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第二百三十四章
作者:小道王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9-8
    第二天,李昌镐起得很早。在他睁开眼,并小心翼翼的推开熟睡的毛毛,坐起身看向电子钟的时候,发现现在竟然是五点。

      透过窗帘看看外面的天,李昌镐知道现在是凌晨:这也太早了一些。想起来昨天晚上刚回来就一头倒下的情景,他挠挠头自嘲的笑了笑。

      但当他在躺下准备谁个回笼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睡不着了。怀里搂着香喷喷的毛毛,他数了一会儿她长长的睫毛之后,就抬起头看着昏暗的天花板。这让他感到很奇怪:睡觉可以说是一个职业棋手的必修课,必需做到该睡就睡想睡就睡的境界才能应付各种比赛。

      但他现在确实睡不着。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让潜意识不让他睡。这让李昌镐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反过来更坚定了他的想法:一定是忘记了什么应该做的事情。

      可是什么事情呢?让自己如此的慌乱竟然连觉都睡不着。李昌镐瞪着眼开始回忆,从昨天早上忙忙碌碌的爬起来出发,一直到晚上比赛结束,又回忆到一头倒在这里开始睡觉。他实在是找不到这个原因能解释他现在心慌的原因。

      他看了看睡的正香的毛毛,悄悄的起身准备去梳洗一番。但刚从床上下来脚刚落地,却大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他反应倒是很快,连忙用手撑在床上保持平衡,但手腕一松,整个人就趴在了床上。

      他瞪大了眼睛紧张的看着毛毛,生怕自己吵醒了她。

      过了一会儿,放下心来的李昌镐才活动一下有些发麻的四肢,爬起来坐在床沿上不明所以得发愣。

      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答案。肚子里面一阵轰鸣震得他四肢发麻浑身颤抖:饿死我了!

      他想叫早饭,却又怕吵到毛毛,于是连滚带爬的一路小跑到卫生间,用那里面的电话叫服务台:“我是李昌镐,住在1209室。麻烦您给我送一碗大米粥送一碗杂烩饭上来,谢谢。”

      服务台那边一阵沉默,接着传过来那女服务生犹豫的声音:“请问,杂烩饭,是什么?”

      李昌镐想了想耐心的解释:“用青椒、西红柿、肉、鸡蛋—鸡蛋我要一面煎的荷包蛋,还有卷心菜、生菜、黄瓜、地瓜,放在一起用辣酱大酱和酱油抄熟盖在米饭上就可以了。多长时间可以送上来?”

      那边又是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15分钟左右就可以送到,请您稍等,我们会送到房间去。”

      “送到门口就可以了,我会在门口等。告诉那个送饭的,如果他没看见我就敢敲门吵醒我老婆,我杀他全家!”

      放下电话,李昌镐拖着无力的身子洗漱了一下,就挨到门口悄悄开门出去,穿着睡袍坐在走廊的地毯上静静的发呆。

      而毛毛醒来的时候,李昌镐已经不在这里了。看看表,她才发现现在已经八点半,忙不迭的洗漱化妆一番之后,她终于在10点之前到了研究室,推门进去的第一句话就是:“现在局势如何?”

      古力看了她一眼,笑了起来:“你是问你丈夫李昌镐呢,还是你哥哥苏羽?”

      毛毛白了他一眼,坐在张璇的身边说:“自然是两个都问。现在局面如何?”

