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张栩的支撑
作者:小道王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9-8
    205 张栩:先相先?

    苏羽稳稳的坐在棋盘边,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着刚回来的张栩,颇有一些早已看穿你心肝脾肺肾你最好早早的洗好脖子等刀的意味。有些别扭的张栩转了转脖子把这种感觉驱逐出去,笑起来问他:“听说你在名人战最后一盘的对局室里面喊‘我会回来’,是有这么回事么?”

    苏羽拿出一块手帕擦擦手指点头说:“是有这么回事。不过也就是当时说说,后来后悔了。这不是给我自己找病么。”

    张栩大笑起来,摇头说:“不过也好,你多给他们一些压力让他们多进步一下也好。春兰杯可又是李昌镐拿了冠军。”

    苏羽不以为然地说:“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证明没有我参加的比赛不管谁拿了冠军也是个没成色的铁帽子,早晚要摘下来。”

    张栩看他一眼没有再说话,伸手拈起棋子拍落在棋盘上。

    研究室里一片忙忙碌碌,刚大吃了一顿回来的棋手们纷纷找到自己的座位开始研究,桌椅磕碰的声音,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响成一片。但是混乱之后屋子里面却安静下来,极宁静甚至能听到酒店外潮起潮落声。

    许久,常昊很艰难的说:“张栩想要干什么?跟苏羽玩苏羽流么?但是下在那里太勉强了,只要让白棋攻击一手就是死,而且还把外面的主动让了出去。”

    莫非他有什么别的想法?几个人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个所以然。

    苏羽同样被张栩的这手棋吓了一跳,左看右看脸上冒汗很快就已经算出了几十种变化却怎么也想不透张栩的想法。

    周鹤洋有些郁闷的说:“把棋下在这里,要不然就是有预谋,要不然就是神经病。”

    “什么?”古力他们没听清楚他的话,都转过头来问。

    “要不然就是有预谋,要不然就是神经病。”周鹤洋低声又重复了一遍。他可不想让日本人听见。

    “对了!”王文达一拍大腿,“张栩是下的昏招!并不是有什么别的东西,他可能是误算在这里有一个缓气劫,所以下在这里,但是在这里转换之后却成了空镜子。他这是误算。”

    但是苏羽却不认为这是误算,于是就小心翼翼的在外面绕圈子想看看张栩到底想要干什么,却也一直没有动手攻击。而张栩在那一手之后就开始后悔了,虽然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可心里面却是一连声叫苦,生怕苏羽借势进攻那么中腹的大场就算是姓了苏了,再也没他半点油水。

    至于现在苏羽在别的地方打打游击搅搅事情,在他眼里很明显就是苏羽流的下法:做好一切准备就等着攻击那一下子获取最大利润了……

    两个人的脸上都是惊疑不定的神色看着棋盘,不断地猜度着对方的心态。王文达长叹了一口气说:“实际上两个人都是害怕对手给自己下什么套,所以麻秆打狼两头害怕,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一个终局啊。”

    第一天的比赛就这样草草地结束了,没有战斗,没有混乱,没有张栩拿手的疯狂进攻也没有苏羽流的出现,没有多少精彩的镜头,只留下了半盘混沌而让人看不懂的局面。

    “明天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再看吧。”老聂和李昌镐碰了一杯之后半自语的说,“怎么苏羽这小子就是看不出来那手棋是误算呢?”

    李昌镐找了找词说:“毕竟张栩的实力和水平在那里摆着,苏羽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全军覆没,自然会小心一点,估计他是想不到张栩这手棋的意思所以不敢动,今天晚上想一个晚上应该就能想到了。”

    苏羽的确想到了,但是当他回到棋盘边的时候却又开始有些犹豫了:张栩这里,到底有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是不是一个圈套呢?

    他又开始苦思瞑想起来,让外面看棋的棋手们有些不耐烦起来:“不就是打一手么,打了又不会出问题,先试试也行啊。”

    但是苏羽却下不了决心去尝试一下,以前他可没少给人下这种套,而且张栩的上几盘棋……想起来苏羽心里面就后怕,于是仔仔细细的看着棋盘生怕落下些什么没有看到的东西让张栩钻了空子。

    时间就是在思考的棋盘边过去的,当时针指在10上而分针指在20上的时候,苏羽终于贴过去进攻了。

    张栩想也不想,直接投子认负了。

    就这么简单?苏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棋盘上扔过来的几枚棋子,又抬起头看看黯然的张栩的脸,十分的迷惑。

    “干什么?我认输还不行?”张栩叹了口气说,“算你狠,竟然可以忍到这个时候。”

    忍?这话从何说起?不是很明白的苏羽看看他觉得不像是在说反话,哼哼唧唧的就应了下来,回头再去找老聂王文达孔杰他们问一问就可以了。

    而每个人在回答他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是用同一句话当回应:“你真的……没看出来?”

