳出继续外逃。

    老聂摇了摇头:“我总觉得他的方向不对。如果要洗左边,也应该在活角之后有了借用再说,而且上边的空隙要大很多,如果在上边洗的话,成算要比现在的形势好很多。”

    “您很聪明。”古力对老聂可就没这么客气了,“但是李昌镐和苏羽比您聪明。如果上边的空比左边的大的话,那苏羽决不会舍近求远。您可以看一看,如果苏羽在这里打入的话,结果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老聂不以为忤,饶有兴趣的看着古力和李世石两个人在面前摆棋,“我只是在感觉上觉得上边会好一些,但没往深处想。”

    “结果就是李昌镐绕出来把这里一块让出,顺势跳出把中间封死之后点入右上,这样苏羽没有办法,只能外长,看着白棋靠着角做出来一个根据地。”李世石笑了笑说,“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当左上变成铁壁的时候,苏羽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打入左边的大空,即便杀掉了下边的白棋大块,盘面也要落后相当多。而局面又比较清楚,官子上也难一争。”

    “没有能杀的东西,又没有大官子可抢,他要是不行险打入,怎么也没有赢的机会。况且,”王文达苦笑一声,“他被李昌镐的几手棋搞得没了主意,结果下出来疑问手,只能豁出去玩命了。”

    苏羽不想玩命,玩命也不是他的风格,但形势到了只剩下逃孤的情况下,他也没办法。深深的舒一口气,他晃了晃有些发麻的脑袋,仰面靠在沙发的后背上休息一下。

    “时间长是他妈的有好处。”古力羡慕而感慨的叹一口气,“要是平常的比赛,这两位都开始读秒了,估计哆嗦的都拿不稳棋子了。可现在苏羽竟然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有时间闭目养神,气人哪。”

    气人的还不仅苏羽一个,李昌镐看到苏羽这副模样,也是一闭眼往后一躺,留下半盘残局两个人一起会周公去了。

    当然也不可能真睡着。至少半个小时之后苏羽就睁开了眼,很快的看看棋盘之后就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棋子拍了下去。李昌镐却没有睁眼,还是一副稳稳的样子意守丹田气运全身的放松,过了良久才起身一边喝水一边看棋。

    但看着看着,喝水的动作便停止了,李昌镐的眼睛死死的定在苏羽落子的位置上,一动不动。

    “现在看来,苏羽的形势有些好转了。”孔杰慢条斯理的字斟句酌,歪着身子手里面转悠着老聂的那两个铁球低声说,“苏羽的这手顶很妙,连紧下边的气带引征中间两子棋筋,还制造出半个眼位,让李昌镐很为难啊。”

    是有些为难。李昌镐轻轻地放下水杯微微的嘬了一下牙花子,慢慢的调理着思路。

    “跑出来了。”崔哲翰有些黯然的叹口气,把摆在面前的变化推开,“李昌镐无论如何不能挡住苏羽回归的路,只要黑棋下面拐挡之后,把李昌镐这个棋筋吃掉,一切就都结束了。”

    “也不能这么说。”李世石低声说,“后面的情势摆一下之后,官子之前苏羽也只能领先十几目,还是……”他顿了一顿,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还是,能争一下吧。”说完,又补了一句,“也许。”

    “看来,在张栩之后,又有一位世界顶尖大棋士要被苏羽打降格了。”常昊的表情不知道是喜是悲,话里面也隐隐的显得五味杂陈,“这样的话,世界第一人的名号也该从韩国人那边转回来了。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围棋回故乡?”

    老聂听见这句话之后心情更是悲喜交集:自从围棋进入近代以来,自施襄夏诸位前辈高贤之后,混乱的中国便失去了往日世界围棋中心的地位而让给了围棋历史同样悠久的日本。而不世出的天才吴清源也离开中国东渡扶桑,在日本建立了一个神话。建国之后的围棋一度也曾经与日本多加交流而看到了复兴的希望,虽然当中也有伊藤友惠老太太威风凛凛的八连胜而被陈老在自己的书中称为国耻,但中国棋手们努力向上的精神让我们的围棋在不断的提高,但一个十年浩劫中断了一切,一直到76年的时候24岁的聂卫平随团去日本得到6胜一败的战绩甚至战胜了藤泽秀行和石田芳夫等高手,才重新宣告中国回到世界一流围棋的行列中。而后也一直到85年开始的中日围棋擂台赛,老聂取得十一连胜,才奠定了超一流的地位。但89年的应氏杯却成了老聂的滑铁卢和一生的痛,也是在那一年,争斗正酣的中日两国也第一次惊愕的发现原来在身边还有这样一个酣睡的对手,虽然马刺叮当便闯进殿堂的韩国人在当时看来是一副十足的乡下人进城模样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但在3年之后,一个叫李昌镐的大男孩改变了一切。这个李昌镐从96年到99年之间,连续的得到了十几个世界冠军的头衔,把中日两国棋手打到完全不能抬头。

    遥想当年自己和刘小光江铸久等人一起参加中日擂台赛的日子,老聂更是心潮澎湃,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邓老爷子,扬眉吐气了,咱们的围棋,是世界第一。”

    “这让我想起来唐朝时候顾师言面对日本王子的事情了。”大学生王文达用手指当作发梳拢了拢头发,“当年的荣光,昨日重现。”