      “苏羽有些不妙了。”李世石回答了她的问题,脸色凝重,“刚才李昌镐在右边的反点不仅堵死了白棋的眼位,还顺便封上了右边的大门。苏羽不能在逃出之后切进去,这样的话再被洗一洗中空,他的目数会很危险。”

      毛毛连忙拿过来最近几手的纪录,细细的看了起来。

      “那手反点是本盘到现在的绝妙手。昨天的时候还以为李昌镐是行险的冲击右边模样,没想到原来他竟然早已看到了这里。”今天的解说员换成了王文达。虽然他的手还有些不灵活,但打字已经没问题了。

      但实际上李昌镐今天早上吃饱饭早早来到对局室看到昨天的形势时候,脸都吓白了:这盘棋,操蛋了。

      他不知道苏羽对这种局面的看法是什么,反正在他看来整个右边被他自己搅得一塌糊涂,这手挖断不光对于联络中央的帮助不大,还帮着苏羽顺势围空,还留下很好的味道随时可以单骑突进。

      怎么办呢。李昌镐用力的绞着双手一个人对着棋盘苦思冥想,一直到苏羽进来之后才抬起头打个招呼。

      苏羽倒是没想到他在想棋,笑着对他说:“大妹夫,昨天晚上睡得可好?听李英镐说,你的呼噜打得很响啊。”

      李昌镐猝不及防罕见的闹了个满脸通红:“别听那小子胡扯,我睡觉不怎么打呼噜。”

      苏羽嘿嘿的笑了起来:“是么?不过昨天晚上我和孔杰去看过你,可是亲耳所闻,那呼噜打的……我真担心如果我妹妹怀孕了,你这么打呼噜会不会影响我外甥的健康成长。”

      李昌镐歪歪嘴,也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话能反驳,干脆装哑巴低下头继续看棋。

      而当他从裁判长手里接过记录纸看到自己的封盘手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头:看来,昨天下午虽然浑浑噩噩的,却也没有白干,至少还留下了一条路。

      这个灵感带给了李昌镐无穷的后续,他终于找到了地方能发挥他的想象力,开始从头到尾的推算起来。

      不出他所料的,苏羽为了保证后面可以突入进右边的白地,所以并没有直接打吃,而是拐下后内扳做足味道。

      李昌镐低低的笑了起来:这盘棋有意思,要是下面你接着不进来而是外逃的话,看我怎么治这块棋。

      苏羽并不认为这个时候就打入进去会有多大的好处,毕竟自己的身子背后还有那么几个子没有处置妥当,所以自然而然地按照昨天想好的方向继续外逃顺便捞取大模样围中空。一切都是这么自然而然,虽然研究室觉得李昌镐竟然如此的一退再退有些奇怪,但也并不觉得苏羽的手段有什么不应该。

      这种事情,也许只有神才知道。

      南斗就看了出来。躺在大沙发上看着电视上苏羽连续三手飞稳稳当当的收紧了大模样,他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老家伙,想说话就说。”陈好对于这个混吃混和的老骗子一向没有好感,但碍在苏羽的面子上又不能把他轰出去,所以一直这么不冷不淡的,就盼着他能自觉的从她家go away。但南斗在天上什么东西没见过,当年为了能下一盘棋抱着寿星的大腿被老锛儿头从蓬莱一路拖到了南天门,自然不会在乎这小丫头的冷言冷语,笑了一笑,说:“别看苏羽现在气焰嚣张,但李昌镐有个后手反点,只要这手一出,虽说不上全盘崩溃,却也能让苏羽回到绝对下风的位置上。”

      陈好并不相信这老东西。要不是他怀里那个神神秘秘的小瓷瓶里面据说放了能救苏羽命的仙丹灵药,她都不屑于跟他说话。不过看一看棋盘上的形势,再看一看苏羽慢慢被引开的重兵,她虽然不能完全算出来那手点的威力,却也能想象得出来苏羽看到这一手时候脸上惊愕的表情。

      20分钟之后,她脑子里面的东西就变成了电视画面上现实的东西。

      “这一手对于中腹的死活并没有非常大的帮助,而且李昌镐也没得到多少实地。虽然苏羽的模样得到了相当得加强,但这个点的威力在于封死了苏羽进入右边的路。苏羽在没有绝对把握能拿下中间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允许李昌镐如此轻而易举的定型实地的。现在中间黑棋虽然变得更加单薄,却也因为苏羽的外逃和这个点而带来了一个绝对先手。这个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南斗随手在棋盘上摆下种种变化,另一只手拿着一个菠萝唏呼唏呼的连吃带嚼,时不时嘴里的汁水就流了出来。

