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棋牌游戏 | 单机游戏 | 模拟器游戏 | 在线游戏 | 游戏攻略 | 中国象棋谱 | 五子棋谱 | 国际象棋谱 | 围棋棋谱 | 扑克麻将 | 棋类 | 
位置: 棋谱收藏站 >> 围棋棋谱 >> 围棋故事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不着急
作者:小道王 文章来源:棋谱收藏站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2-9-8
    “这个钢琴放在这里么?”一个搬运工人满头大汗的跑到摆足了谱的陈好面前指着客厅里面的一处角落说。

    陈好点头说:“就搬到那去,可给我注意一点,要是碰坏了你们可赔不起。”

    搬运工点点头跑出门外招呼一声和同伴们嘿呀嗨呀的前二后三托着硕大的钢琴在陈好的指挥下慢慢悠悠的往上搬,苏羽和古力两个人站在门口有说有笑的看着他们挥汗。

    古力笑吟吟的说:“这可是在北京城里的最好的品牌了,而且前天陈好试音的时候觉得很好。”

    苏羽无动于衷的看着陈好奔前跑后的指挥着无动于衷的说:“当然,花这么多钱要是再买个不好的东西来我生吃了你。”

    “一分钱一分货。”古力甩甩胳膊说,“我可是去音乐学院找老师来帮忙挑的,保证是最好的东西物有所值。再说了,你小子一盘棋几百万还在乎这么一架钢琴么?

    “可是这钢琴也太贵了吧,一下子就是大半盘棋出去了。”苏羽显然还有些肉疼,皱着眉毛说。

    古力一笑:“但是陈好很高兴啊,你小子赚钱干什么用?不就是养家糊口么,你爸你妈那边也不需要你太孝顺,只要你能经常回去就行。那首歌怎么唱得?不就是常回家看看么。你现在还没孩子,主要不就是养活你老婆么。对了,你为什么一直不学开车?凭你买辆车应该不难吧?”

    苏羽看着陈好手忙脚乱的找东西给钢琴垫脚说:“我不打算买车,买着便宜养着太贵,听常昊说这一段的汽油价蹭蹭得往上涨,而且这种费那种费的特别多,反正暂时也用不到,所以就不想买了。”

    陈好把钢琴安置好之后打发走搬运工们,坐在琴前的小凳上轻运五指按下琴键,一首清致的曲子就出现在房厅中回荡着,淡淡的优雅和美丽在指尖流露,如同流过池塘水面的月光,如同抚过山岗的清风。

    苏羽被陈好熏陶的现在小资的很,满脸享受就好像钟子期于俞伯牙一样就差脱口而出高山流水了。古力虽然也能装大雅但是听一听可以,时间长了就不是享受而是折磨了。

    等终于一曲终了古力也逃出了在沙发上蹭屁股的郁闷,哈哈哈三声长笑:“好曲子!”然后低声问苏羽,“这是什么曲子?”

    苏羽看看他,没理他站起来说:“今天还有比赛,我想看看周鹤洋和黄三两个人谁能在我眼皮底下把名人这个位子拿走。现在去还赶得上上午的最后。走吧。”说完拉着还没过完瘾的陈好和解脱了的古力走出了家门。

    因为现任名人苏羽开刀去动手术了,所以原定进行的名人五番棋只能改期推迟,但是苏羽好归好却被医生勒令在家休养,甚至有人专门每天来看着他—这是上级的命令,有些事情没有办法,于是棋院只好空缺位子在循环圈中选拔成绩最好成为新任名人。

    周鹤洋和把古力淘汰出来的黄奕中就成了最后的争夺者,在最后一轮中两个人分别面对新天元孔杰和王文达。相对来讲两个人谁也没把握能拿下对手,但也正因为如此才更加拼命的努力以求自己胜利而等待对手的失败。

    “新名人,就是他们之一了,但是,如果两个人都赢了的话,该怎么办?打附加赛?”苏羽问身后看谱的古力,看到他点点头之后继续看着周鹤洋的比赛。

    但是现在看来,周鹤洋和黄奕中两个人获胜的机会都很大,孔杰和王文达两个人似乎对于这最后一盘棋没有什么别的想法,都想送个顺水人情。反正后面还有附加赛决胜负就让他们那个时候再去拼好了,自己何必要妄作反面找别扭呢。

    苏羽很明白他们的心理,也知道如果自己坐在这个位子上一样也会这么做。不过看看陈好的表情……估计她又在想关于fair play之类的问题了。

    苏羽也不管她,自顾自的看棋。

    但是到了下午的时候就像是两个人同时约定好的一样,刚刚开始不久就几乎同时出现了错误。周鹤洋先是在右下的形势上出现了误算被孔杰先手打入之后形成了劫争,不管胜负都是大损。而黄奕中也好不到哪里去,王文达本来毫无威胁的在中腹跳一下收官却不知触动了他哪根神经,突然卡过去扳断,大惊失色的王文达为了脸面着想不能不冲进黄奕中大空准备外逃,结果几手之后回到研究室的陈好就很肯定地说:“黄三杀不掉那一块,反倒引火烧身。”

