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第二百三十八章
作者:小道王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9-8

    第二百三十七章 那么,就这样吧——第二百三十八章 石佛的戏法(上)

  下面的章节很争议,犹豫要不要去掉。不过先解禁出来再说吧~~

  ………………

  “王文静是谁?”常昊脑子里面没这个印象,搔了搔头奇怪,“这女的和咱们有仇么?”

  孔杰哭都哭不出来:“你甭管了,回来我给你解释。你现在就给苏羽打电话,让他立刻走,就说我在火车站等他,这就去香港!我手机让一辆车压碎了。”

  “成。”常昊听孔杰的语气不善,虽然还是不明所以,但也答应了下来,“你挂吧,我给他打。”

  孔杰不放心:“我这就去捡我的手机卡,等我买到了新手机就给你打过去解释。挂了。”放下电话,孔杰又跑出门外准备和那压他手机的弟兄理论,但人家早跑了,地上只留下一堆碎片。孔杰也没工夫去心疼,借着路灯的光趴在地上一通乱翻,把手机卡找出来就拦辆车找买手机的地方。

  好在时间还不算太晚,孔杰在路口转弯就看到一家大唐正要落门,连忙跳下车甩过去五十块钱也不找就跑到门口:“别关门!我买手机!”

  “先生不好意思,今天我们已经下班了。”那个落锁的值班经理倒是很客气,微笑着对他说,“明天您再来,我们一定竭诚为您服务。”

  “不成!”孔杰有些气急败坏的一把拦住,手托着落地门又给托了起来,“今天我必须买!你是经理么?有把客人往外推的么?”

  经理无奈苦笑:“先生,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有规章制度,现在已经打烊了,希望您能谅解。”

  “不能谅解!”孔杰从钱包里面抓出来一把人民币,“我要买手机!要不然出了事情你负责?!”

  那就买吧。经理也没办法,打开了门让他进去挑。孔杰冲进去看也不看随便拿了一个:“就是它了。多少钱?这个能不能使?”

  “不能,这个是样机。您稍等,我去给您拿。”经理转身走进柜台里面,“这个是诺基亚最新款的7……”

  孔杰心急如焚哪理他在这介绍:“少废话!多少钱?快给我拿!”

  “三千七百元整。”经理不敢惹事,迅速从柜台下面拿出来一个盒子放在他面前,孔杰立刻开包掏出来装上电池放进手机卡,打开之后一边等信号搜索一边点了四千块钱递给经理,接过来找零拿起装着杂七杂八物件的盒子扭头就走,一边还找着苏羽的电话,然后打过去。

  但是,没有人接。孔杰快疯了,找到王文达的电话打过去:“老王!你妹妹要跟苏羽上床!立刻给你妹妹打电话拦住她!”

  王文达正和韩清在外面轧马路,突然接到这么一个电话大惊一跳三尺高叫出声来:“你说什么?”

  “你妹妹要跟苏羽上床!”孔杰抓着头发情急败坏,“你妹妹怎么在广州?”

  “我妹妹在广州?你确定你没看错人?”王文达一头撞在路边的树上,躺在地上一脸的茫然说,“文静现在应该在福州和当地的服务运营商谈判啊。”

  孔杰突然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确定,但现在既然说王文静应该在福州,那事情就显然是阴谋了,抱着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头,大叫起来:“我他妈怎么知道她应该在哪!反正刚才我就看见她和苏羽从酒吧走出去!”

  坏了,这丫头是故意的。好在王文达也算是经商多年勉强能处变不惊,拉着韩清站起来说:“我这就去广州,你给我立刻找出来他们在哪,要不然我杀了你!”

  挂断之后王文达让韩清回家,自己一边往机场赶一边给他妹妹打电话,但不管怎么拨都是关机,就知道事情不好,连夜买机票就往广州飞。

  等他到了广州的时候,时间是凌晨两点半。在出站口的接机大厅里面找到正团团转的孔杰,两个人一路小跑出去拦车就直奔那个酒吧。

  路上,王文达看着孔杰发狠:“他们俩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你们怎么突然跑到酒吧去了?你们不是明天还要去香港么?”

  孔杰苦笑:“你也知道,现在苏羽病好了,身体就跟没受过伤一样。所谓饱暖思淫欲……”

  “那就淫到我妹妹头上去了?”王文达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文静怎么会在广州?”

  孔杰一摊手:“我怎么知道。她是你的助理秘书,我管不到她。我觉得,说句不好听的,你妹妹可能有阴谋。”

  “你妹妹才有阴谋。”王文达看了看手机,想着什么说,“不过,她竟然会出现在广州这里,肯定是有什么目的。苏羽那小子不是坏人,这件事情不大可能成功。”

  有些明白他在想什么的孔杰苦笑:“我也知道不大可能,但是苏羽要是喝多了酒,事情可就不一样了。再说,那小子一直让陈好圈着,对外面的事情不是很明白,只要糊弄糊弄他就上当。我估计王文静没少灌他酒,然后眼泪攻势一上,苏羽就云里雾里了。”

  “凭苏羽的酒量,想灌倒他可不容易啊。”王文达还在怀疑,低下头想着。

  “但是,他也会喝多。”孔杰长长的叹了口气,“希望他,能在最后时刻把握住自己,或者往床上一躺就死猪一条,那是最好。如果真出点什么事情,我估计陈好非杀了我不可。”

  王文达不太明白:“她杀你干吗?”