      陈好十分佩服南斗的棋力,但是十分瞧不起这老家伙的吃相。上次他哭着闹着要去吃全聚德,于是陈好带他去,结果他一个人吃了一只半鸭子,还是蹲在椅子上吧叽吧叽的嚼。这让陈好十分庆幸苏羽只和他学了三年棋没来得及把这些坏毛病都染上就去了南京。

      “那么,对于这手点,苏羽应该怎么应对才好呢?”陈好小心的捧着自己肚子坐在棋盘边上,看着这个变化沉思。

      南斗想了一会儿,看着屏幕上苏羽沉思的脸,低声说:“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不顾背后的死活强进去,然后把整个右边卷到中腹的作战里面来。不过苏羽这孩子从小就胆小,他看不清算不明的东西,未必敢去干。尤其是现在他在别的地方并不是没有一争之力,所以……”

      “所以,苏羽如果不放开胆子把整个右边都卷进来强杀,这盘棋就很难赢了。”老曹微微叹一口气,低声说。

      苏妙业七没有这帮人这么高瞻远瞩,对他们想要卷下整个右边的想法颇有不解:“右边黑棋里面都是实实在在的地,想要做出眼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怎么卷进来?”

      “实际上,之所以李昌镐昨天下午想这个问题想了两个多小时,就是因为这个眼位的不确定性。”孔杰的这番话倒是有些抬举了李昌镐,要是他知道这小子一个下午都是半梦半醒今天早上起来才临时想到那个点的妙手,那很可能和苏羽一样要血溅三尺棋盘了。他随手摆开一个变化之后详细的解说:“实际上,这相当于一道经典死活题,但是在棋局结束之前,谁也不知道能不能真的杀死。我们所认为比较好的做法就是白棋放开刚才卡住的断点后扑眼,让李昌镐中间的孤子和右边联络,接下来就在这里刺两断!”说着重重的把棋子拍落在棋盘上,引得老聂一阵不满。

      孔杰视而不见,继续说:“李昌镐这里的这个断点是布局时候留下来的毛病,被这手刺之后就体现了出来,李昌镐必须补一手。如果黑棋补在这里,那么苏羽就可以断这里打吃,麻烦不小,所以李昌镐无奈之下只能在这里粘—不粘的话,苏羽冲断之后立下李昌镐的眼位就立刻少了一个。接下来的变化十分复杂,我只能给你说几个比较简单的,也是很有可能出现的一种,就是李昌镐在这里倒虎做出眼位,让苏羽吃掉这里这两个子之后和中间联络上,接着和右下的白模样进行对杀。而这里因为苏羽有一个宽气劫的手段,所以李昌镐这一大片就很可能因为这两个子气紧导致整个右边单眼被杀。但是这种情况下到底谁能杀了谁,我们暂时还没有算出来。里面的手段很多,次序极为复杂,两个人不管谁下错一步都有可能导致失败。当然,这里面李昌镐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在这里扳之后,把白下边模样和黑棋的左下一起卷进来。那样子的话,对局没有个一两百手不可能结束,那样子真的就变成了听天由命。”

      听着孔杰的苦笑声,毛毛在脑子里面不断的推衍着他所说的东西,越算头越疼胸口越闷,最后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摇了摇头。

      “这些东西,我们也都是算不出来的。”老聂捻着一枚棋子慢慢的说,“只能说,如果两个人都杀红眼的话,很可能会把整盘棋都卷进来。还记得上次苏羽和某人大龙对杀,五十对四十一么?这盘棋要是按这个方向发展下去,就和那盘差不多了。不过这次如果真的杀起来,苏羽要有利的多。他外面这白茫茫的一大片可不是说着玩的。”