    现在苏羽看着周黄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就想笑,两个人现在都是满脸煞白嘴唇发青手指发抖,黄奕中的眼睛里面甚至出现了一丝泪光。

    不过棋局之中转机并不是没有,只要他们好好的想还是有希望翻盘的,没必要这么紧张。苏羽却没想到两个人的座位是背对背的,并不知道对手那边现在怎么样,心里面不紧张才怪了。再说现在必须赢才能保证胜利,两个人必须拼命。

    周鹤洋现在下的很苦,他的形势甚至比被踩碎了大空的黄奕中还惨,整个一个大角已经灰飞烟灭,还牵连到了无辜的右边整整一条大边,就像他在无意中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然后眼睁睁看着瘟疫在这世界上蔓延。

    苏羽正站在远处观战。现在他站得时间长了就会头晕,不知道是不是手术的后遗症,所以他必须靠在墙上才能站得久一些。他看着看着却突然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连忙用手捂着嘴,看了看周围。

    没有人注意就好。苏羽暗暗拍了拍胸脯,喘口气坐在窗台上继续看棋。

    “你笑什么?”声音很低,苏羽却听得出来这是古力:也只有这小子才会在看棋的还留意其它的地方。

    不过想一想,苏羽又开始笑,低声说:“我就是很奇怪,为什么三儿就是不肯把靠住那个断点。而且现在看看他眼泪汪汪的样子,所以想笑。”说着告诉他位置。

    古力远远的瞟了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那里不是断的,王文达右一路的位置很好如果黄三强断就反打一手。你不会连这么基本的东西都看不出来吧。”

    “基本的?”苏羽嘿嘿的冷笑上下打量古力一眼之后说,“你再好好看看,那里真的不是断点么?看清楚,王文达在那里很可能是故意的留下了一个暗扣,就等着三儿过去之后他就能认输了。当然,这话不能跟别人说,一般人看不出来这个,这是王文达费尽了心思才想出来的吧。”

    古力看了一会儿,无奈的摇摇头说:“那么济公那盘呢?莫非就这么让三儿赢了?”

    苏羽措了措辞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三儿就是新名人了,孔杰虽然也打算让,但是现在这个形势之下想让也让不出来。就看三儿能不能看出来那手棋了。”

    “快读秒了,我觉得三儿看不出来了。”古力斜靠在窗户上说。

    苏羽连连摇头说:“如果他能成名人,就能看到,要是命里没他的份,他就算下决胜局还是周鹤洋赢。”

    黄奕中脸上的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流着,拼命的扇扇子降低头脑的温度。在声声的读秒催促中他的眼睛突然一亮,举手飘过棋盘狠狠把棋子拍落。

    “周鹤洋这盘棋肯定输了,而现在三儿既然看出来了王文达的苦心,那么,新名人诞生了。”苏羽转身向外走,突然很大声地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会再回来。”

    黄奕中和周鹤洋猛地抬起头,用一种感情复杂的目光看着他离开。20分钟之后,新名人黄奕中正式登基,成为中国和国手苏羽天元孔杰并列的大三元之一,站到了中国围棋的顶峰。但是在颁奖的时候,黄奕中却没有笑,捧着水晶的奖杯和奖金支票有些发愣的看着远处想着:一年后……

    而周鹤洋却一直坐在对局室里面一遍一遍的摆着刚才的对局,脸色一直是苍白的灰暗,任凭常昊张璇孔杰王文达他们在身边说破了嘴也不能让他离开,只是用颤抖的手指复盘。

    这天晚上的聚会周鹤洋和黄奕中都喝高了,都分别搂着身边的朋友絮絮叨叨的说着感触,“这盘棋我应该赢的,本来就是我的大优势,但是我为什么会看错呢?为什么要放孔杰进来呢?如果不是的话我赢了,跟三儿下附加赛我不信我就输!”孔杰死撑着周鹤洋的身体苦笑:“我知道,我知道,这盘棋你应该赢。”

    而黄奕中和古力说的话是:“这盘棋我应该赢,那手棋本来就是王文达的漏算。不过一年之后怎么办?你跟我说说,我怎么才能赢苏羽?济公我不怕,但是我怕苏羽,你看了他上一盘和张栩的棋了么?那是人下的么?才下了几十步就已经安排好了一直到终局的路。明年的时候我怎么办呢?”古力只能安慰他:“别慌,堂堂名人怎么还怕了?苏羽就算再厉害也是要下循环圈的,如果出个三差二错他都未必有机会拿到挑战权。再说还有一年了,好好锻炼一下也未必就一定输。不过说起来,周鹤洋这一年里面拿了多少个亚军了?好像国手就是他,现在他又输,心里面肯定不好受吧。”说着,扶起蹲在地上刚吐完的黄奕中慢慢的走着。

    在苏羽的家中,陈好坐在沙发上正把苏羽的头放在腿上让他枕着,轻轻地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海南?张栩前天说他一月底去,你打算什么时候?”