    我没看出来又怎么样?不就是一个超级低级的误算么,圣人还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了,一手棋没看出来算什么。苏羽郁闷的回到酒店之后连衣服也没脱就一头倒在床上睡了过去:反正我就笨蛋了,有本事赢了我这个笨蛋再说。

    不知道是不是苏羽被这帮人的表情激怒了,反正后两盘棋发挥的异常之出色,棋盘之上第一局斩杀一条十九子大龙第二局苏羽流216手冲破张栩左右大空洗的到最后盘面上黑棋只剩下可怜的十五目。

    张栩更加郁闷了,一个人趴在李昌镐的怀里失声痛哭:“我要是再输就要被让了,我可不能丢这个脸啊。”

    李昌镐也只能安慰他:“你未必下一场就一定会输,再说就算输了又能怎么样?我跟苏羽在各种比赛的各种决赛里面下过十几盘棋,我不也输么?输棋不算什么,只要你跟他拼到底,我不信你还真就赢不了他了。”

    张栩眼泪汪汪的看看李昌镐,大叫一声扑倒在地哭喊起来:“我是真没有信心啊,这两个月我都是怎么过来的?!你们谁都不知道啊,我在房间里面一关就是一个多月,但是出来之后继续输,再回去再出来还是输,如果下一盘棋又输了我就被苏羽让了。这种奇耻大辱我怎么咽得下去这口气!”

    李昌镐挠挠头也没办法,蹲在他面前继续安慰说:“下一盘棋还没下了你就失去信心了,这怎么行?我跟你说,你知道苏羽第一个世界冠军是从谁的手里面拿走的吧?”

    张栩点点头哑着嗓子说:“你。”

    李昌镐说:“那么你知不知道苏羽现在六个世界冠军,有几个是从我身上踩过去拿到的?”

    张栩想了想,摇头表示不知道,李昌镐拉着他起来说:“除了那个富士通杯我没有参加之外,几乎所有的冠军都是在我眼前拿的。你说是你郁闷还是该我郁闷?所以说,不要太着急,慢慢来,总有一天你会超过他。”

    “那就是说,我现在肯定赢不了他了?”李昌镐完全不能理解现在张栩的思维敏感度,只好换个方向说:“我并不是说你赢不了他,问题在于你一开始不是一胜一平么?”

    张栩继续呜呜咽咽的说:“他当时不是身体不好么。”

    李昌镐很无奈的说:“可是咳嗽并不影响下棋是不是?苏羽就算身体好了,你也能赢。跟我**啊,跟我**:苏羽不行了,我张栩才是最好的。**。”

    张栩跟着**了两遍,然后眨么着眼睛看李昌镐。李昌镐说:“你别问,晚上回去之后睡觉之前,**100遍,然后睡觉。听我的,没错。”

    将信将疑的张栩擦擦脸回家之后躺在床上****有词。这东西比数山羊管用,没过多长时间张栩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一样的时间,在苏羽的家里,躺在床上的苏羽也在低声的对已经睡死了的陈好说着些什么:“我苏羽天下第一无人能敌……”

    第六盘比赛是在云南苍山半山亭进行的,当苏羽穿着一身淡蓝色西装走上亭中的时候,却看到张栩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但让他吃惊的是,在他身上有一种隐隐的杀气弥漫出来,随着微风和云气缓缓地飘散着笼罩在棋盘上。

    今天的天气不错。苏羽坐好之后暗暗的想着:有云彩,有微风,不过冒出来一份杀气就显得有些不大搭调了。

    围棋讲究的,并不仅仅是技艺,还有对自然的学习。苏羽今天穿了一身淡蓝就是为了表达对于这湛蓝天空的敬意。但是看到张栩一身灰黑色格格不入的打扮和在这恬静的自然中却显现出极为强烈的杀意,不由得他不叹气。

    围棋不仅是艺,还是道。

    过多的杀气对于追求棋艺的境界没有什么好处。苏羽这番话都是听秀行先生和吴大师说的,每次把棋谱寄给秀行先生回信的时候先生都会说一些话,一些让苏羽觉得茅塞顿开的话。

    张栩太注重于胜负了,所以才会如此杀气腾腾,但是只要应对得当,虽然开始的时候会很麻烦,只要抗住了前面的疯狂进攻后面就会好得多。

    可当张栩睁开眼睛向他点头致意的时候,那股让苏羽极不舒服的杀气却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半山亭中重新又恢复了宁静恬淡的气氛。

    苏羽警觉之心大起:这小子,前几盘棋的时候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在棋盘边就能感觉到张栩的杀气,但是现在这种感觉竟然消失了,要不然就是他自己棋觉失灵,要不然就是张栩闭门苦练之后修身养性。

    很像是武侠小说啊。苏羽突然觉得想笑:什么时候下围棋也变得跟战阵杀伐一样了?