      但李昌镐也要跟我杀才行啊。苏羽郁闷的拍拍脸,端起水杯一饮而尽。南斗和老聂的想法他并不是没想到,但是他实在是觉得那样子做下去实在是风险太大,而且关于比赛又没有买保险一说。再看看外面雄厚的大模样,苏羽心里面总是觉得如果这么放过去的话,后面并不是没有胜利的机会。

      诱惑啊。苏羽坐直了身体舒缓一下劳累的腰,把换条腿继续架着二郎腿,俯下身子看着棋盘。

      但是这个机会稍纵即逝,只要在棋盘上犹豫一下让李昌镐彻底稳定了右边,恐怕后面的目数会不够。苏羽心里十分矛盾,既渴望可以一战定江山,又希望能稳稳妥妥的结束比赛。

      实在不行,就搏一下。苏羽开始计算上边的气,如果估计出目数不足就立刻准备对杀。

      一直到中午休息的时候,苏羽还在长考。

      这种等待的焦虑,让李昌镐也产生了一丝不耐。

      外面研究室里的人们,却完全感觉不到焦躁。他们一遍一遍的清点着在各种可能情况下双方的气眼和目数,生怕有任何地方不对。

      一切谜底都在下午开赛后15分钟揭晓,苏羽似乎感应到了外面的观点,弃掉了卡位的那枚白子,转而先手进入右边,放出胜负手。

      “开杀了。真他妈的不容易。整整六盘棋,也只有一盘算得上是杀大龙结束战斗。”看到苏羽的这个动作,李世石和古力两个人就像抽足了大烟,立马精神奕奕的坐在电视下面,开始激烈争论。

      李昌镐却怅怅的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怕什么来什么,这下子外面的绝对先手也弥补不了这里面的巨大损失—最要命的是,现在他还没算清楚那里面到底是死是活,左右两难着:一怕是死自己纠缠太深最后连个外逃的机会都没有;二怕如果是活的而自己却弃掉了三个子放苏羽右边活出一片来,虽然靠着那个点能把右下下边和右边割裂开,但自己的外逃却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白围黑,黑围白,最后只能看谁运气好先一步杀死对方。

      这可不是李昌镐的风格。

      死死的掐着自己的鼻子,李昌镐看了许久想出了十几个做活的法子最后却又被自己推翻,看了一眼自己还有两个多小时之后,他最终放弃了这个**头,又叹口气留下一个眼位转身外逃。

      剩下的,就是碰撞了。

      “这里应该直接跳,这样冲击之后李昌镐不得不退,接着在这里挂出来让黑棋这两个子连不到一起分而治之最好。”“不对,直接跳之后如果李昌镐在这里刺,粘住之后他就可以在这里顺势整形。”“不好,我看应该跨出来,李昌镐如果不想被割掉这个棋筋就要求联络……”“不行,这个棋筋苏羽吃不掉,我觉得这里小飞是很好的手段……”

      “闭嘴,苏羽落子了。”

      一阵寂静之后。

      “李昌镐应该扳过去,留下上两路觑那一手后面是很大的借用……”仿佛菜市场一样,整个研究室吵翻了天,一群人各有各的意见各有各的想法,而且都觉得按照自己的想法下去对局一定会按照他们所设想的方向一路走向胜利。

      但是电视上的两个人每一手棋落下,就会带来一片寂静之声。每次都是只有少数人能看到苏李两个人所用到的手段,不过其他没看到的在看过之后也都在表示心悦诚服一番之后继续投入到争论中。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两个人的精确计算和长远的战略眼光,的确是很多人比不了的。当崔哲翰就像在玩轮盘赌一样连猜了七八次却没有一次命中,但在仔细的分析之后又发现这两位的手段比他所设想的那些东西强上百倍之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慢慢的,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更多的人只是静静的仰望着头上的棋盘,听着常昊孔杰王文达寥寥几个人继续做着全面分析。