  “是我把苏羽带去那,跟他说让他找个姑娘来个一夜情解决问题……”孔杰越说声音越低,含含糊糊的看都不看王文达的黑脸。

  “你!”王文达实在是无话可说,哆哆嗦嗦的气守丹田勉强把怒气压下去,“反正,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俩找出来!先生,这酒吧附近,您知道有什么酒店之类的地方么?”他扭过头问那司机。

  “有的。”司机也听明白了,也替他们着急,“正规的酒店有两个,但那种小钟店就很多了。你们可能要找很久。”

  “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给我找出来!”王文达和孔杰下了车,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开始沿着路挨家挨户的搜这两个人。

  找了将近两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在酒吧门口又见面了。

  “如何?”孔杰坐在便道牙子上,叹一口气问。

  王文达点棵烟抽一口也叹气:“我也没找到。我再给苏羽打个电话看看,看他现在接不接。”结果一样,还是没人接。王文达恶狠狠的关上手机放在脚下:“反正这小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左右他要去香港下第五盘,只要他去,我就一定能找着他。”

  但是,第五盘还要一个礼拜才开始,这一个礼拜里面天知道还会出多少事情,总不能在这里干等着吧?王文达快疯了,打死也想不到他妹妹竟然在这个时候给他闹出来这么档子事情。烦心啊!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王文达蹲在台阶上抽闷烟,翻来覆去的胡思乱想着也没发觉这个时候天都快亮了。

  就在东方出现鱼肚白,太阳的光线将要照耀大地的时候,孔杰突然捅了捅他。王文达低着头正看下水道出神,没留神差点被他捅倒了,没好气地说:“老杰,有事就说,捅我干吗?”

  “你妹妹。”孔杰两眼血红的看着远处发呆,又捅捅他,“你妹妹过来了。”

  “少扯淡。”王文达打死也相信这个时候他妹妹会出现在这清晨的大街上,摇摇头又要抽烟。孔杰抓着他头发让他扭头:“谁他妈跟你扯淡,你妹妹过来了。”

  看过去的王文达手里夹着的烟“叭嗒”一声掉在地上,跳起来直冲过去:“文静!你跑哪去了!我可担心死了。”

  王文静看了看他,摇摇头坐在地上低声说:“你别担心了。我什么都没干。”

  “真的?”王文达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坐在她身边搂着她的肩膀,“没出事就好,没出事就好。苏羽那王八蛋,没怎么样你吧?你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你这一晚上都在哪呢?我们俩漫山遍野的找不着你啊。”

  “你到底,想让我回答你哪句话?”被王文达的唾沫星子喷个满脸的王文静一把把他推开擦脸,“我跟你说了,今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就是给陈好打了一个电话。”

  “什么?!”这次不光是王文达,本来放下心正打算找地方睡一觉的孔杰也跳了起来:“你给陈好打电话了?你跟她说什么了?”

  “你们俩刚才也看不见这么关心我,怎么听见这个名字这么激动?”王文静总在外面跑,并不了解陈好在北京城里是个什么地位,生气起来,“她是苏羽的老婆,我当然要给她打电话。”

  “你跟她,都说什么了?”王文达的声音也颤微了,就跟蝎了虎子吃了烟袋油子似的浑身发抖,死死抓着王文静的胳膊要吃人,“你都说了什么了?!”

  王文静双手一扣一扭,就从王文达的手箍底下挣了出来:“那时候我还想着别的事情了,就跟她说她老公不要她了诸如此类。”王文达一跤摔到在地,面如死灰的挺尸装死。孔杰摇摇晃晃勉强站定了身子,问:“你,怎么跟她说这个。”

  “当时我还在想别的事情,就顺口这么说了。如何?”王文静颇瞧不起这两位的样子,不屑的说,“我说了,又如何?”

  “您能不能,具体地讲讲?”孔杰开始倒气,顺便把王文达从地上捞起来。

  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奇不奇,王文静就是心里面记恨着当年苏羽一手害死钱程的往事,一直琢磨着什么时候要害他一把。但这小姑娘也没打算怎么样,只要闹得他们俩打了离婚,就算是任务完成。但苏羽这公司董事长当真是不懂事,一切事务都是王文达这个总裁处理,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就算是公司大会苏羽也是露几面就跑,让她连个下手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上个礼拜,当王文静在福州接到公司国内事业部通报的名人第四盘在广州进行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机会。于是连忙的办完事情之后,就坐火车到了广州。无巧不巧的是,这次只来了孔杰苏羽俞斌三个人,往常都是呼啦啦一大片跟着的观战研究团因为联赛的关系都回到了各自的俱乐部准备比赛一个都没来。这就让王文静能呆在酒店里面看了满场的棋却没被人认出来—认识她的人多了,如果常昊古力他们也跟来了,估计坐在第一排的王文静早被他们在电视上认出来了。

  等比赛结束之后,王文静就一直跟在苏羽和孔杰的后面,等看着他们进了酒吧,就知道事情成了。

  但等她把醉醺醺的苏羽带进了她住的酒店房间里面之后,心里面却突然紧张了起来。这个场面她想了很久,每一步都安排得妥妥当当,但当苏羽真的满脸酒晕的躺在她的面前,她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要不然,真的就豁出去?

  一时间一切都沉默了下来,不知道应不应该先脱衣服把生米做成熟饭的王文静愣在了那里。

  过了一会儿,苏羽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正坐在沙发上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处置那一条活人的王文静被铃声吓了一跳,跳起来连忙从苏羽的身上把手机翻出来想要关掉。

  也该陈好倒霉。这个电话就是她打来打算慰问一下赢下第四盘的苏羽,顺便让她老公从香港给她带些衣服,但没想到的是,苏羽的手机这个时候正拿在王文静的手里。

  “也许,这也能让他倒霉吧。”看到屏显上写着陈好的名字,王文静转了转眼珠突然有了一个**头,接了电话:“喂,你好。”

  那边立刻就是沉默。过了一会儿,陈好迟疑的声音才飘过来:“对不起,我打错了。”说完要挂。

  王文静知道过一会儿她肯定还要再打过来,也不犹豫的冷笑两声就关上了手机。

  果然,没两分钟,陈好的电话又过来了:“喂?”

  “喂,你好,你找谁啊?”王文静想了想,坐在床边上笑了起来说。

  那边又是沉默,然后是试探的声音:“这是苏羽的电话么?”