    韩国人们大多数听不懂,但在听得懂的李世石和睦镇硕的不断翻译下,一个个的脸色黯然。刘昌赫和崔明勋两个人缓缓地摇着头,甚至开始收拾面前的棋盘。

    “也就是这样子,不出意外的话,李昌镐降格。”王文达在电脑上轻轻地敲下这几个字之后,重重的拍下回车。

    不过,李昌镐似乎并不认为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万劫不复的鬼门关,尽管神态紧张,却并没有半分要放弃的意思。这让李世石很感叹:“这世界上,也许在所有人都放弃了,但他还是不会放弃。”

    接下来,李昌镐的接和挤在研究室看来,也仅仅是在寻找一个认输的台阶。李世石就已经停止了摆棋,在研究室里点上一根烟轻轻地吐着烟圈,眼睛看着天花板一语不发。

    苏羽感到有些奇怪,眼睛冷冷的看着棋盘上的形势,不知道李昌镐还在争什么。

    “好像有些怪。”唯一还在摆棋的常昊看着面前的棋盘,沉吟起来,“按道理来讲,李昌镐的大空被洗劫之后再加上下边被断杀,实地上已经绝对不足,尽管时间还有整整一天来让他考虑,但后面不管怎么想也不可能再翻盘啊。现在他还在按照紧气对杀的下法来下,让人感觉很奇怪。”

    “是有些奇怪。”王文达和崔哲翰对个火之后吐一口烟,扭头看过来,“也就是寻劫找台阶下……不过他在这里靠干什么?看不到苏羽弯打的手段么?这一手岂不是白下?就算找台阶也不能这样找啊。”

    奇怪了……苏羽看着这手棋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如果外扳一手接着弯的话,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活……但是如果白棋在这里长,这样的话这个子尖出那就是劫,劫的话李昌镐却也没有足够的合适劫材,并没有利啊。

    他挠了挠头看着棋盘,觉得自己在玩一个不可思议的游戏: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从何开始,不知道如何结束。这样的事情在几个小时之前刚刚发生了一次,现在这情绪第二次涌上了苏羽的心头。

    苏羽抬起头看看墙上的时钟,发现到比赛结束还有将近一个小时,于是舒了口气,开始封盘前最后的长考。

    “咱们,去偷封盘谱,看看如何?”第一天的比赛结束之后,一边向外走着,古力一边低声对李世石说。

    “你想知道苏羽的封盘手?”李世石脸上的摆满了惊讶,却四处撒么,嘴里面还说着,“我可不敢,这要是被发现了可麻烦。再说,你怎么打开被粘好的档案袋?”

    “那很简单,当年我7岁从我妈的工资袋里拿钱时候就会。”古力倒是满不在乎,微笑着目送唐莉和毛毛诸女生走出去之后低声说,“我回去准备一下东西,你去跟着老陈,看他把东西放到什么地方。”

    计议一定,两个人就分头实施计划,古力出去买了一小包东西之后回到人去楼空的酒店六楼,和保安打了声招呼之后,去定好的厕所找李世石:“如何?放在哪了?”

    李世石有些沮丧的摇摇头:“没戏,虽说老陈没把棋谱带走,但把那袋子放在他房间里,还放进了他的密码行李箱……”

    “行了。”古力笑了起来,“你怕什么。老陈的密码三年前我就知道,走吧。”

    不过紧张的李世石却拉住他:“这样子作,是不是……”

    “是个蛋。”古力皱起眉头看着他,“这机会可是千载难逢,我能跟老陈住在一屋的情况可是多少年都难遇到。走吧,再说你就不想知道苏羽的这手棋是什么么?”

    “想。”李世石看着他,还有些犹豫。

    “那不就的了?”古力拉着他,掏出房卡大大方方的走进了房间。

    当他们打开老陈的密码箱,小心翼翼的用刀片划开粘贴的地方,抽出来里面的棋谱,看着。

    “奇怪了。”过了半晌,面面相觑的两个人又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放回去重新粘好放归原处之后,古力坐在床上苦苦的思索,“看来,苏羽看到了什么东西。”

    “是。”李世石突然打了一个寒噤,脸上带着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有些明白了。”

    “什么意思?”古力看了他一眼,低声说。

    “你知道,苏羽被称作棋盘上的魔术师吧?”李世石从冰箱里面拿出来一瓶果汁,喝了一口说。

    古力点点头:“当然。”

    “那么,你也知道苏羽是因为在和俞斌的对局中使用了震惊世界的着法,而得到这个名号的吧?”李世石一口气把剩下的喝干,看着空空的瓶子。

    “当然。”古力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李世石笑了一下,“李昌镐,正在给魔术师变一个戏法,一个让所有认为他已经失败的人目瞪口呆的戏法。而苏羽看到了这一点,所以要全力阻挡他的前进。”

    …………………………

    许久许久许久许久没更新了,现在看到作专都忘了怎么用了,满面羞惭~~新年之际,恭贺新禧。顺便说一句,在下写另一本围棋小说ing……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围棋棋盘素材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 围棋 冯忠跃[PDF]
  • MultiGo(猫踢狗)v4.4.4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30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9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8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7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6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5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4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3集)[exe]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大赛棋谱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练习棋谱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