      “现在李昌镐的确豁出去了,不惜把上边的最后一支预备队也投进来做全盘对杀,我很佩服他的勇气和对局面的敏感。”常昊脸色红润,看得出来内心中已经十分兴奋,“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对抗左边白棋的模样的进逼。不过相应的,虽然苏羽经过一番酷烈的洗劫之后把上边基本上拆得七零八落,但那一大块却被出头的黑棋和中央分隔开,而且还让李昌镐做出了一个眼位。如果这两片能联系到一起的话,那么苏羽就要面对大半盘棋被提至一空的尴尬;不过如果李昌镐连接不上,那么就是29子被杀并全盘崩溃。”

      233 连环计

      也许,可以成功吧。李昌镐抹抹脸把汗水揩到手上,然后用沙发的扶手又擦擦手。这个动作让站在他身边的周鹤洋觉得有些不雅,但也没说什么,还是安安静静的看棋。

      这个时候可不能打断思路。周鹤洋用手笼一下长得有些长的头发免得挡住眼睛,看着一片混乱的形势,继续着刚才的计算。

      按照他现在的判断来讲,李昌镐是有优势的,因为在他看来,苏羽的那个宽气劫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整个棋盘上遍地都是劫材,中间的每一手棋都是双方不能不应的手段,所以如果苏羽敢开劫就应该打下去,李昌镐并不一定会输。

      孔杰也是这么个**头:“现在的劫材算不清,但大致的点一下李昌镐这方面也并不吃亏,所以开劫的话也可以一战。不过这个劫的牵扯比刚才又广了很多,在上边被牵扯进来之后,这个劫就成了阻断两条大龙汇合的桥头堡,是绝对不能有闪失的。”

      中国人这边倒是都认为李昌镐的形势更好一些,但这同样的一盘棋到了另一边的韩国人眼里,就成了苏羽的好棋。徐奉洙就坚决认为,苏羽拿下这盘只是时间问题:“先不说白棋已经合围了从上到下这一大片,对杀起来气要比黑棋中间那些孤魂野鬼长的多,而且打起劫来,苏羽也是宽气,再加上这些乱七八糟的劫材,打输了才见鬼了。”

      结果就是造成了网上的言论混乱。中国人这边看到的都是孔杰和王文达的悲观论调,再看看棋盘越看越觉得有道理,于是也都判定这盘棋苏羽要输,于是纷纷准备离开观战室去发帖子表达心中郁闷,但有几个懂朝鲜语的人看了崔哲翰的解说之后,却又发布消息说苏羽的形势是一片大好,韩国人那边已经做好下一盘死守阵地的准备。

      韩国的观战室那边也是如此,于是网上一片大哗,要求解说员们给出一个解释,为什么两边对于同一盘棋的解说竟然有如此出入!

      王文达看到这个反应的确有些措手不及,但转过头却看到李世石和崔哲翰两个人不知所往,只好先安慰一下说这是中国棋院代表团方面的意见,然后把这烫手山芋交给不明所以的常昊之后就出去找人,最后把那两位堵在厕所里问究竟:“咱们能不能统一口径?现在网上已经有人开始骂老子是汉奸了。”

      刚抽了根烟的李世石不明所以,看看他说:“什么叫统一口径?”

      “我们这边说苏羽危险,你们在那边就说李昌镐形势不妙,这不是互相拆台么?”王文达虽然满肚子怨气,却也不敢乱发,“咱们两边能不能商量好了结果,然后统一的发出去?”

      崔哲翰摇摇头说:“不行。你们的研究意见我们不赞同,作为研究棋手,我有必要把我们所想到的东西清楚公正的展示给棋迷们看。”

      一直生活在言论管制下的王文达有些愕然,不过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说:“那你们能不能多分析一下局面,不要轻易的给这盘棋下定论?”