  “哦?你找苏羽啊?”王文静笑了一声,故意把手机拿开一点大声说,“苏羽,有个女的找你。(声音放下来)这是谁啊,这么讨厌。”说着还顺手扒拉着苏羽。苏羽被伏尔加闹得正头晕,翻了个身随口嘟囔两句又继续睡。

  “哎呀,不好意思。”王文静笑着说,“他睡着了。这样吧,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先跟我说吧,我帮你转告他。”

  陈好那边继续沉默,过了许久才说:“你是谁?”

  王文静故意用犹豫的口气说:“我啊,是他朋友。你是谁啊?”

  不出她所料,那边毫不犹豫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王文静放下苏羽的手机,冷笑着看看躺在床上还睡得挺香的苏羽,干脆坐在一边看电视。

  但她心里面却怎么也不踏实,过了一会儿就看不下去,烦躁的站了起来开始在房间里面来回的溜达。她也不知道这样子做对不对,虽然也算是小小的替钱程报了个仇,但怎么想,一种很奇怪的烦躁**头就是挥之不去。

  她为这一刻已经准备了好几年,但当一切真的都按着她所设想的进行的时候,却又开始怕了起来:如果陈好因此出了事情,那就……

  她不敢乱想,摇摇头坐在沙发上从小冰箱里拿出来一瓶啤酒,仰头喝了一大口。

  在公司里面呆了一年,她已经不是那个在学校里面懵懵懂懂的小姑娘了,当她现在冷静了下来,各种可能出现的后果就第一次的,进入了她的大脑:比如陈好急怒攻心小产,比如这件事情被媒体闹得天下大乱,等等等等。

  现在应该怎么办呢?王文静躺在沙发上听着挂钟嘀嗒嘀嗒的走着,怎么也睡不着,听着不远处苏羽的鼾声,竟然紧张了起来:这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他要是睡醒了可别出什么事情!

  听到这里,孔杰差点背过气去:刚才你不是还想生米煮熟饭了么?现在怎么又紧张了?也是喝了不少酒,再加上一宿没睡,顺口就冒出来一句:“莫非,你还是处儿是怎么着?”

  王文静满脸通红,王文达刚准备开始追杀却看见他妹妹这表情,也是一愣:“怎么着?还真是?”王文静眼睛瞪着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脸上更是红透了。

  王文达开始劝慰她:“文静,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找个对象是时候嫁出去了……”王文静恶狠狠的啐他一口:“滚!”

  “继续说继续说。”孔杰可不敢在这问题上多纠缠,连忙让她继续说。

  王文静叹了口气:“然后,我就是睡不着,于是出来转转,没想到就遇到你们了。”

  王文达很奇怪:“你在哪家酒店?我们俩刚才找遍了,怎么都没找到你?”

  王文静也很奇怪:“怎么会呢?就在那边啊。”说着指指孔杰背后那边。孔杰立刻扭头打哈哈:“好好好,那么,咱们现在商量商量,怎么应付陈好的事情吧。”

  王文达看了他一会儿,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拉着他妹妹站起来说:“咱们先把苏羽找着,你们俩该去香港去香港,我带文静回天津,如果陈好再打电话来,就说……说什么呢?你们就什么都不说,死不认账,说她听错了。听见没有?”

  也只能这么办了。孔杰带着还没睡醒满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找王文静的苏羽随口糊弄两句搭车就直奔深圳。在罗湖口岸等通关的时候,孔杰的手机响了,他以为是朴志恩也没看来电显示就顺手接了,没想到那边传过来的却是陈好冷冰冰的声音:“孔杰?”

  孔杰浑身上下一片冰凉,急中生智捏着鼻子回答:“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候再拨。Sorry,your calling……”

  “少扯淡。我听得出来是你王八蛋。”陈好打断他,“苏羽呢?”

  孔杰一阵发抖,看了一眼远处悠然自得的买巧克力的苏羽,低声说:“他给您买巧克力呢。我真羡慕您跟我苏大哥,当真是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我跟你说,少扯淡。”陈好这次真的发狠了,孔杰微微叹了一口气,但还要装的若无其事说:“什么事情啊让您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是不是家里做烧猪腿了?”

  “我问你,昨天晚上,苏羽干什么去了?”

  孔杰一听,就知道有门了:陈好要是真狠下来,也不会跟他打听这个。从容一笑:“我昨天晚上跟他去喝了点酒,然后俩人都有点喝多了,结果吐在酒吧里。回来之后就睡觉了,怎么了?”

  “真的?”

  “真的。”孔杰看见苏羽正拿着巧克力转身回来,心下着急,连忙招手让他滚远点,低声说,“不过你干吗不问苏羽呢?”苏羽莫名其妙,但倒也没过来,站在一边津津有味的吃巧克力。

  “嗯。”陈好那边沉吟,然后突然冒出来一句,“那贱人是谁!?”

  “呃?”孔杰被冷不迭的一问,差点说出来,连忙转舌头,“贱人?什么意思?”

  “昨天晚上,那个女的是谁。”陈好咬牙切齿的问。孔杰倒是舒了一口气:不抓老鹰抓小鸡,这事情好办了。连忙说:“这个事情,也没什么。昨天晚上跟我们一起去的,还有棋院的一帮人。不就是喝多了么,大家闹一闹就是。没事。”

  “行。姓孔的。行。”陈好冷笑两声之后,就挂掉了电话。

  完了。这次麻烦大了。孔杰看着不远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苏羽,突然有一种很恶毒的想法:要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一定会很热闹吧。

  不过话不能乱讲,要真有什么事情,也等比赛之后再说了。孔杰无奈的和苏羽过关之后,到了香港金庸的家里暂住。

  这一个礼拜还是风平浪静的。但越是平静的海面下,就越可能充满了风暴的力量。

  等苏羽卫冕名人回到北京之后,站在机场上,就看到了站在出站口外的聂俞马孙等七八位老一代的棋手。

  “这是干什么?”苏羽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如此大的阵仗颇有些受宠若惊,快步走出去满脸带笑准备接受一下赞扬。但离近了一看,除了马晓春颇有一种英雄惜英雄的赞赏之外,老哥几个是满脸的冰霜。苏羽满肚子的话立刻憋回去化成一缕青烟从后门脱逃,站在那里愣愣的发呆。再看看溜到一边躲风头的孔杰,心里面忽然有了一丝明悟。

  “听说,你小子在广州,还养了个二奶?”上了棋院的车,老聂的第一句话就让苏羽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吐在挡风玻璃上:“什么?”