    苏羽舒适的伸伸懒腰说:“不着急,还没过年呢,等过完年再说。”

    陈好深有同感的点头说:“过年的事情太多了,先去南京再去大连,还要送毛毛去汉城,这个年可麻烦得很。这样吧,你等初二去了我们家之后就去海南,就别管这些事了,我来处理就好。你去那边找个海边酒店好好的休息,北边对你来讲太冷了。”

    苏羽没有再说话,微微翘起了嘴角看着天花板,脑中却想着孔杰拿着天元和黄奕中抱着名人朝他笑的样子,慢慢的进入了睡眠:我才是中国第一,趁我不在的时候拿走的,总有一天我会都拿回来。

    在第四盘棋之前,当地的酒店和赞助商还为了配合春节的长假搞了一个大型活动,连续两天的多面打酒会和宣传广告让两个人都有一些筋疲力尽,直到比赛之前才得到了可怜的半天休息时间,苏羽和张栩中午回到酒店之后就一头倒在床上晚上七点多才起来吃点东西,然后回去继续睡觉。

    这样也好。陈好坐在大堂的小酒吧里喝着酒和小林泉美说:“至少明天的时候,他们就都有精神比赛了,省得回来输了棋怨天怨地的。”

    但第二天当苏羽坐在棋盘边的时候还是和张栩一起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拿开棋盒开始比赛。

    “很奇怪哦,他们似乎都有些不在状态,节奏现在表现得很缓慢。”谢利虽然是记者,但是跟着看的比赛多了自然也懂门道,一眼就看出来两个人在拖延时间。

    古力不以为然地说:“他们折腾了好几天了,精神状态肯定不好,不过现在也仅仅是布局,等到了下午进了格斗的局面我估计他们就来精神了。等着吧,我先去吃点东西。”说完拉拉孔杰两个人摇摇摆摆的走了出去。

    “不过现在他们的确下的不是很紧凑,这里苏羽直接压显然比小拆来得实惠,而且张栩竟然对这里苏羽的打入不加理睬就有些奇怪了。”王文达手里捧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下来的椰子喝椰汁,一只手在电脑上打字,嘴里面咕唧咕唧的说,“不过张栩这里的先手扳实在是太大了,苏羽也只能容忍,但是为什么他不跳出来作战呢?明明是很好的机会能少损一些……”

    慢慢的,棋盘的气氛开始炽热了起来,苏羽和张栩逐渐从梦游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之后,出手逐渐的重了起来,更加得狠辣务求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苏羽从第38手开始分散的全面进攻,而张栩却死死的抓住了苏羽刚才的一个小错误狂轰滥炸迫的苏羽甚至不能好好的静下心来进行他的计划。

    “张栩的目的快要达到了。”吃着冰淇淋的古力舔舔手指上的奶油说,“刚才苏羽的那个小错误可能快让他高兴死了,现在当然抓住了一定要毁了苏羽的构思。只要苏羽脑子一乱,这盘棋就有希望了。”

    跟来看比赛的毛毛却有一些迟疑的说:“但是,以前我哥出差错都是因为身体不好,现在他精神焕发的,如果后面重新构思的话,时间上也是来得及的。”

    一句话让本来兴高采烈的日本人们立刻重新陷入了寂静:谁都知道以前苏羽的身体不好影响比赛,现在既然好了,而且又是两日的比赛有足够的时间,谁也不敢担保以后的事情会怎么样。现在虽然张栩占到了上风,说不准往后苏羽缓上来了弄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出来张栩就又麻烦了。

    苏羽现在依旧是一脸的微笑不急不躁稳如泰山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棋盘,等裁判长海口副市长进来宣布比赛休息的话一出口就站起来迈着方步走出去。张栩有些不解的抬起头看看他的背影嘀咕了一句“吃饭也不用这么着急啊”之后也站起来跟了出去。

    “他还不着急呢。”古力咯咯一笑说,“看来,他是胸有成竹了。”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鄙人新书,请多支持
  • 上局棋谱:

  • 下局棋谱:
  •  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围棋棋盘素材
    ·第九百零七章 后记
    ·第九百零六章 对手们
    ·第九百零五章 我来了
    ·第九百零四章 我是冠军
    ·第九百零三章 困兽犹斗
    ·第九百零二章 大局制胜
    ·第九百零一章 最后一战
    ·第九百章 命运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诡道
  • 围棋 冯忠跃[PDF]
  • MultiGo(猫踢狗)v4.4.4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30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9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8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7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6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5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4集)[exe]
  • 围棋用鼠标双击欲猜的棋局(第23集)[exe]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子栏目导航
     大赛棋谱  围棋教程
     围棋视频  围棋故事
     棋魔前传  资源推荐
     练习棋谱
    最 新 文 章
    最 新 热 门