      这个倒是可以考虑。双方各让一步的情况下,李世石和崔哲翰答应不再对结果进行探讨,而王文达也不再宣扬苏羽大败的言论。

      回到对局室,李世石就看到李昌镐正在落子在下边冲击白棋断点,连忙坐回自己的座位开始研究。

      苏羽微微抬头在上边扫了一眼,再一次算了一遍气和眼位,歪着头想着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苏羽不好下。”老聂看了一会儿,手里变出来两个铁球一边把玩一边摆棋,“不过既然已经这样子了,现在不如就开劫,趁着现在形势还混乱能捞多少便宜就捞多少,趁早治死那条大龙是正事。”

      “但是,这里面好像有个问题。”马晓春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说,“我总觉得,苏羽现在不会开劫,而是要借着这个劫的威力,做一些事情。”他指着棋盘一处低声说,“如果他要劫杀中腹的话,那就不会在这里曲而是应该跷,免得李昌镐平白多出来两个劫材。”

      这么说起来,刚才并没有深思于此的人们都看了过来,心中同样的感到奇怪。孔杰微微点着头说:“这手的确奇怪。按道理来讲,苏羽无论如何也应该跷之后把上边的那两个先手走出来,虽然李昌镐的反应略显的软而没有靠出来上面还有很强烈的味道,但如果是我还是要下那先手。”

      “不对,这里面有阴谋。”古力一直是个苏羽阴谋论者,这次也不例外,“苏羽的这个曲,可能是为了在这里的连续攻击作准备。”他指着一处,“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他要动手,所以如果按照最得利的地方看,这手就是对在这里困杀这几枚棋筋最有好处。”

      最得利的地方?不过古力说的没错,人们低下头看着那几枚卡在白棋喉咙里的黑棋筋,再算一下前面苏羽那手曲的方向,两相联系一下,都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

      “不过,行得通么?”老聂把铁球放在桌子上,歪着头看着棋盘上孔杰摆的那个变化,“李昌镐就算是要把那几枚筋连出来,也不会直接尖。拆跳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李昌镐不得不尖呢?”李世石的笑容有些奇怪,不知道是哭是笑,“苏羽这是一套连环计,把大家都骗了。可能唯一没有上当的,也只有坐在他对面的李昌镐了。实际上,李昌镐之所以没有靠出来,就是为了留下口子能控制一下那个劫的影响范围。上边虽然苏羽白棋的味道很好,但如果黑棋靠住让苏羽封了上边断点,虽然后面能少死几个子,但整个中间却也没有了后路。现在既然看出来了苏羽要动他分断的棋筋,自然就要多留两条后路,免得战事不利连个退身步都没有。”

      孔杰沉吟了一会儿,突然低声说:“但那个劫,还是在左右着他的想法。不然的话,他决不会显得这么犹豫。”

      李昌镐不能不犹豫。苏羽的那个劫把半个棋盘都拖进了火药桶,如果不是他现在勉强的维持着局面的均衡同时压制住两边白棋咄咄逼人的态势,很可能现在黑棋就已经崩溃了。

      无奈啊。他揉着自己的鼻子想着:苏羽接下来的手段他完全看得出来,无非就是扳跨断打,接着跳一下切断那几个子和中间那堆挂落的联系,最后收紧气一个不剩的吃入肚中。那个时候苏羽就可以打着饱嗝的宣布从上到下的31枚黑子光荣战死的消息。

      决不能让苏羽如此得意洋洋!李昌镐的目光放在两片白子的中间,那里他的棋筋正在水深火热中苦苦挣扎。

      必须要挣到一个机会能让他先手从里面跳出来,这是整个对局的关键。李昌镐盘算了一会儿,做出一个让所有人吃惊的决定:他先开劫。

      一手弯之后,李昌镐就断打阻渡的白子开劫,这让苏羽很是吃了一惊。抬起头看看眼睛里面冒着凶光的李昌镐,突然从心底里冒寒气:这小子疯了。

      深吸一口气感到有些口渴的苏羽站起来倒杯水,然后站赵汉乘的身边似乎这对局与己无关一样的一边喝水一边从高处看着棋盘形势。

      “您干什么呢?”一直低头看棋研究局面的赵汉乘并不知道身边这个呼噜呼噜喝水的人就是去喝水的苏羽,正感到心烦的时候一扭头却看到名人正扒着头从他肩膀上看棋盘,吓得他险些跳出去,“您在这干什么?”