  “你小子,在广州养了个二奶。”居家好男人俞斌对这种事情一向看不过去,简直是痛心疾首,“你竟然如此的对待陈好,你不觉得对不起她么?”

  苏羽傻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种话不能乱说,如果让陈好知道了我就彻底涅磐了。”

  “这就是陈好告诉我们的!”老聂想起来陈好跪在他面前失声痛哭的样子心里面就是一阵难过:陈好就是他儿媳妇,现在求他来作主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你还有脸说!那天晚上陈好给你打电话就是一个女的接的。那个女的是谁?!”

  那天晚上?哪天晚上?不知怎么突然想起来王文静三个字的苏羽浑身上下都筛了糠了,哭丧着脸说:“老师,这可是没有的事情,我可什么都没干,这一辈子我都是对陈好忠心不二。”

  “孔杰!”开车的俞斌一声暴喝,“说话!”

  孔杰脸涨得通红:“羽哥,不是我对不起你,主要是这件事情我扛不住了。朴志恩拿着刀让我作证,我实在是不能不说了。”

  苏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如坠冰窟:“原来,那天朴志恩来找你,是这个事情。”两行清泪,缓缓地从他脸颊上落下。

  “王文达也都说了,你就认了吧。”马晓春倒是和颜悦色,搂着他的肩膀说,“我看陈好也没有要怎么样的意思,不然不会求我们来给她作主。你最好实话实说,这样最好。”

  “想不到啊,我什么都没干就成了包二奶。”苏羽长叹了一口气,“更想不到,王文达竟然把他妹妹都卖了。”

  “什么意思?”一帮人全愣了,俞斌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去:“竟然是,王文静?”苏羽一愣:“王文达没跟你们说么?”

  “王文静!又是这个贱人!”陈好当真是暴跳如雷,挺着大肚子冲进厨房拿出来一把刀就要往外走,“我要砍死这个贱人!”

  “冷静!”自从听见这件事情的女主角是王文静之后,老聂就决定打死不能让苏羽和陈好见面,就带着带着老同志团来到苏家招安,见此情况大吼一声一摆手张璇唐莉两人就扑上去把陈好拖了回来,“当心肚子里的孩子!”

  “我不要这个孩子了!”陈好手舞足蹈的就把刀往肚子上砍,“我不要这孩子了!”马晓春反应极快一把抓住她手就缴了械。

  好容易安抚下来的陈好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慢慢的眼眶里面就噙满了泪水:“我要和苏羽离婚。孩子生下来我自己养活,让她跟着我姓陈。”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马晓春这个时候开口劝她:“这种事情出了之后,我们也很伤心……”陈好大叫一声:“你没资格说这种话!”马晓春哑口无言,坐在一边生闷气。

  老聂无奈开口:“我知道我也不好说这种话,毕竟我也是有这种历史的人,现在骢骢跟我的关系还很不好。但是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就想和你说,苏羽也不容易……”

  “我就很容易么?”陈好刚刚被华学明劝的好了一些,听见这话又是哭了起来,“我知道他不容易,我也能理解,但是为什么又是那个叫王文静的女人?如果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也就是一夜情,我装作没听说没看见也就过去了,但为什么又是她?为什么苏羽还让她来气我?!”

  这件事情确实不好办。老聂也没话说,躲进厕所里和刚进屋就跑进来装没来过的王文达一块抽烟。

  华学明微微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你也不能说就这么哭是吧?事情总是要解决的。”

  “当然要解决。王文达那王八蛋呢?把苏羽给我叫来,还有那个小妖精,我要来个当面对质!”陈好不知道是不是被刺激得头脑灵活,出了这么一个主意。而俞斌还连连点头:“对对对,应该当面锣对面鼓地把话说清楚,这样好这样好。”

  好个屁!马晓春和躲在厕所里听动静的那两位都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要真是三方对质,真出了点什么事情谁能负责?要是王文静和陈好吵起来,谁帮谁?

  但陈好一力如此,也没办法。反正王文静被打发到日本去了回不来,王文达倒也不太担心,于是跳出来说:“文静回不来,咱们谈吧。”

  “不成。”陈好冷冷的看他一眼说,“我不管她在哪,我要和她当面的谈。还有,她一天不出现,苏羽一天就别想进这个家门。”

  说完抬起手边的茶杯,朱钧一声喊:“送客……”

  怎么办?苏羽没听见准消息打死不敢回家,王文达更不敢把他妹妹叫回来:无论如何,这件事情自己理亏,到时候还要照顾着陈好的大肚子更麻烦。

  但苏羽不敢不回去:眼看着陈好的预产期就到了,他要是不回去有个三长两短的,先别说他爹妈,老聂就不能放过他。无奈之下,苏羽打算回家去看看口气。

  到了家,苏羽跟孔杰打听好了陈好去检查胎儿,屋里面只有朱钧一个人的情况,才打开门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朱钧看见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师,您牛逼,真牛逼。”

  “少废话!快帮我布置。”苏羽向楼下打个招呼,让一帮人抬上来各种鲜花开始在屋子里面大肆安排,怎么鲜艳怎么来,又铺开桌子摆上陈好最喜欢吃的德式牛扒,再开一瓶82年的波尔多红酒,再点上这么几十根蜡烛,最后给了朱钧两百块钱:“出去玩去,今天晚上12点之前别回来。回来了就去孔杰那边睡。听见没有?”