    苍城内的酒店里面,李昌镐却正站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面看着电视画面上脸色阴晴不定的苏羽暗暗的笑着,脸上依旧一副淡然的神色。

    你也该吃点苦头了,要不然以后谁都制不住你了。李昌镐舒一口气坐在沙发上端着饮料慢慢的品味着,看着王文达和老聂王珏几个人摆弄着前几天从昆明卷烟厂里拿出来的高级香烟。

    可是战况却让李昌镐越来越感到有些意外。他本来认为苏羽在察觉到张栩的改变之后应该会小心的先进行试探,至少在这个上午不会看到什么东西,然后到了下午张栩开始进攻之后苏羽会疲于应付一段,明天的这个时候苏羽才会开始反击分胜负。但现在开场才三个多小时,苏羽的全面攻击就已经抢占了盘面上能看到的所有大场,而且先手拆入中间一子三攻的妙手更让他的黑棋威力辐射全盘,一时间所有张栩的白棋都被笼罩在攻击范围之内。

    张栩在干什么!李昌镐甚至有些忍不住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电视画面上的棋盘,按捺不住内心中的惊讶:现在,并不是张栩并不想反击,但是,整盘棋上竟然找不到一个好一点的反击点!

    这应该才是真正的苏羽流下法吧。李昌镐俯身在山下正在研究的棋盘前看着,心潮起伏竟然不能自已:这是真正的苏羽流!竟然是这样!

    每一手棋的联系都是如此的紧密,和以前显得杂乱的攻击截然不同,你可以很明白的看到当他这一手之后的想法,却怎么也看不到他的后面会如何的继续,但当他再落一手的时候所有人都恍然大悟:下在这里正是理所当然,全盘没有一个地方能和这么下的好处相比,也没有任何方式能阻挡他下在那里。而如此大的一张大网,却编织的如此精妙,张栩不论如何冲突却都好似被苏羽所掌握在手心中一样。

    李昌镐越看下去心中的惊骇就越是澎湃,在这空调的房间中甚至流下了汗水,滴落在山下和苏耀国面前。

    但是两个人却根本没有看到他现在的表情,眼睛都直直的看着棋盘上混若天成的奇妙安排,眼睁睁看着张栩的白棋被死死的压制着而苏羽却谈笑间把对局渐渐的收入囊中。

    他们根本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应该如何反击,甚至想到如果现在是自己坐在苏羽的对面,可能就已经认输了。

    李昌镐紧紧地抿着嘴唇手指挡在额头上,心**如电转飞快的思索着各种反击方法,甚至一些很奇怪只曾在古谱上出现过的奇异招法都被拉出来尝试应用。

    但是一切现在都已经没有意义了。李昌镐虽然知道凭张栩的实力还可以硬抗下去,但是失败在苏羽下出第一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李昌镐突然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研究室。他要去现场看看比赛,无论如何在电视上有些东西是表现不出来的。

    张栩脸色是惨白的,而坐在他对面的苏羽的脸色同样的也不好看。

    张栩并没有想到苏羽的实力竟然强横到如此,从开始到现在的40多手棋竟然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除了退却就是忍让,想要反击却找不到一点头绪。只能说苏羽从布局开始就下的极为完美,张栩满身的解数却只能被黑棋压死使不出来。

    苏羽却也是有苦自己知。刚才他明显感觉到张栩的变化之后就决定偷袭,下别人从来没有见过只有陈好和朱钧知道的棋,用苏羽流从一开始就布下天罗地网。但是这种下法所耗费的精神也是原先的好几倍。如果说以前是用一辆奇瑞轧马路的话,现在就是开着保时捷飞驰在赛道上。虽然快,但是费。苏羽现在已经开始有些头痛了。他知道这是过渡烧耗脑细胞的反应,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张栩的每一手他都要计算后面的六十手应对,随时调整路线免得下错。

    当李昌镐到达半山亭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比赛重新开始的时间。而这个时候苏羽终于有些坚持不住,放松了对张栩右上的压力。

    真正的苏羽流,所耗费的精神连李昌镐也觉得实在不是一个棋手所能承受的,更何况苏羽的身体中少了半个肺,只凭一个肺承担巨大的耗氧量也的确有些为难了。

    李昌镐坐在亭子的长椅上默默地看着比赛,心里明白张栩苦苦支撑到现在终于等到了转机。

    能不能成,张栩会不会被让,就看这一下了。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围棋棋盘素材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 围棋 冯忠跃[PDF]
  • MultiGo(猫踢狗)v4.4.4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30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9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8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7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6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5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4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3集)[exe]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大赛棋谱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练习棋谱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