      声音大了些,除了李昌镐还低着头之外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苏羽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端着杯自顾自的看着棋盘低声说:“不要吵,这里的角度比较好,我就是看两眼,一会儿就回去。”

      这又是什么规矩?对局的棋手挤在观战的人群里面看自己的棋,这也行?赵汉乘哭笑不得的看着坐在一边看棋谱的裁判长。但徐奉洙无动于衷,理也不理这边的骚动。

      过了一会儿,苏羽舒了口气之后才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放下茶杯拿出棋子拍落在棋盘上。

      “这小子是不是每次不搞出点动静来他心里就不舒服?”老聂摇着头叹气,“我从小就教育他围棋是要讲规矩的,棋子不能乱拍,下棋的时候要专心,这小子把我的话都听到哪去了!”

      马晓春看他一眼:“苏羽拍棋子的毛病都多少年了也没见你把他改过来,再说当年他来北京的时候你不也都知道么?”

      老聂一拍桌子痛心疾首:“是啊,这么多年我也没把他这个毛病改过来,我聂氏一门愧对祖宗啊。”

      “现在你又聂氏一门了。”马晓春扁扁嘴看着棋盘玩老聂的那两个铁球,“不过,你这个徒弟很给你挣面子了,现在看来比分马上就要变成4:2了。”

      老聂一扭头看过来:“什么意思?”

      李昌镐这次是真的无奈了:苏羽这手双虎应劫不仅挡住了他下面已经算计好的尖封手段,还逼着他下一手应劫只能从下面挡不能回去补棋筋的弱点—不然苏羽捅出去就吃死了下边的一枚子,成了有眼杀无眼,中腹黑棋立刻崩溃。

      “一手双攻啊。”崔哲翰摇了摇头,收拾一下他在棋盘上摆的变化,“不对,不仅仅是双攻,这里面更带着补强右下的效果,李昌镐立刻少了三个大劫材,这个劫更无胜算。这对于李昌镐心理上的打击,应该比棋盘上的更严重吧。”

      李昌镐闭上了眼睛靠在沙发背上,似乎在想什么,似乎又在休息。

      苏羽这时候却摆出来一张苦瓜脸,愁眉紧锁的看着那个劫,好像现在落下风的不是李昌镐,而是他。

      “黑棋倒也不是没有了反击之力,至少下边的冲出还是很完美的劫争手段。”古力慢慢地说,“贴紧了白棋四子的气,顺便整形也是不错的。不过,”他的一个转折让韩国人提起了心,“下边苏羽这里的搭,他无可应。再接下来白棋这里滚打之后这几枚黑子就被打成了铁饼,最后白棋这里弃子送吃之后就成了倒脱靴形,于是无论如何这两枚子都成了白的囊中物。有了这个眼位之后如果李昌镐还想外逃的话,就只能在这里尖。但是尖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这就是苏羽的连环计。”

      “没法子改了?”崔哲翰愣愣的看着古力手上摆出的变化,有些难以置信。

      古力摇头:“改不了了,自从李昌镐决定先开劫的时候,这盘棋就已经结束了。”

      “什么意思?”老曹感到很奇怪,“难道说,他先开劫并不是最好的手段么?当时分析的时候,和现在相差得很大啊。”

      “因为当时谁也没看到这手双虎。”常昊淡淡的笑了起来,“这对于分析出苏羽这套连环计的手段,缺少这个关键的方向是很难想出来的。现在既然有了这么一个指路的,所以后面的东西就比较容易看到了。”

      “那如果李昌镐没有先开劫,那会怎么样?”崔哲翰心里面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不死心的问了出来,“这里,能不能避免开?”