  不过等陈好进来,看见这一大堆东西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朱钧,你不知道花粉对胎儿不好么?谁让你弄这东西进来的?而且,还摆的这么俗。”躲在房里的苏羽心就凉了半截。

  接着陈好看见了蜡烛:“这蜡烛谁点的?怎么跟死人了摆的白蜡似的?”

  接着就是桌子上的牛排,陈好一皱眉头:“不知道我现在不能吃这种高盐高脂肪的东西么?”

  苏羽的心啊,那个凉啊,看看手上那个全钻的项链,有些犹豫该不该拿出去,生怕陈好说一句什么有伤胎儿的话就顺手扔了。

  过了一会儿,陈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苏羽,滚出来!”

  苏羽战战兢兢的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在陈好面前低着头,也不说话。

  陈好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一边用手拉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说:“这次去南边旅游,有什么收获么?”

  苏羽忙不迭地摇头:“没有。就是想你想的我心里面这个难受啊,所以急急得就赶了回来看你,顺便看我儿子。”

  “是么?”陈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慢条斯理的说,“我听说,你想我想的难受都想到酒吧去了?”

  苏羽脸上的汗嘻刷刷的往下下,但也不敢抹:“这个,只是偶尔去一次,也不是什么大事。”陈好继续笑:“当然不是大事,现在你身体好了,去喝喝酒我当然也不管你。我还听说,你在酒吧里面遇上熟人了?”苏羽打个哆嗦:“是遇上一个,聊了两句就。”陈好叹一口气:“聊着聊着,就聊到床上去了?”苏羽连忙分辩:“这可没有。我们俩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回去休息,但绝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不信可以问孔杰,可以问王文达。”

  “真的?”陈好笑吟吟的看着他,“王文达借口越南胡志明市的服务运营商那边有问题,就跑路了。孔杰倒是在门口,我也问过他了。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吧?”

  苏羽连忙表忠心:“我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有这等事情发生……”陈好打断他:“别说这没用的,我就问你,这次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全凭您吩咐。”苏羽抱着陈好的大腿失声痛哭,“我跟那小丫头没半点关系,从今往后我要是再见她一面,我就……我就……”

  “我就如何?”陈好有些恼怒的看看他。

  “随你处置!绝无二话。”苏羽咬咬牙说。

  陈好若有所思:“这话我好像听过。”

  苏羽一愣:“什么时候?”

  “上次,我见到王文静的时候,你就说了这句话。”陈好看看他,眉毛开始上扬。

  苏羽再一咬牙:“你说吧。只要说出来,我就答应。”

  “好。”陈好站起来打个哈欠,“这次就算了吧,你闺女饿了,咱们吃饭吧。”

  243 带发条的石佛

  就这么,就完事了?苏羽直愣愣的跪在地上发呆:就这么,就平安了?他倒是不敢多问,免得自找麻烦,滴溜溜爬起来跑到桌边,坐下准备吃饭。

  吃着吃着,陈好想起来什么:“现在,那个王文静在哪呢?”

  苏羽立刻回答:“哎呀,那姑娘让文达派到日本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这也算是丑闻了吧?你别紧张,我没别的意思。”陈好看了一会儿苏羽的面皮变戏法,呵呵笑了起来,“但是,作为公司的老总,你总要有所表示吧?这件事情虽说瞒得很严实,但指不定哪天就被谁给捅了出去,到时候你苏名人丢脸事小,公司的损失是大。”

  苏羽不太明白陈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试探地说:“你的意思是,让我开了王文静?”

  早就对王文静进公司心怀不满却碍着王文达面子又一直找不到开人好借口的陈好现在终于能把那根心头刺拔掉自然是恨不得立刻办了这件事,但脸上却摆出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你随意,但……”苏羽举起刀叉:“打住!我知道了,明天我就跟王文达说这件事情。”他倒是不担心王文静丢了工作会没饭吃,毕竟王文达的人脉在那摆着,让她回天津干点什么也不会太亏待。

  而王文达也实在是没办法护着他妹妹了,毕竟整件事情都是王文静一手搞出来的,无奈的在王文静交上来的辞职报告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不过王文静却不觉得有什么委屈,扭过头就回了天津去进了一个公司当项目助理,混得也不差。

  “现在,您满意了吧?”苏羽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把那辞呈表递给了陈好之后,疲惫的揉着太阳穴。笑吟吟的陈好接过来随手扔在桌子上,看着苏羽说:“这件事情就算了,如果下次还有,咱俩就离婚没商量,让闺女跟我姓陈,我带着孩子回大连打鱼去。听见没有?”

  打鱼去?看你那双细皮**的手,还打鱼?苏羽想笑,但又不敢笑:“我知道了。”

  “那么,你去准备下个月的比赛吧。第七盘棋,我看李昌镐要拼命了。”陈好摆摆手说了一句人尽皆知的废话,站起来睡美容觉去了。

  李昌镐要拼命是必然的,要是他被直接打降格了,那他这个天下第一人的帽子也不用等比赛结束就直接摘下来了。而且也不用后面的比赛,李昌镐就往泸州城外的那个酒窖里面一跳,自我处置了就完了。终于放下心来的苏羽终于能老老实实的看棋,第一次能稳稳的坐在他的小研究室里面,和朱钧探讨一下他连胜的那几盘的得失。

  “老师,恕我直言,您这几盘棋,胜得都有些运气。”朱钧看着棋盘上摆着的形势,低声说,“也许我这样评论并不适合,但是在后面的研究看来,李昌镐的先开劫实际上是很好的强硬手段,但是他的次序有些失误。这里,”他指着外面的一个地方说,“这里却是一个很好的位置,李昌镐在开劫之前应该先觑一手,这样后面的双虎就显得勉强多了。”

  真的?苏羽歪着头看过去,觉得倒是有些道理:要真是在那边先交换,后面的双虎无论如何他就不敢下,不然被反打回来一手双断,局面立刻又乱套了。

  “虽然很运气。”朱钧笑了笑,“但是,实际上李昌镐在那种情况下,想要从外面看出来这一手棋是很困难的。这是您的攻击把他的目光完全限制在了里面的缘故。”

  “那么,下一盘,你觉得,李昌镐会如何呢?”苏羽没理他的马屁,看着从棋院里拿出来的韩国王座第三盘崔哲翰胜李昌镐的那盘棋,低声问。

  朱钧看了一会儿那张棋谱,笑了起来:“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李昌镐会稳扎稳打,随便您扩张势力。然后在官子里面一争胜负。前面的比赛表明了在中盘战斗的时候他比您还差,不是,是没有您差……也不对,反正您俩人在中盘一阵阵都够臭的,哥俩半斤八两。所以不如把局面稳定住拖到后面去。不过如果您在前面就犯了错误,我想他也不会手软,毕竟一场屠龙战能挽回来他不少的自信心。”

  不能再让这小子跟棋院的那帮人混了,现在让他们带的满嘴里跑骆驼。苏羽盘算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你今年多大了?”

  朱钧并不知道他老师正要算计他,连忙躬身笑眯眯的说:“您是三年前收我为徒的。我今年,已经15岁了。”

  “15岁了。”苏羽突然充满了沧桑与感慨地说,“你也该去上上学了,以后出去比赛什么的,别让人说咱们连学都没上过。”

  朱钧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意思?”

  “15岁,该去考高中了。我回来找个学校把你安排进去,无论如何要让你把义务教育和三年高中上完。”苏羽笑了笑举手拦住朱钧的话头,“有些事情你现在不能理解,但以后会明白。你所要做的就是等待,我会安排好一切,决不会耽误你下棋。”他抓起一枚棋子放在手心中慢慢的摩挲了一会儿,说,“多去上上学读读书吧,对你下棋这也是很有好处的一件事情。”

  于是第二天,苏羽就跑到教育局去托人走关系,把朱钧安排进了东直门的初中,也不用等,下周一就可以去上学。“你放心,好好学,等中考之后,不管你考多少分,我也给你安排进最好的高中去学习去。如果你能考上大学的话,你就是全中国第一个正式大学生职业棋手了。”回来之后苏羽继续语重心长,“不要以为这会给你的围棋生涯带来多大的阻碍,只要你还能保持练习保持比赛,早晚有一天你能出人头地。”

  王文达不也是大学生么?这个有什么好争得。这让朱钧颇为郁闷,但老师既然这样安排,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无奈的小棋士只好打点行装去上学。

  “那么,你什么时候去海南?”陈好把放满了烤巧克力饼的小盘子放在高高隆起的肚子上,站在卧室门口一边吃问她老公。

  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苏羽对于这个做法无可奈何:“如果你不这么虐待我儿子的话,我就告诉你我下礼拜过完元旦就走,机票已经订好了。”

  “OK。”陈好转过身去往房间里走,一边还一扭一扭的展示一下那盘子在她肚子上的平衡能力,“我这是教育我闺女,要能承受压力,以后不要被男人欺负。”

  “儿子。”苏羽摇摇头叹一口气,“我想要个儿子,还要传宗接代呢。”

  陈好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出来:“老封建,闺女多好。生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多好玩。”

  “好玩?生个儿子你不是一样玩。”苏羽用遥控器换了一个频道,“反正我就喜欢儿子。”

  “管你。”陈好懒洋洋的打个哈欠,“我要睡觉了。晚安。”

  ……

  “反正,我就想要个儿子。”坐在床上的苏羽无奈的对孔杰说,“如果这次真生了个闺女,那就是天要我们老苏家无后啊。”

  “大不了去德国生去。”孔杰看着舷窗外的大海摇头,“我就奇怪了,你个二十一世纪新青年,怎么就思想就这么老封建呢?现在生儿子生闺女不都一样么?”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苏羽连连地摇头,“预产期越来越近,我心里面就越不踏实,总想着,要是陈好真生一个女孩儿,我可真没脸见列祖列宗了。”

  别说孔杰没办法,就是结婚三年一直无生养的李昌镐也拿他没办法:“要是放在过去,三年无所出我都能把毛毛休了停妻另娶甚至能纳个妾。可我们不还是恩恩爱爱的么?我跟你说,有个小孩子就是很幸福的事情,不要为了男男女女的事情着急啊。”

  “真的?”苏羽夹了一筷子茄子放在嘴里,含含糊糊地说,“我听说,你妈妈现在也很着急啊,甚至跑到庙里去拜上帝,有这件事情么?而且你不着急传宗接代的事情,是因为你还有个弟弟在,肩膀上的责任没这么大啊。”

  李昌镐脸上一红,摇摇头说:“老太太的想法很传统,我也没有办法。她催了我好几次了,但现在不着急啊,毛毛的事业刚上轨道,要是这么年轻就怀孕了,对于未来的发展也没有什么好处啊。”

  苏羽凑近了看他两眼:“莫非,你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是不是我妹妹有问题?”