      古力看了他一会儿,低声说:“如果是你,面对这种局面,能继续忍下去么?不开劫的话就是等着苏羽的软刀子慢慢的把外面削干净,而开劫还有希望一争,你会怎么选?”

      很久,崔哲翰看着依旧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的李昌镐,叹了口气:“那么,现在他应该怎么办呢?”

      “找个台阶认输,是最好的了。”王文达伸了个懒腰看着电脑屏幕,晃晃头说,“反正这盘棋,李昌镐基本上已经没希望了。”

      所以,那就认输吧。李昌镐勉强睁开眼睛看着面前他所不愿面对的局面,轻轻地叹着气:

      全都碎了。

      当他看到那手双虎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自己这盘棋的命运。他刚才同样看到了苏羽后面的连环计,但是和外面研究室一样,在缺少一个明确的方向的时候,他并不相信苏羽能做到这一套,所以才会选择率先开劫。

      但那手双虎,就是决定一切的全盘胜负所在。

      败了。

      他抬起头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玩命喝水的苏羽,低声笑了一下:“你是怎么想出来这个地方的?”

      苏羽看看他,放下水杯笑着说:“因为,我断定你会为了扳回局面而先开劫,所以就开始考虑后面要怎么应劫的手段。至于其他的,都是前面想好的,只要找到这么一手棋,能把前后穿起来就可以了。”

      李昌镐静静地听着,站在他们周围的棋手们也都在听着,却都忽视了另外一个问题。

      苏羽指着那个棋筋,微微一笑继续说:“这个东西,是我从最一开始的时候就打算除掉的。但是下边的形势又让我有些投鼠忌器,所以一直不敢动手。一直到后面这个劫把你的注意力牵扯过去之后,我才敢向下试探。”他拿起一枚黑子和两枚白子放到一边,摆出一个变化说,“我最担心的,是这里的断点。因为无论如何我中腹的这些东西做不活,所以就尽量找机会看能不能吃掉你的一个子做个活眼出来,后面对杀的时候会很有用。但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东西,就是下边这里的劫材。”他把一个子摆到一边顺手从棋盒里面拿出了几个白子准备放上去,但李昌镐似乎明白了他的想法,已经把手边的那几枚白子放到了棋盘上,摆在一处。

      “就是这里。这是一个连环套。”苏羽点了点头,“这里的黑子虽然是活的,而且并不好吃掉,但如果我下在了这里,那么就算你跑了,我也能封住你这里尖的手段,而且后面的后手让你又不能回身去照顾那几个棋筋。这对于我来讲实际上是个意外惊喜,一开始也没想到对于后面会有什么好处,当时还只是想着如何打完这个劫。但随着你开劫,我就彻底的相通了:搭过之后,你无可应。这让我看到了现在的结果。不过你开劫之后我的确很紧张,玩命的算计着劫材生怕什么地方出现错误让你捞到便宜。”说完打开扇子轻轻地摇动两下,不知道是祛汗还是什么。

      李昌镐长长的叹了口气,低声问:“那么,你为什么断定我会先开劫呢?如果我继续忍下去,你的打算岂不落空了?”

      “不,你一定会开劫。”苏羽耸耸肩看着他,“正像你了解我那样,我也一样的了解你。如果我面对这种情况,早就忍不住和对手决一生死了,而你尽管在忍耐力上比我要强很多,但也没到了能真正八风不动的地步。当你发现局面越来越失去控制的时候,你就要……不能算是革命,但至少也是改良。你必定会开劫,我很相信你。”

      被人这样子相信,李昌镐也不知道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无奈的摇头把棋子稍稍收拾一下,准备开始复盘。

      但研究室里面,这个时候却全都已经愣住了。看着两个人自顾自的和周鹤洋赵汉乘他们商量着前面的各种手段,孔杰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李昌镐,已经认输了?”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围棋棋盘素材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 围棋 冯忠跃[PDF]
  • MultiGo(猫踢狗)v4.4.4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30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9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8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7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6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5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4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3集)[exe]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大赛棋谱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练习棋谱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