  李昌镐连忙摆手:“没有,这话可不能乱说。”

  “那就是你有问题了。”苏羽叹了一口气,“年纪轻轻的就这样,可不好啊。”

  “这……”李昌镐实在是没话说,扒拉两口饭不说话了。

  “回来这件事情我也要跟毛毛谈谈。”苏羽长叹了一口气,“别说我封建,这是全人类都要完成的任务。”说完站起身,向毛毛那边走去。

  具体这兄妹俩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但在第二天李昌镐坐在对局室里准备开始比赛的时候,不管什么时候抬头都能看到苏羽在对着他笑。

  “你到底在笑什么?”李昌镐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棋子,有些恼怒地说。

  “我知道为什么你们俩人一直没有小孩了。”苏羽用手帕小心的掸去棋盘角上的一点灰尘,微微吹一口气说,“也许再过一年,我就真的能当舅舅了。”

  李昌镐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干脆不搭理他,看看裁判长老陈走进对局室,就摆好了自己的棋盒准备开始比赛。

  这盘棋的黑棋是苏羽的,等老陈宣布比赛开始之后,他也没多想,就把棋子拍在了棋盘右上星。

  “咱们,来打个赌怎么样?”古力笑嘻嘻的拍了拍李世石的肩膀,“咱们来猜一猜这盘棋的胜负,就赌明天晚上的晚饭。”

  李世石看了一会儿电视画面上正在沉吟着不知道想什么的李昌镐,低声说:“好。我赌李昌镐赢。”

  古力看看他,大笑了起来:“就这么说定了。”

  “不要吵。”唐莉让两个人安静了下来,“我就想问一件事情,现在比赛已经开始20分钟了,为什么李昌镐还不落子。”

  “也许他需要好好的想想这盘棋应该怎么安排吧。”李世石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这两个人都有这种毛病,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成为石佛和魔术师。

  这句话没准倒是真有道理。很久很久之后,人们才看到了李昌镐终于慢慢的把手伸进了棋盒,捞出来一枚白子拍在左下的星位上。

  “这孙子,终于落子了。”敢喊李昌镐叫孙子的,天底下也只有唐莉这姑娘。古力眼看着还是坐在远处的毛毛眼神不善,立刻转移话题:“这手左下位,就是为了免得苏羽下出对角星把局面从一开始就引入混战的局面。李昌镐这盘棋就是要把棋盘尽量变小,免得中间出问题。”

  “这么寥寥的两手棋,您就能看出来这么多东西,当真是了不起。”李世石也不知道是赞颂还是讽刺,语调很奇怪,让人有些听不太懂。

  古力不以为忤反以为荣,呵呵笑笑看着他说:“多谢夸奖。”李世石一笑:“那么,你猜猜下一手,苏羽会下在哪里呢?”

  古力指了指左上:“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那边的星。”

  结果话音刚落,苏羽就给了他一个嘴巴,直接挂角落在左下星边。“苏羽就是要把局面打乱。”古力脸皮一向厚实,说错了话也毫不在意,“如果我是李昌镐的话,就要先手占据实地,放苏羽出去圈模样,最后再进去洗大空就是了。”李世石微微摇头:“不大现实。上一盘李昌镐刚被苏羽斩了大龙,不大可能现在又来一次。我觉得,李昌镐很可能会和苏羽对争模样,这盘棋里面,我觉得,实地并不重要。”

  “不对。”老曹斟酌了一会儿,低声说,“如果不要实地的话,苏羽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就挂角,后面还原之后应该是李昌镐占三个角位,苏羽占右上左下成双飞燕后白挂右上角,然后苏羽先手点角之后出来在两边分投。不出意外的话,下面的进程就是这个样子。”

  “这才是道理。”李世石看着李昌镐点住左下之后看看古力的脸,笑了起来,“我看,后面的东西也就这样了,我去抽根烟,你们慢慢看。”说完起身拉着王文达就走了出去。

  但出乎老曹意料的是,接下来苏羽却没有成双飞燕,而是直接点角。这让所有人都有些奇怪,尤其是老曹和老聂两个下了几千盘棋的老棋精,不由得都十分好奇:“如果李昌镐爬出来再一夹,那这个子不就孤零零的连跑都没地方跑?”

  偏偏李昌镐还就不相信这个定式的结论,表明态度却在另一边挡,让苏羽顺顺利利的连出来围出一个大角顺带着向外跑,跑马圈地就要收住整个下边的大空。

  “这,有些奇怪了。”李世石心里面觉得实在是难以忍受,但又不敢太过放肆只能拿起个棋子敲棋盘表达不满,“他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放那个角出来,现在苏羽一扳之后上了四线那损失可就大了,到时候就算左边立起来一条长城也弥补不了这里的损失。况且苏羽后面还可以在左上打入抵消厚势,因为靠边靠角李昌镐杀都不好杀。”

  孔杰微微一笑指指棋盘左边的空地说:“实际上,这是李昌镐的一种平衡策略。他需要在后面找一条苏羽弃不得的大块作为平衡,而且这边这么厚了,对于上边的发展也很有好处,他现在倒是并不很担心实地的问题。”

  “不对。”老曹摇摇头说,“苏羽收好了下边之后也是先手,那样到上边去就算活不出很大的一片,活一块还是很简单的,那样的话李昌镐就算收得了两了大角实地上也会很麻烦。”

  接下来的进程,就让这帮人更加看不懂了。抽完烟回来的李世石和王文达看着电脑画面上的棋盘当场就傻了。李世石甚至还转过头去问马晓春:“这个棋,是这两位下的?”

  “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马晓春苦笑着摇摇头在棋盘上摆了两个变化叹一口气,“苏羽眼睁睁看着李昌镐在上边分投却一门心思的经营下边的铁桶阵,李昌镐在上边连下两手之后基本上就算是稳定了,下面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这两个人为什么要这样下呢?李世石想破了头也参详不出这到底是个什么用意,只好归结于他的水平有限。但在怎么水平有限,也不能说他这个两届世界冠军连看都看不懂吧?不过很快他就有了一个心理安慰,那就是所有人都看不明白这里这两位的行为:古力抓着头发郁闷:“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下?”

  “鬼知道。”王文达舒了口气坐在棋盘边上转转手指,“苏羽虽然把下边死死的攥在了手里,但也让李昌镐从左下出来一道占着实地的大模样,再加上上边白棋的那两手连拆,左边这大半盘棋都在李昌镐的威胁之下,苏羽很难打入进去。”

  崔哲翰有些犹豫:“但如果苏羽打入进去,李昌镐也并不好杀啊。比如在这里挂角,李昌镐尖顶之后苏羽长出,接下来因为上边这里黑棋有一手靠,白棋顶多说下扳之后扭断,把苏羽往中间赶,并不算得上什么好棋。”

  “不过借着缠绕攻击的势头,可以把左边和上边补厚。”老曹笑了笑说,“苏羽逃出来也是一条孤龙不足为患。”

  不足为患么……李昌镐看着自己横跨左半盘的大模样,心里面却并不觉得稳当。也许这样的厚势在李世石或者古力他们的眼里已经相当的雄浑,但他知道,这比纸灯笼强不到哪去,他现在就有两三个好法子能洗掉那边之后顺路逃出后围住右边的实地,然后再掏上边的大空。

  想来,这小子也在盘算这个主意吧。李昌镐微微抬起头看了看正呼嗒扇子的苏羽,脑子里面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想法。

  但他的眼睛扫了一遍棋盘之后却又感到有些难办,因为次序上并不好确定,而且他这个东西要在至少20手之后才能具体的出来,而且要想发挥一下,至少就是40手开外。

  20手之后啊!在那之前他需要算计多少东西?李昌镐想不出来,也不想把脑细胞浪费在这种地方。他低下头看着棋盘,想着应该如何下套才能把苏羽圈进来,让他的计划能好好的实施。

  棋盘上的魔术师。李昌镐突然想起了苏羽的这个外号,有些想笑:自己,似乎也要给这戏法大师来表演一下了。

  “啊……”李昌镐突然气沉丹田长长的运了口气吐出来,把站在一边看棋的睦镇硕和周鹤洋等人齐齐吓了一跳,除了苏羽无动于衷依旧看棋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在李昌镐身上。李昌镐也不管他们的反应,起手落子打入右边。

  苏羽看了一会儿之后,似乎觉得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就按照常规的下法肩冲一下。

  “有问题。”常昊第一个感觉就是不对,“这里虽然是大场,但也并不比在左边的拆边大。即便李昌镐想要苏羽打入左边然后缠绕攻击的话,也应该在上边补厚,而不是在这种不疼不痒的地方浪费手数。”

  “也不是啊。”李世石倒不觉得这里会有什么不好,“这边先打一下引征也不是什么坏棋,接下来冲出之后断打反关出来对于中腹的经营也很好啊。棋从断中生么。”

  常昊略略的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指着那里说:“但是,一样的,苏羽也把这两枚白子断在里面,如果这样在这边出逃的话,等于给这黑子留下了引征的方向,李昌镐想要杀起来可就麻烦多了。”

  “两分。”王文达一笑,“现在的局面还是两分,虽然李昌镐卷开了小半面棋盘,但苏羽在下边的实地和在里面的发展潜力也是相当的大。两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小算盘,只是我觉得,李昌镐有后手。”

  “什么意思?”孔杰有些想不通,问。

  “我觉得李昌镐有个后手。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不过他现在应该正在进行战前的布局。”王文达看着电视画面上的两个人,摇了摇头。

  “布局?”朱钧有些看不明白,摆着变化皱眉沉思,“那么,他想要干什么呢?”

  很简单,就是要绞杀在左边将要打入并逃出的大龙。苏羽微微笑了一下,看着李昌镐扭断在中腹成一个十字之后,心里面有些明白这小子想要干什么了:被断在下边的那两枚白子,是他后面打入引路的关键,想要破掉这小子的计划,就必须杀掉那棋筋。

  但下一手长出之后,李昌镐的落子却让他感到有些惊愕:下挂角?这可不是腾挪应该的手段,那里可是真正的大铁桶。先不说在中间卡断的手段,就是飞下破眼李昌镐也是没活路。

  “这里最好的手段,我觉得应该是小飞靠近左下的模样,等苏羽扳之后尖中间打吃黑棋两子筋,然后在左边连扳。”崔哲翰歪着头看着面前的棋盘,感到有些奇怪,“李昌镐到底打算干什么?”

  “不知道。也许要把左上那一大片彻底的封住让苏羽不敢进那边吧。”老聂猜度着李昌镐的心思,手中慢慢的摸捏着棋子,“但是,这样发展下去就是对杀了。”

  苏羽也开始感到一些迷茫了,觉得李昌镐现在的下法有些出人意料了。如果他现在就打入左边的话,就成了两边对杀。如果不打入接下来他下扳一手的话李昌镐断,他打一手之后倒虎向左跑,然后再挂左上角等于多了一个向上逃的方向,这样对李昌镐并没有什么好处。

  不过也要小心李昌镐捞到先手点右下的手段。苏羽既然想不出来李昌镐的目的所在,干脆镇断白二子与下边的联络,打算看看形势再说。

  李昌镐的下一手更让苏羽郁闷,因为白子却又在左下外扳,摆出来一副腾挪的架势。

  “其可怪也欤。”不知道到底在大学里面学到些什么东西的王文达突然冒出来一句谁都听不懂的玩意,顺手点上棵烟,“右下那个白子,他这是打算弃掉了?”

  也不是。苏羽赶过去扳断之后,李昌镐又在右下小飞准备掏角。

  苏羽郁闷了,手里面捻着棋子根本不明白他妹夫打算干什么,亦步亦趋的跟着又不甘心,开始犹豫是不是现在该到上边或者左边去混一混免得被拖着鼻子跑。

  “苏羽现在有些动摇了。”看着面前多出的这枚黑子,老聂摇了摇头,“他这手觑明显是在犹豫应该打入还是应该先吃死下边的那几个东西。”拍了拍棋盘,“接下来,李昌镐的戏法差不多就该上演了。”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围棋棋盘素材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 围棋 冯忠跃[PDF]
  • MultiGo(猫踢狗)v4.4.4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30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9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8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7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6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5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4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3集)[exe]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大赛棋谱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练习棋谱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